您现在的位置:佛教导航>> 佛教文库>> 事迹传记>> 佛门故事>>正文内容

戏弄悭人天帝变凡夫,难辨真假众人请佛祖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04日
来源:搜狐2016-12-21 从佛经中看吝啬鬼的故事   作者:
人关注  打印  转发  投稿

 

     这个有趣且含深意的故事出自《卢至长者因缘经》——

  (白话译文)

 

  悭贪、吝啬的人,为人天所轻贱,所以有智慧的人应该布施。

  曾经有位大长者,名叫卢至,家财万贯,仓库充盈,这是他过去世布施殊胜福田的果报。

  但是他布施的时候心不清净,所以今生虽然富有,但思想下劣,穿的衣服垢腻不净,吃的是杂谷草菜,喝的是酸浆白水,坐的是破朽的车,对自己的财物非常悭吝,殚精竭虑地勤加守护,是个出了名的守财奴,被大家所嗤笑。

  有一次,城中有节会,家家户户都装饰布置得很漂亮,大街小巷也以彩旗鲜花香水装点得很喜庆,人人欢歌笑语,好不热闹。

  卢至见此情景心想:”这些穷人都玩得这么高兴,我这么有钱,何不自己也乐一乐?“

  于是回家,取出钥匙打开仓库门,取了五钱出来,再把库门锁上,心想:”我要是在家里吃东西,母亲妻子和眷属一起,恐怕不够分,如果去别人家里,其主人和乞讨的会向我索要。“

  于是卢至花两钱买了点炒粉,两钱买酒,一钱买葱,再从家里取了点盐巴揣进怀里,一个人走出城外,来到一颗树下。

  卢至看到树上有很多乌鸦,心想:”如果在这里吃,乌鸦会来啄食。“

  于是他又走到坟墓间,看见有狗,又逃到一个空旷僻静的地方。

  这下总算可以放心吃喝了,于是他在酒里洒点盐,炒粉里拌上葱花,独自吃喝起来。

  由于不胜酒力,不一会儿就酩酊大醉了。醉了就一边跳舞一边唱道:”即使帝释天主的欢乐也比不上我,何况是出家沙门?“

  这时,刚好帝释天主释提桓因与无数天众要去只桓精舍拜见世尊,在路边看到喝醉的卢至边舞边歌。帝释心想:”这个悭贪的人竟然辱骂于我,待我先戏弄他一番,再去拜见世尊。“

  于是帝释变化成卢至的样子,来到卢至家,将其父母眷属和仆使都聚集在一起,对母亲说:“过去一直有个悭吝鬼跟随着我,使我吝惜饮食,不和父母眷属分享钱财宝物。

  今天出门,碰到一个道人,教我一个咒子,把那个悭吝鬼给赶走了,如果那个悭吝鬼再来,我就不怕他了,不过这个悭吝鬼长相和我相似,如果他来了,守门的人要拿棍棒将他痛打!他一定会骗说:‘我是卢至。’一切家人都不要相信他的话。”

  于是,帝释大开库藏,取出财物,置办美味饮食给母亲妻子和眷属享用,然后又将璎珞珠宝分给母亲和妻子,以及家里的男女老少,都一一给予。外来的客人,也都赠予璎珞和衣食。

  帝释一手拉着母亲,一手拉着妻子,欢歌起舞,快乐无比。

  舍卫城的人们听说卢至长者的悭吝鬼被赶走了,都很好奇地聚集过来看个究竟。

  卢至酒醒后入城返家,看到大门紧闭,又听到家中歌舞的声音,感到很惊愕,心想:”是国王恼恨我所以派兵来我家杀我?还是舍卫城人因为节庆的缘故都来我家?或是天人为了增我利益来我家载歌载舞?还是家人破了我的仓库?“

  于是冲向大门高声大叫,他的家人因为音乐声乱,没有人听到他的喊叫。

  帝释听到叫声,就对大家说:“是谁在叫门?你们先把音乐停一下,可能是那个悭吝鬼回来了。”

  大家听到有鬼,赶紧把门打开,纷纷逃避。

  卢至于是走进屋里,看到帝释被眷属围绕着坐在中间,母亲在他右边,妻子在他左边,穿著漂亮的衣服,戴着妙好的璎珞,击鼓奏乐,饮酒庆会,表情愉悦,排排而坐。

  卢至愕然,惊讶地问帝释:“你是何许人?为什么来我家里如此放肆?”

