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佛教导航>> 五明研究>> 佛学杂论>>正文内容

汉译“中阿含”属“一切有部”诸证

       

发布时间:2009年04月12日
来源:不详   作者:越南.明珠
人关注  打印  转发  投稿

汉译“中阿含”属“一切有部”诸证 越南.明珠
  现代学者大多一致承认确有一部梵文教典的存在,如果不比巴利文教典更浩瀚,亦必与之相等视,而且在他们之中,具有很多默契,以为梵文教典的这许多原本,是有属于“有部”的。Winternitz教授因此在他的“印度文学史”内说:‘巴利文教典中的Nikāya是和梵文教典中āgama相似的;Dīrghāgama(长阿含)相应即是Dīghanikāya, Madhyama āgama (中阿含)即是Majjhima Nikāya, Samyuktāgama (杂阿含)即是Samyutta Nikāya,Ekottarāgama(增一阿含)即是Avguttara Nikāya。’还有,他说“有部”有他们自己的梵文教典,虽然那教典没有完整的一部传下来,但是我们却能从各方面知道:第一是在东土耳其斯坦发现的许多大小断片中,第二是在其他的梵文佛教著作的引述中,第三是在汉文及藏文的译本中。N.Dutt 博士也作同样的主张,将四阿含都归属于“有部”。他又说:‘根据最近在东土耳其斯坦所发现的许多经本,更坚定了西藏人的传统,无疑义的认为“有部”是采用了有文法的梵文〈不是混合的梵文〉作为其文字的传导的,而他们有完整的经、律、论的典藏。Banerjee博士在他的“有部文典”中引据“南桥目录”说:‘南桥的目录在“小乘经”之下除了有四阿含以外,连其他著作等,共计五十六种,却有许多显系各阿含中的很多经的译本。在“小乘经”题下,目录中四阿含及其他汉译著作,应注意的是大多属于“有部”或“毗婆沙部”。’我们却并不如此乐天的肯定四阿含都属于“有部”。但是因“中阿含”汉译本与巴利文本的比较研究,却能得到内外诸证,来确切地宣告说汉译的“中阿含”是代表“有部”的教义的。
  一、āgama〈阿含〉和Nikāya 这两个名称
  汉译称“中阿含”,“中”是Madhyama的意译,而“阿含”却是āgama的音译。巴利文却称做Majjhima Nikāya。据Monier Williams的“梵英字典”的解释,Nikāya,意谓“圣典的结果”,对于佛教似甚适当,而āgama意谓“传统的学说,这种学说的结集,圣典”,好像更包括了佛教出现以前数世纪来的作品。显然在实际上这两个名称是差不多同等性质的,巴利文教典用Nikāya有“经集”之意,而Prākrit文〈印度一种地方语〉和梵文则都用āgama。Nāgārjunikonda有石刻称Aparamahāvinaseliya部〈恐即“西山住部”〉有长、中、杂、诸Nikāya,而无āgama。此部却有Prākrit文的教典,与巴利文虽有若干类似,但显然是不一样。这两个名称的运用,看来有地域上的分隔,āgama为北部及中部印度所用,而Nikāya则为Deccan和锡兰岛所用。但是这种说法又没有可靠的根据。在巴利文教典中也有用āgama这名词的。例如“巴英字典”所载:Svāgamo,意谓“精通于学说”;Agatāgamo,意谓“传得一种āgama或诸种āgama的人”。所以二者分别非常明白。“上座部”用Nikāya,“有部”及若干其他的部则用āgama,我们有理由足以相信āgama是惯常特意为“有部”所选定的,除了在梵文“有部”的教典中发现以外,这些理由在别的教典中是没有的。
  二、梵文的教典
  在东土耳其斯坦所发现的梵文片断中,属于“中阿含”的有“优婆离经”内和“鹦鹉经”内的。
  以“优婆离经”中的片断来和汉译对照,显示汉译和梵文原本有很多相同;虽然不能肯定说全部都是一样。
  以下引汉译“中阿含”:(一三三,卷卅二,大品)“优婆离经”偈句,与梵文对照证明相同。
  ‘大圣修习己,得德说自在,
  āryasya bhāvitātmanah prāp……………
  善念妙正观,不高亦不下,
  ………………sya no apanatasya
  不动常自在,佛弟子婆离。’
