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佛教导航>> 五明研究>> 内明>> 密宗>> 藏秘>>正文内容

益西彭措堪布:入中论自释讲记 第五十六课

       

发布时间:2014年11月14日
来源:   作者:益西彭措堪布
人关注  打印  转发  投稿

返回目录

益西彭措堪布:入中论自释讲记 第五十六课

 

  《龙舒净土文》里有一篇“齐生死说”非常好,告诉你怎么观无我。具体是这样的:

  现在大家静下心来观想:首先观想自己右脚的大脚指肿胀,腐烂,流出恶水,一直烂到皮肉全都没有了,只剩下白骨。之后,观想其余四个脚指,也都发肿,腐烂,流脓,最后全都烂光,这样五个脚指就没有了。再观想右脚其他部分也都这样发肿、流恶水,最后也全部烂掉,这样右脚掌已经不复存在了,只剩一副脚骨。就这样,右半部分向上逐渐烂到小腿,也是肿胀,化脓,烂掉,流恶水,一直到膝盖部分为止全部烂光,这样看起来,膝盖以下的皮肉都没有了。接着膝盖也是这样肿胀,化脓,最后全部烂光,膝盖也不复存在。进一步想,从膝盖到腰之间的整个部分,也是发肿,流脓,流恶水,全部烂光,这样看起来,右边腰部以下的皮肉全部没有了,只剩下一截白骨。

  接着,左脚的部分也同样观想,从左脚的大脚指开始,肿胀,化脓,流恶水,全部烂光,大脚指不复存在。其余四个脚指也是这样肿胀,流脓,最后全部烂光。接下来整个左脚掌全部肿胀,化脓,烂光了,皮肉全都不复存在。再往上,一直到膝盖部分为止,也全部都肿胀,化脓,烂光了。接着到腰部之间,整个也是肿胀,化脓,烂光,这一部分的皮肉也不复存在。到这为止,腰以下支分的皮肉全部没有了。

  之后,又观想从腰部到胸部之间,整个都肿胀,化脓,逐渐地烂光,包括所有内脏,也全部烂光。然后两肩、两臂、两手也都肿胀,腐烂,化脓,全部烂光。这样胸部以下不复存在。之后颈部也同样是肿胀,化脓,烂光,这样颈部也没有了。接着头部也是从下到上,全部都在发肿,里面熟了脓之后,就开始流恶水,面部的皮肉等全部烂光了。最后就看到从脚到头顶之间的一具白骨。

  这时候你就定在白骨上面:现在只剩下一具白骨,可以很细节地看到,脚部一直到上身之间,有足骨、小腿骨、大腿骨等一节一节的骨头。从腰部开始,一根脊椎向上,跟前后多根肋骨相连,还有左右手臂的骨头。这上面连着颈椎,然后就是一个空空的头颅。整个就是一具骷髅。这样,你要清楚地见到这具白骨的每一个细节,静心地看着它一段时间。

  之后就思维:这个白骨是谁呢?我刚才一直看着这个白骨,现在就觉得身体跟我是两个东西。因为这个白骨不是我,我看这具白骨时的感觉,跟看实验室里陈列的一具骨架一样,或者跟看面前的一张桌子一样。

  之后,你要渐渐地脱离白骨来看它。先退后一丈,就表示我在它后面一丈,然后看着前面的白骨,就觉得这不是我。再退后十丈,也就是三十米,那它就是远处的一具小白骨,也不是我。再退后一百丈,那更遥远了,这时远方只有一具非常小的白骨架子,就好像看着远处的一根草那样,这就更不是我了。之后退到一千丈,那是极遥远的,这时只看到极小的一个白点,用望远镜才能大致地看出是一具白骨。原来它就是这种东西。

  这样就知道,原来这具白骨跟我了不相干。既然如此,我为什么一直执著那具白骨是自己呢?尤其是在那个白骨上涂一点肉泥,里面放一些内脏,外面包一层皮,再给它穿上几件衣服,就更加觉得是我。如果里面还放着一个发动机,安装一些程序,然后它会摆手、行走、说话,会做出各种的表情、姿态,就感觉这肯定是我。其实它根本不是我,它跟一个玩具娃娃差不多,只是很多因缘组合起来的一种东西。你常常这么想,就把自己从五蕴中脱出来了,以后你就不要再把当前的五蕴假相执著为我,其实,它跟一个电动玩具本质是一样的。