  帝释微笑着回答:“家人自然都认识我。”

  他的眷属即问卢至:“你是谁?”

  卢至回答:“我是卢至啊!”

  全家上下都指着帝释,异口同声地说:“这个才是卢至,我们家的主人。”

  卢至又问家人:“那我是谁?”

  家人回答:“你是长得象卢至的悭吝鬼!”

  卢至说:“我不是鬼,我是卢至!你们要好好看清楚了。”

  又对着母亲说:“母亲是我的母亲,哥哥是我哥哥,弟弟是我弟弟,妻子是我敬爱的妻子,儿子是我思念的儿子,一切仆人,都是我的。”

  又指着帝释,对家人说:“这个是外人,容貌象我幻化成我的样子而已。我从小以来积聚了众多产业,钱财满库,是谁把我的财物都散发出去了?”

  这时,他的家人都不信他的话。

  帝释问母亲道:“您看我们两个人,是不是极其相似?”

  母亲回答:“那鬼的形貌,的确和你很相像。”

  母亲又说:“你这么孝顺奉事我,我知道你才是我真正的儿子。他实际上是鬼,如果你们都孝顺我,我则无法分别,可是现在你孝顺他忤逆,所以我确认你是我的儿子。”

  母亲又回头对媳妇说:“他是你的丈夫,为什么不拉他的手和他说说话?”

  妻子害羞的对帝释说:“当家的,我今宁可死在你的身边,也不愿生活在那悭吝鬼的身边。”

  帝释对家人说:“你们既然确定我是卢至,为何让这个悭吝鬼进来?”

  这时,家人听到后,马上倒拽着卢至的脚,一阵棍棒把他驱逐出门。

  卢至在街巷中大声哭诉道:“怪哉啊,我的身形面貌和原来有何改变,为什么家人都抛弃我?”

  又对旁人说:“我是谁?难道我变成另一个人了吗?我今身在何处?”

  卢至这时象是疯了一样,其他的亲戚都来安慰他说:“你不要害怕,你是卢至,你现在在舍卫城中,我们是你的亲戚,你要振作精神,想想办法。”

  卢至听后情绪稍稍稳定下来,擦干眼泪说:“我是卢至,你们可以为我作证吗?”

  大家都说:“我们都可以证明你确实是卢至。”

  于是,卢至对大家说:“我们明天一起到国王那里,你们为我作证。”

  大家都答应了。

  卢至又说:“我现在没法使用自己的钱财,你们如果借我一些,我将来一定还给你们。”

  大家都说没问题。

  卢至又说:“请给我价值四铢金的两张毛毯,我要上贡给国王。”

  大家都笑了,心想:”从来没见过卢至这么大方,竟肯上贡价值四铢的物品。“

  于是,卢至带着两张毛毯来到王宫大门,对守门人说:“我有东西要上贡。”

  守门人听了忍不住笑起来:“我三十年来,还是第一次听说卢至要上贡,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于是,守门人进去禀报国王说:“稀奇真稀奇,卢至在宫门外,说是有东西要上贡。”

  国王心想:“卢至如此悭吝,怎么会来上贡呢?守门人应该也不敢说谎戏弄于我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国王于是召见卢至。