  Ani?jyasya ya?iprāptasya Bhagavatas tasys ?rāvaka Upālī
  ‘大龙乐住高,结尽得解脱,
  Nāgasya…………………muktasya
  应辩才清净,慧生离忧戚,
  …………….praj?a-dhvajasya…………
  不还有释迦,佛弟子婆离。’
  Anāvrttakasya ?akrasya………………
  Bapat博士以为汉译与巴利文较梵文更近似,也许仍有Prakrit文的原本作为滥觞。本经汉译称“释迦”与巴利文同,梵文本则为?akrasya。
  汉译“鹦鹉经”(“中阿含”一七O,卷四十四,根本分别品)与巴利文本(一三五,Cūlakammavibhavgasutta)较更符合。梵文原本中有关于十法之详情,为汉译所无。因此他认定汉译之滥觞,可能是比梵文更古老的Prakrit文。但汉译中的偈句却与梵文相应,而不与巴利文相应。汉译与梵文间若干不同处,则或因编译之错误;例如:汉译“乐住高”,梵文为Prānta?yanasya;“离忧戚”,梵文为Vītarāgasya。
  三、师 承
  在“大乘诸相及其与小乘之关系”一书中,其十八页有一表格,示大迦叶为“有部”第一上首阿闇梨(师尊),而舍利子为“上座部”第一阿闇梨。作者 Buston 和 Tāranātha 确定了这事实,并告诉我们说大迦叶将僧众的监护付托给阿难;佛鸣也给我们一系列阿毗昙的阿闇梨们,从舍利子为始。在汉译“牛角娑罗林经”(“中阿含”一八四,卷四十八,双品)内,我们见到舍利子称大迦叶为尊者(巴利文是Bhante),而大迦叶称舍利子为贤者(巴利文是āvuso)。但是以其相符之巴利文第三十二经,Mahāgosingasutta来看,舍利子称大迦叶为贤者。大迦叶称舍利子也是贤者。这称呼的不一样,显示汉译属于“有部”的传统,承认大迦叶为上首最高师祖,而巴利文本则属于“上座部”,以舍利子为上首最高阿闇梨,比了大迦叶还要高。上面的事实,证之所有汉译的四阿含中,都没有和巴利文本第一一一经,Anupadasutta相符的经而更确定。在这巴利文本经内。佛赞长老舍利子云:‘舍利子者,可正称曰佛子,生于辩才,生于正法,行于正法,嗣于正法,不嗣于世法。诸比丘,舍利子正转如来所动无上法轮。’因为世尊说有这样对长老舍利子的称扬,“有部”可能在其教典中除去,或者可能为“上座部”在其教典中所插入。这种对于大迦叶和舍利子,在“上座部”和“有部”之间,其师承地位之不同,可以解释即或现今,舍利子和目犍连的灵骨之所以在上座各国普遍尊敬,而同时在中国、朝鲜、日本和越南的佛寺内,佛像旁边却常有大迦叶和阿难两尊者的像,而不是舍利子和目犍连的像之故。
  四、九部经和十二部经
  另一显著的不同是汉译有十二部经(A?gas),而巴利文则为九部经。
  汉译“阿梨吒经”(“中阿含”二OO,卷五十四,大品)所列十二部之次序:一,正经;二,歌咏;三,记说;四,偈他;五,因缘;六,撰录;七,本起;八,此说;九,生处;十,广解;十一,未曾有法;十二,说义。其相符之巴利文本第廿二经,Alagaddūpamasutta所列则为九部经,其次序:一,sutta;二,geyya;三,veyyākarana;四,gāthā;五,udāna;六,itivuttaka;七,jātaka;八,abbhutadhamma;九,vedalla。
  如果我们先将巴利文九部经与涅盘经所列(佛学大字典刊载)来比较,则大致相同,只是涅盘经将最后二部倒置了;而第三部汉译为“记说”(梵文是vyākarana)有预言的意思,巴利文则为veyyākarana,意即解答。以汉巴对照汉一即巴一;汉二即巴二;汉三即巴三(预言和解答,题名意义不同);汉四即巴四;汉八即巴六;汉九即巴七;汉十即巴九;汉十一即巴八。其余:巴五的udānam与汉六“撰录”对校,但udānam的汉译,通常作为“无间自说”。汉五“因缘”(梵文为Nidāna),汉七“本起”(梵文为Avadāna),汉十二“说义”(梵文为Upade?a)是巴利文所没有的。
  Dutt博士“在大乘诸相及其与小乘关系”书中曾作正确的观察说:‘可是分为十二部经,并非自大乘始,而是“有部”和“大众部”所早已做成,亦为小乘其他若干宗派之依据。所增加的三部经便是:Nidāna、Avadāna、Upade?a。’他这说话的重要意义即是显示汉译是属于“有部”的。Anesaki 博士主张则说十二部经之分,虽有龙树在“智度论”中彰为大乘的分类,以别于小乘之九部经,但并不是说专属大乘的,因为四阿含本身是小乘的。