  以上两方面都要观察清楚,也就是首先一层层地把它剥开来看,最后只剩下白骨,看到这里面没有我,这是第一个要点。这样再看到白骨的时候会很确定这不是我,因为你心里不会承认一具骨架是自己。之后,你就把心脱开来看这具白骨,把心拉得越来越远,这样能逐渐破除你把“我”和五蕴混为一体的错觉。在这种对治的因缘下,你会产生自己和白骨架分离的感觉,我们要的就是这个,这样就在根本上对治你原先心中把身体执为“我”的错觉。一再地这么想,想惯了,就开始固定地认为这只是白骨,不是我。

  这以后,你要把它组装起来。肉就好像是泥,白骨就像一个支架,把肉泥涂到骨架上,外面再蒙上一层皮做包装,看上去很光滑。最后装饰它,放上一些假发,描上眉毛,之后穿裙子、上衣,再穿一双高跟鞋,俨然是位漂亮女士了。这样你就看到,原来“我”就是这个东西。之后内部装上程序、电动机,支配着身体做各种的运行,各个支节还会摆动,面部还有表情,口里会发出声音,这样你更是觉得它是一个独立的有情,里面是有主宰的。其实,这无非是一些因缘的假合,或者说是随因缘而转的产物,当你一步一步看清楚之后,就破掉了认为这是常、一、自在的“我”的错认。

  以后就要渐渐地晓得:原来这里面有个业力机关,它代表程序,更具体地说,由于过去在阿赖耶识里熏下了各种习气,这些习气都储存在里面,并且以如来藏真如的妙力,会毫无错乱地按照那个程序来反应。也就是说,因位熏了什么习气,果位的五取蕴就按照那种习气表现出相应的状况,有什么样的感受,产生什么样的心,现出哪种身体状况等等,一一都不错乱。

  之后,内在的阿赖耶程序启动时,玩具人就开始不断地运行。这种启动有不同的派向,有派往眼耳鼻舌识身意六个渠道的六种传输,大致可以这样描述。比如,发到声音方面的系统上,就会从口里发出各种声音。发到整个身体的运行系统上,就有各部分支节的运动。还有更密层的心识系统,这是一般玩具没办法比喻的。发到意识系统里,会起各种贪、嗔等的心王、心所。这样就组装成了整个的玩具人。

  但是,我们不知道因缘的时候,会误以为这是一个真实的“我”,而这个“我”永远不变,是独一的,并且有主宰性,或者说是自在的。当你看到它不过是多分因缘的合成,就破掉了“一”的错觉。又发现它唯一随着因缘运转,或者唯一受程序系统的支配,就破掉了有主宰性、自在的错觉。而且它会随因缘不断变异,一幕一幕地显现,到了后后就没有了前前。因为前前的每一幕现相,都不是按自己的自性而显现,唯一是因缘和合的一种假现,所以不可能停住。换句话说,在缘起上只有理由显现一幕,不可能持续显现,所以名言现相中也是瞬间消失,不会安住第二刹那。像这样,它唯一随着业力机关而运转,并且不断地变现一幕幕假相,就是这么回事。只是我们的眼睛在这种极快、极相似的相续运行中分辨不出,反而产生它是常、一、自在的错觉,从而误认成“我”。当你用观察的智慧眼见到,它只是在随着因缘一幕幕地闪现,不断地生生灭灭,就知道这里根本没有“我”。