  卢至和众人来到国王面前,众人要把毛毯献给国王,卢至立即把毛毯夹紧在腋下,大家费了好大劲才把毛毯扯出来。

  结果毛毯刚扯出来,就被帝释以神通力变化成了两束干草。

  卢至看到毛毯变成了两束草,惭愧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国王见了就生起了慈愍心,对卢至说:“就算是草束,也没关系,你有什么所求就尽管说吧。”

  卢至悲泣唏嘘地说道:“我看到这草羞惭极了,不知道现在是有身体还是没身体,该说什么。”

  国王听了,对旁人说:“他如今悲伤语塞,你们如果知道他的意思,就替他说吧。”

  旁人回答国王道:“有个形貌和卢至相似的人,到他家中冒充他,使他的家人都喜欢他,把财物都用掉散发掉了,他的家人不会识别,把他赶出了家门。所以他心里很懊恼,说不出话来。”

  国王说:“如果是这样,那真是让人苦恼的,自己的财物被别人所用,我当依理令他得到自己的财物。”

  国王又说:“世间的人,虽然有的长相相似,但心意却未必一样,即使心意相似,身体的隐蔽之处,也会多少有点不一样的地方。你不必忧愁,我会为你仔细鉴别。”

  这时,一位大臣就以偈赞颂大王的慈悲和智慧:”忧苦怖畏者,王为作救护。贫穷困厄者,王当作亲友。正真修善者,王共为法朋。于诸恶行者,王为作象钩。“

  这时,卢至五体投地,对国王说:“我家里藏财宝的地方,他一定不知道在哪里,我身上的私密之事,他也必定不知道,希望大王为我鉴别校验。”

  国王即派人传唤与卢至相似之人速来晋见。

  帝释即来到国王处,在一旁站立。

  国王仔细的观察两人,发现无论是年纪、相貌、体型、言语、笑容等都一模一样。

  国王无法分辨真假,就问帝释道:“你是谁?”

  帝释感慨地叹道:“我真是白活这么大了,不如死了算了,为何我生长在大王的国家,大王却不认得我?还要问我是谁?”

  国王有点不好意思,说道:“这个确实是卢至。”

  又问卢至:“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要说?”

  卢至回答:“我是卢至,他不是。”

  国王说:“你们两个人就像镜子中的影像,形象容貌都一样,怎么能分别?”

  国王思考了一下,问帝释道:“卢至生性悭贪,而你喜欢布施,性情各异,你为何说你是卢至?”

  帝释回答说:“确实如大王所说,我从前很悭贪,但自从听闻佛法后,知道悭贪之人死后会堕入饿鬼道中,百千万岁受饥渴之苦,哪怕是求索脓血屎尿等不净之物都不能得到,见到清凉的河流泉水都会变成大火。我听到悭贪有这些过患,即心生畏怖,因此舍弃悭贪,升起布施之心。”

  国王说:“确实是这个道理,如脏衣服用木灰洗过后就干净了,被烦恼所污染的心听闻佛法后就净除了。”

  国王对大臣们说:“这两个人,怎么能够判断谁是卢至,谁不是?”

  一位年长的大臣回答:“可以询问他家里的秘密之事,如果回答不一样,就可以知道真假了。”

  国王说:“我要处理的事务繁多,没办法仔细询问,就按你说的去办吧。”

  于是大臣把他俩分置到两个地方,分别询问家中内外亲属的年纪、人数,家里的财物多少,库藏里有什么,地里种有哪些庄稼,分别记录下来,然后上呈给国王。

  国王一看,两人的答案竟然完全一样,就连笔迹都毫无差别。

  国王实在没办法分别出真假,便派人传唤卢至的母亲来晋见。

  卢至母亲来到后,国王请母亲就座,然后问道:“这两个人,谁是您的儿子,谁不是?”