  五、三世法
  汉译“中阿含”中有关于五阴(蕴)之说,显为“有部”之论调。
  “分别圣谛经”(“中阿含”卅一,卷七,舍利子相应品)中说:‘谓色盛阴,觉(“受”的异译)、想、行、识盛阴。诸贤!说略五盛阴苦者,因此故说。诸贤!过去时是苦圣谛,未来现在时是苦圣谛。真谛不虚,不离于如,亦非颠倒真谛审实。合如是谛,圣所有,圣所知,圣所见,圣所了,圣所得,圣所等正觉。是故说苦圣谛。’
  在其相符之巴利文本第一四一经,Saccavibhavgasutta中却完全没有把“过去未来现在时是苦圣谛”强调地说及。这一段是阐解“有部”之“一切有”的学说,说五蕴和合六识各有所缘境而是三世实有的,即“一切有”,不论过去、未来、现在,是三世实有。这便是他们的基本教义。佛曾在“杂阿含”对比丘们述及,精勤修学的弟子们“对过去色不再在有所爱恋”,“对未来色不应再有所欣求”就是显示过去未来法皆有。又,识是二缘所生。何谓二缘?如眼识,则为眼根和色境所依缘,意识则为意根和法境所依缘。同一人在同一时间,不能有二心法。所以在另一生起时,已是在过去中,而在前一生起时,则另一尚是未来。如果过去未来法皆无,则识之所依缘皆不可得,何从得识?过去未来色之于识者,如记忆和期望,随时而起。如果过去未来法皆无,则识不可得,因为无境。各识皆有一境而实有。再者,同一人在同时不能既作业而又受此业之报。业成而其报则在未来。依缘而受报,则其业力已成过去。如果过去未来法皆无,则过去的业也是没有的了,将不会生果报了。
  这三世之苦的实有圣谛,在巴利文中之一无述及,我们就知道主要的是在显示“上座部”并不持此论。Stcherbatsky教授也举“杂阿含”句:‘一切有者,意即十二处皆有。’而巴利文教典中,竟未有此有说,显示“上座部”禁持此说,因与其教义不相合。故汉译之有“三世苦圣谛”,而巴利文本之无,亦汉译是属于“有部”之又一证明。
  六、?amathadeva疏释中述及“中阿含”
  Sakurabe教授的作品也可以证明汉译“中阿含”是属于“有部”。他所供给的材料说:?amathadeva曾有一部疏释,名为Abhidharmako?apqyika-nāma-tikā,是专对婆薮槃豆(Vasubandhu即世亲)的俱舍论,而保存到现在却祗有西藏文的译本,曾引述诸阿含经句。因此使教授得一结论说汉译“中阿含”比了巴利文本,更类近其所引经句。因为俱舍是“有部”的学说,这疏释所引自然亦当是“有部”的著述。
  甲、?amathadeva在“中阿含”所引的大多数经名与汉译相符,汉译经名有不少与巴利文本不同。“法乐比丘尼经”(汉译“中阿含”二一○,卷五十八,晡利多品)与梵名Bhiksuni=dharmanandi Sūtra相同,而与巴利文本名Cūlavedallasutta不符。“五下分结经”(汉译“中阿含”二○五,卷五十六,晡利多品)与梵名Pa?ca avarabhāgiya Sūtra相同,而与巴利文本名Mahāmāluvkyasutta不符。
  乙、梵本对于诸经的处理也与汉译甚相符,但与巴利文本则完全不同。梵本之Mahānidā=napariyāyr Sūtra即“大因经”(汉译“中阿含”九七,卷二十四,因品),都是列在“中阿含”中的,而巴利文本则将其相符的Mahānidānasutta列入于“长阿含”中了,梵本之Sūryas=aptaka Sūtra即“七日经”(汉译“中阿含”八,卷二,七法品),Saptasatpurusagati Sūtra即“善人往经”(汉译“中阿含”六,卷二,七法品),都在“中阿含”中,而巴利文本则都将其相符的经入于“杂阿含”中去了。
  七、汉译教义查有于“有部”阿昆昙诸论中相符者
  另一足资证明汉译“中阿含”是属于“有部”者,则是汉译教义有很多都为“有部”阿昆昙诸作中采取而发扬。
  甲、四果四向