  这样,你就应该彻底放下认为这是“我”的想法,你一放下就感觉轻松了,其实就是这么回事。但由于无始以来执著熏习得太深重,所以这种错觉一下子消失不了。就像一个吸毒多年的人,毒瘾非常大,毒瘾一上来就很难克服一样。同样,心执著“我”的惯性特别强,所以消除它的时候会有困难。但无论如何,理上就是这样,修行上确实需要长期的努力,才能从根本上换掉错误的想法。也就是说,先要通过思维确认这一点,心里认同后,就要开始有一种习性上的转变。习性的转变需要通过数数地修习,也就是一遍接一遍,百千万次地串习,反掉过去的习气,才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通过我刚才的解说,大家也逐次地这么观想,想必现在很多人都会觉得:原来这不是我。但是你一不这么观想,马上又会起这是我的错觉。这就表明,无我的观想要不断地贯彻下去,你要常常提起无我想,让自己的心恢复到无我的状态中。所以,无论做什么事你都要有意识地这么想,想得多了,熟练了以后,恢复到无我状态里的时间就会越来越短。也就是一旦熟练了,稍微这么想一下就回来了,自己又会确认,这里没有我。然后就要很稳固地安住在无我的正念中。

  具体来说,说话的时候想:玩具人要说话了。为什么会说话呢?也无非是些业力程序在起作用,支配它开口不断地说,至于说得好还是不好,都是程序的问题,不要执著这是我。走路的时候想:程序又在起作用了。在程序的驱使下机器人不断地做出各种形体的运动。并且在微观上看到,这只是机器人随着程序,不断地显现出一幕幕不同的姿态,而且每刹那只现一幕。就像电影里的人,每一幕只有一个影像,它们串连起来,就感觉好像是个不变的人在那儿走,其实根本没有一个人。这样就很清楚,这个幻化的躯体只是随着因缘在不断地变现,上面根本没有我。

  大家现在就来试一下,熟悉一下。现在我举起两只手开始晃动,大家也跟着我一起晃动左右手。这时候你要静下心来,看到这只是一个机器人在不断地晃动两只手,对于这一点你要深深地确定。

  这以后在吃饭的时候,你就看到,机器人发出了吃饭的程序指令,然后按照程序,上下嘴唇、牙齿、舌头都在不断地运动,这种运行是极其精密的。吃下去后,消化系统、吸收系统、排泄系统等都开始不断地运转,整个这一套就叫做阿赖耶缘起系统。明白这一点后,就要认定:原来这只是缘起在起用,里面没有我,我不应当是这样的。之后你要再一次确认:这里面的确没有我在吃饭、消化等等。像这样,睡眠、大小便、行走、交谈等都要这么想。

  做事情的时候也要这么想。比如做一顿饭,那就知道,现在是充当一个做饭的机器,手拿着刀在砧板上切菜,切成一片一片,然后放入锅里……这一切也只是机器随着因缘在运行。所以不要想:我做的菜最好吃,我的水平最高等等。不要混入自我意识。做完之后也没什么,不过是完成了一个缘起事件而已,不必在那里自作多情。

  修行也同样,你那时就充当一个修行的机器,是阿赖耶识里熏入的善根种子,这种好的程序系统在起用。这种起用是正面的,会让你得到智慧、福德,能消除业障,方方面面会赐予你安乐,乃至达到涅槃果位,并且能让一切错乱消除,显发本具的功德。所以,不要以为这是一个伟大的修行者——“我”在修法,它也只是个客观事件,起用的是过去在识田里熏入的各种修行的习气,比那些上网、打麻将、谈恋爱、追名逐利等的习气要好得多。

  那么你就开始修行了,修行还包括礼拜、念诵、观想、供养等,这都是程序系统在起用。不要认为这里有个我,有个主宰性,无非是缘起在不断地运转。内在的程序一启动,就发动起五官四肢和内在的意识等,之后意识生起恭敬心,身体开始五体投地,拜下去,起身,又拜下去,起身……不要认为这里有个我,它跟世界上千千万万的好的运作,比如春天的百花,秋天的皎月,夏日的凉风,或者冬季的白雪一样,是随着善的业习自然现起的一种好的显现。