  帝释悄悄地对母亲说:“您不要再让自己像过去那样受苦了。”

  母亲说:“儿子你不必忧愁。”

  老母亲即回答国王说:“这个儿子慈悲孝顺,对我种种供养,他是我的儿子。那个不恭敬不孝顺,没有爱心的不是我的儿子。但是他们两人言语声音都很相似,我也不能分别。”

  国王又问道:“您养育的这个儿子,他身上的隐蔽之处有没有什么斑点黑痣之类的?”

  母亲说有的,然后悄悄地对国王说:“我儿子的左胁下,有小豆大的斑。”

  帝释以天耳听到母亲的话,即在左胁下变化出一颗小斑。国王于是命令两人拉开上衣,高举左臂,竟看到两颗一模一样的斑点。

  国王和大臣们见此情景,都不禁大笑。国王说:“此事太稀奇,太令人惊疑了,我无法决断,还是把他们带到祇洹精舍,请佛陀来解决吧。”

  国王和大臣们即带着两个卢至,来到祇洹精舍。

  国王和大众顶礼、赞叹世尊后,国王请问道:“我等凡夫,无法分辨这两个人谁是真卢至,谁不是卢至,所以将两人带到佛前,请世尊决断。”

  这时,帝释所变化的卢至神色怡悦,种种璎珞庄严其身,默然而坐。

  而真卢至呢,面色憔悴,穿着脏衣服,满身尘土,十分忧愁苦恼,对世尊说道:“世尊大慈大悲救济一切众生,请您也救一救我吧!”

  这时,帝释看到卢至忧愁憔悴,即独自微笑。

  波斯匿王从座位中站起来,合掌请问世尊说:“唯愿世尊,断除我们的疑惑,这两个人,到底谁是真卢至,谁是假卢至?”

  这时,世尊对帝释说:“你做了什么事?”

  帝释即恢复本来的形象,种种光明,以如意珠和璎珞庄严其身,向世尊解释事情的经过:“卢至被悭贪所伏,不肯布施衣食,他自己喝醉酒后,轻毁辱骂我等天人,所以我戏弄他一番。”

  世尊对帝释说:“一切众生,皆有过罪,应该放舍。”

  这时,卢至对帝释说:“我辛辛苦苦聚集的所有钱财,难道你没有使用吗?”

  帝释说:“我并没有损耗你一点财物。”

  世尊对卢至说:“你回家看看你的财物吧。”

  卢至说:“我所有的财物都已经被用尽了,还回家干嘛?”

  帝释说:“我确实没有用你丝毫财物。”

  卢至说:“我不相信你的话,但我相信佛陀的话。”

  由于卢至深信佛语,当下证得初果。这时,天龙八部和四众弟子,见闻此景,各自证得四种道果,或种下三业因缘,诸天四众,闻佛所说,欢喜而去。

没有相关内容

欢迎投稿:xinwen@fjdh.cn


            在线投稿

------------------------------ 权 益 申 明 -----------------------------
1.所有在佛教导航转载的第三方来源稿件,均符合国家相关法律/政策、各级佛教主管部门规定以及和谐社会公序良俗,除了注明其来源和原始作者外,佛教导航会高度重视和尊重其原始来源的知识产权和著作权诉求。但是,佛教导航不对其关键事实的真实性负责,读者如有疑问请自行核实。另外,佛教导航对其观点的正确性持有审慎和保留态度,同时欢迎读者对第三方来源稿件的观点正确性提出批评;
2.佛教导航欢迎广大读者踊跃投稿,佛教导航将优先发布高质量的稿件,如果有必要,在不破坏关键事实和中心思想的前提下,佛教导航将会对原始稿件做适当润色和修饰,并主动联系作者确认修改稿后,才会正式发布。如果作者希望披露自己的联系方式和个人简单背景资料,佛教导航会尽量满足您的需求;
3.文章来源注明“佛教导航”的文章,为本站编辑组原创文章,其版权归佛教导航所有。欢迎非营利性电子刊物、网站转载,但须清楚注明来源“佛教导航”或作者“佛教导航”。
上一篇:三文钱的高利贷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