  “郁伽长者经”(汉译“中阿含”卅九,卷九,未曾有法品)云:“此是阿罗诃,此是向阿罗诃;此是阿那含,此是向阿那含;此是斯陀含,此是向斯陀含;此是须陀洹,此是向须陀洹。”此声闻四位的各有果、向,在世亲的俱舍论中也有讲须陀洹向和须陀洹应得见道、修道十六心的八忍八智,所谓:一,苦法智忍;二,苦法智;三,集法智忍;四,集法智;五,灭法智忍;六,灭法智;七,道法智忍;八,道法智;九,苦类智忍;十,苦类智;十一,集类智忍;十二,集类智;十三,灭类智忍;十四,灭类智;十五,道类智忍;(以上十五心是见道。)十六,道类智(此智是修道,得此智才能成须陀洹)。其他三果,亦次第论及。俱舍是“有部”之论,这证明了是将“有部”的汉译“中阿含”中的教义,加以伸述。
  乙、六十二界
  “多界经”(汉译“中阿含”一八一,卷四十七,心品)列有六十二界,而巴利文本则仅列四十一界。世亲之俱舍论中亦列有蕴、处、界等,合计亦是六十二界。
  丙、十八学人
  “福田经”(汉译“中阿含”一二七,卷卅,大品)云:“世中凡有二种福田人。云何为二?一者学人;二者无学人。学人有十八,无学人有九。居士!云何十八学人?信行、法行、信解脱、见到、身证、家家、一种、向须陀洹、得须陀洹、向斯陀含、得斯陀含、向阿那含、得阿那含、中般涅槃、生般涅槃、行般涅槃、无行般涅槃、上流色究竟。”而俱舍正理论六十五云:‘谓世尊告给孤独言:“长者当知,福田有二:一者有学;二者无学。有学十八。….何等名为十八有学?谓:预流(须陀洹)向;预流果;一来(斯陀含)向;一来果;不还(阿那含)向;不还果;阿罗汉向;随信行;随法行;信解;见至;家家;一间;中生,有行,无行(般涅槃);上流。”’这样,俱舍所载像是引据了这“福田经”的,祗是在次第上稍有差别,而将“身证”除去了再加上“阿罗汉向”罢了。
  丁、九无学
  “福田经”接著又说:‘居士!云何九无学人?思法、升进法、不动法、退法、不退法、护法(护则不退,不护则退)、实住法、慧解脱、俱解脱。’而俱舍论二十五除说有六种罗汉如下:一、退法,二、思法,三、护法,四、安住法,五、堪达(即升进)法,六、不动法。以外又说七种罗汉则加上“不退罗汉”九种罗汉则再加上“慧解脱”和“俱解脱”。
  以上“有部”诸论所引,大多与汉译“中阿含”一样,但与巴利文中所说则不符。
  八、阿罗汉遇恶缘将退失所得证果
  在汉译所列的九无学中,有一种叫做“退法”的,那就是承认有一种阿罗汉将退失所得证果的。这更能证明汉译“中阿含”是属于“有部”的,因为在世友(Vasumitra)的“阿毗达磨品类足论”和目犍连帝须的“论事(Kathavatthu)”中,都曾说“有部”是相信阿罗汉要退失所得证果的。对于这一点,“上座部”是持异议的。他们相信阿罗汉能像佛一般地清净,而不能退堕其位的。对于这一点,据说“大众部”也不支持“有部”这个主张。
  以上所引这内外许多证据,已经给我们充足的理由,能使我们相信汉译“中阿含”是属于“有部”的了。
  译者按:本文是明珠法师的博士论文:‘汉译“中阿含”与巴利文Majjhima Nikaya 的比较研究’中的一节。(明珠英文原著,智华译)(狮子吼第四卷第七期)

没有相关内容

欢迎投稿:lianxiwo@fjdh.cn


            在线投稿

------------------------------ 权 益 申 明 -----------------------------
1.所有在佛教导航转载的第三方来源稿件,均符合国家相关法律/政策、各级佛教主管部门规定以及和谐社会公序良俗,除了注明其来源和原始作者外,佛教导航会高度重视和尊重其原始来源的知识产权和著作权诉求。但是,佛教导航不对其关键事实的真实性负责,读者如有疑问请自行核实。另外,佛教导航对其观点的正确性持有审慎和保留态度,同时欢迎读者对第三方来源稿件的观点正确性提出批评;
2.佛教导航欢迎广大读者踊跃投稿,佛教导航将优先发布高质量的稿件,如果有必要,在不破坏关键事实和中心思想的前提下,佛教导航将会对原始稿件做适当润色和修饰,并主动联系作者确认修改稿后,才会正式发布。如果作者希望披露自己的联系方式和个人简单背景资料,佛教导航会尽量满足您的需求;
3.文章来源注明“佛教导航”的文章,为本站编辑组原创文章,其版权归佛教导航所有。欢迎非营利性电子刊物、网站转载,但须清楚注明来源“佛教导航”或作者“佛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