  或者开始讲法,这也是由内在的程序一起动,然后发音器官、气的运行、意识的运转等等,这几大系统一和合,就开始不断地发出声音,就好像是极乐世界的水鸟花林在不断地宣说法音,里面没有我。也就是,你不要附加一个“我”的观念,更不要由此沾沾自喜,认为我是如何了不起等等,那些都是后天养成的情识,是错误的认识。修道就是要把那些私我的意识全部消掉,之后才会逐渐恢复到法界平等性智。其实,法界才是真正的你,而不是现前显现的某一类现象。一直著在影像上只会舍本逐末,离回归法界越来越远,只有处处无我,把私我的意识消掉,才能开始恢复,也就是逐渐显现法界平等性智。因为一切法本来平等,不去执著一个私我,把它全部泯除,就能逐渐达到自他不二。

  其他方面都要这么想,有智慧的话,我把原则已经说完了,具体怎么操作你自己都能变通。那么打坐的时候就按照这个不断地观想,多观几遍,把这种观念串习坚固。然后,日常就配合在各种行为上起用,一直要熟到逐渐忘掉它是我,把它当成一个玩具娃娃,或者一个机器那样。

  之后,就要配合逆境顺境来修。相比而言,配合逆境修还容易些,配合顺境更困难。逆境上要注意,必须反着自己的习气来想。比如,别人骂你、说你、打你、陷害你、轻视你,或者遇到各种不顺的时候,原先觉得我受到了压迫,随后就出现忧郁、低落、失落、焦虑、伤感、自卑等的情绪,这些都是烦恼妄动,都是基于“我”而产生的。也就是说,会感到我被人瞧不起,我被贬低,我被伤害,我失去尊严,我没有了荣耀,我低人一等,我如何如何,这样就起了一些消极方面的烦恼。现在要通过如理作意,完全认识到没有我,把这些妄动全部消掉,这就是在生活中调练,是真正开始调心了。

  或者有意识地打击心底深处的我执。比如你是一个非常要脸面的人,只容得你那个“我”成功、显耀、突出、在别人之上,或者只允许这个“我”非常美丽、有品味,有知识、有学历,方方面面都很突出。那么现在就要反你的习气来,在座的女性比较多,一般来说,女性的身执很重,特别执著自己的容貌,所以化妆品的行业永远不衰。我常说这个世界上有几大行业是经久不衰的,一个是饮食业,一个是服装业,一个是化妆业,还有房地产等等,因为欲界的人有很深的执著习气,而这些都可以不断地诱惑世界上的人。或者说凡夫都是以我执为主,一旦执著我,我的脸面就非要不可了,其他都可以舍弃。就像有些女人,勒紧裤带也要装好这一张脸,即使吃得差,也不能穿得差。现在就以化妆为例,比如原先化个妆,必须化得非常完美,简直是世界上的仙女,或者说只许你是西施,不许你是“无盐”。那你现在能不能丑化一下自己呢?如果你能耐得住丑,就说明已经进步很多,你的心会开始平等。如果一直放不下,一味地要自己像鲜花一样,那你永远都走不出来,只会成为那个虚假的漂亮娃娃的一个傀儡。

  想通了之后就开始训练自己。现在面临的最大考验是:这个星期一天也不化妆,随它那个样子。之后你就安住在“这不是我”的正念中。起了这个心之后,就要非常果断,一整天不去照镜子,早上稍微漱漱口、洗洗脸,大概地梳梳头就可以了。然后你就走出去,不要去管那个我执,在街上走你就很平淡的,再不要认这个是“我”了。

  如果你一时还做不到,那就先观想一下,把自己观成白骨,然后脱开来,把自己的心从执著里抽出来,逐渐地远离它,然后发现自己跟它是两个东西。这样就不应执著面前的玩具娃娃是我,给它打扮也没多大意思,何必那么辛苦,做那种无意义的事。或者说,你会发现在这个玩具娃娃上千描万扮的没什么意思,费那么多心思,也只是在一个骷髅上画皮而已。像这样,你确认它不是我之后,就会产生一种想要跟它分家的心,这就非常好了。

  要知道,原先就是因为一念错乱,死死地执著它,你的潜意识一点也不愿意跟它分开,所以死的时候会非常害怕,觉得“我”没有了。而且,一旦认为它是“我”,它就会站在最高的位置上指挥你的行动,你所作的一切绝大多数都是为它而作的,心里最重视的是它,最在乎也是它,何时何处让你心动得最严重的就是它。现在反过来,没了这个“我”,你会发现世间的事可以减掉百分之九十八、九十九,这不就是从轮回的惑业系统里抽出来了吗?之后你会倍感轻松,心中的空间也越来越大,面前的一切事物都变得平淡了。只要把“我”泯除掉,其他什么我所爱,我所恨,这是我方,那是他方等等一系列的东西都会慢慢消除的。

  回到刚才,如果你最在意自己的脸面,喜欢化妆,喜欢穿好衣服,喜欢吸引别人的眼光,也喜欢听别人说自己很漂亮之类的话。那这回就反过来做,有意识地不化妆,穿非常普通的衣服,开始恢复化妆之前的你。也就是你要逐渐地回去,回到十六岁之前,再回到八岁之前,再回到三岁以前,如果你能回到婴儿的状态,那就逐渐接近平等性智了。婴儿的意思是说,你要回归赤子之心,回归那种很单纯、很天真,不夹杂任何后天的私我意识的心,但也不是白痴,你不再为自我妄想的时候,就能回归婴儿。

  之后,要配合别人对你的看法、评论来修。不能只听表扬的话,只喜欢别人恭维你的姿态,你要有意识地看一看,在那些轻视你、不重视你的人面前,心还会不会妄动?

  再次的话,你要锻炼自己,看能不能做一些卑微的事?尤其白领阶层自以为很高,那都是我慢习气,没什么可取的。现在要把那些东西全部拿掉,不然的话,你永远没办法恢复。所以不要想:我现在失去身份了,失去了我的价值等等。不会的,这么做是让你成佛。所以,你要有意识地做一些卑微的事,做的时候要知道没有我。那么现在就发动这个机器娃娃,让他去刷刷地,让他去伺候人,看看行不行?

  原先他只愿意伺候自己、恭敬自己。就像《往生论》所说:“供养恭敬自身心”,这都是凡夫我执的表现。如果你能依智慧门,就会去掉供养恭敬自身的心,也就是完全知道这上面没有我,过去的一切全是错乱,就会主动地反其道而行之,这叫做顺菩提门,你会由此逐渐觉悟。私我的执著一旦去除,大乘的法就修得起来,解脱道能修起来,五智也可以开发,所以这是极关键的事。

  如果你一直不肯破掉我执,那你永远没有出头的日子。口口声声地谈高法、大法,实际根本没办法修上去,因为你的心完全是反的,还不断地保护轮回的根本,现起的全是错乱,完全被绑在轮回里了。也就是说,一方面不断地增长轮回的根,让它越来越坚固、茁壮成长,发展出各种支分的烦恼和业,另一方面还不断地认为,我现在修最高的法,能够快速成就、成佛等等,其实这全是妄想,是你不了解自己的狂妄评价、狂妄梦想而已。

  顺境里就更难修了。因为人一旦陷在顺境里,像是富贵场、温柔乡,置身于名誉的光环下,处在万众的喝彩中,或者被别人的羡慕敬仰包围等等,这时候,人的领袖欲、权利欲、高贵想,那种得意洋洋、自我陶醉、自我显示等,就会非常明显地表现出来。也因此,这时就更是看不清自己了。毕竟处于逆境的时候还有个东西刺激你,而顺境会让你软绵绵地瘫在里面,你会不断地回忆那些美好的经历,沉浸在那种自我迷恋的感觉里。世上很多聪明人都在这里虚生浪死去了。

  如果你在逆境上已经过关,那就有意地在顺境上调练。这时候不是不化妆,而是故意化的非常好看,化完之后,看看自己的心有没有动?有没有执著自我?如果化妆的时候,就像给一个玩具娃娃画妆一样,画完了就拉倒,心不会黏在上面,也不会迷恋自我,那你就更进一层了。然后有意识地看看别人恭维自己的时候有没有我?是不是觉得现在已经飘飘然,飞上天了?或者有一种俯视一切的姿态,自我感觉特别好,喜欢别人戴高帽子,喜欢收徒弟,好为人师,喜欢优雅的小资情调,喜欢陶醉在现代化高品质的生活里,这些要有意识地看一看,看自己的心是不是还在执著。如果在好的环境里,心还是很平淡,不会执著“我”,心没什么起伏,那证明你连顺境都过关了。

  这以后就没什么顺逆境之分了,反正一切处就是这么一个玩具娃娃,该怎么运作就按那样进行,不加一点私我的意识。不要整天一个浓浓的“我”横在里面,为了“我”时而欢喜时而忧,时而得意时而失意,整天颠倒梦想,一直围绕着那个虚假的躯壳动各种心思,把这一切全部消掉,就证明你真的从惑业中超脱出来了。

  此后,你虽然还生活在这个环境里,但跟一般人的心态完全不同,没那些错误想法了。这样的话,你的身心越来越清净,白天不乱想,晚上也没什么梦了,这才真正把你过去那颗不断驿动的心给去掉了。像过去的流行歌,什么“驿动的心”,那个东西是不好的,你不要整天驿动,驿动就完了。所以,对于这个世间的文化、习俗,各种的娱乐等等,大家一定要当心,不是说心动才好,不要傻乎乎地跟着中毒,否则的话,心跳动得太厉害,连起码的身心平静都没有,最后很可能连善趣都保不住。要知道,心跳动得太厉害,一旦收不回来,整个人就会发狂,会精神分裂,那就没办法收拾了。当代的有些作家、诗人就很情绪化,到最后很多都选择了自杀,因为,狂乱的心识已经超出了限度,没办法收回来了,就像一根弹簧拉到了极点,再不能恢复一样。所以,狂心是很危险的,不能放纵它,随它乱动。

  我们现在就要止息掉它,然后你就能恢复智慧,而不是还陷在里面,那都属于轮回的心,那种心动得太狂、太乱了,整个人都不正常了。其实,过去的文化不主张这些,但现在不一样,如今摇滚乐盛行,人们普遍喜欢那种不稳定的情绪。那种疯狂的宣泄有很强的蛊惑人心的作用,串习多了就会被洗脑,内心变得狂躁、愤怒、扭曲,会发展出很强的攻击性、叛逆性。你看,那些外国摇滚就像泼妇骂街似的,边唱边咬牙切齿的,这样唱久了、听久了之后,人会变得容易斗争,容易邪僻,最终狂乱到一点没办法接近正法,小的会导致个人生活紊乱,大的会导致社会国家的混乱,甚至会挑起战争。所以,我们现在要歇下来,要反过来走,这样你就恢复了。

  刚才说情绪上的事,一旦超出它的限度,就到了精神分裂的地步,这时人就会发疯、发狂。其实这是八难中最可怜的人,他的人身马上就保不住,要堕恶趣了,因为已经没有正常人的心了。现在的人普遍心理失调,只是不敢面对,不敢接受,就用一种“次健康”,或者“第三状态”的词来粉饰那种不良状况。这时还没跨过那个限度,一跨过就属于疯了,但这之前已经越来越不正常。十几年前叫做“心理疾病”,现在只说“精神亚健康”,其实这就是现代人的一种虚伪,不敢说有病还说成“亚健康”,就是为了保护人们的自尊心,说白了就是在保护那个我爱执,不触碰到它。现代人一定要让这个“我”得到尊重,而不是贬低,各方面满足人性,实际上就是为了保护“我”。但其实越是保护它,它就越脆弱,越不敢面对现实,稍有一点刺激碰撞都没办法接受。到最后,精神病会蔓延整个世界,成为世界上发病率最高的一种病。有人说:“你怎么能预见呢?”大家看看就知道,现在全世界都在增上我执、保护我执,在这种毫无对治的情况下,人们的我执就会不断地扩张、蔓延、恶化。我执的恶化直接导致的是心理的病相,这也是烦恼超过限度的一种表现。

  虽然每个凡夫都有烦恼,但在礼乐的调和下,烦恼可以控制在一个有限度的范围里,这样才能保证作为一个人的正常生活。像中国古代定的诗教、礼教、乐教,既能启发思想,又有一定的约束力,不至于达到狂乱、放纵的地步。像《论语》所说:“《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意思是,一句话概括诗的内容,就是思想纯正,没有邪念,这都是调整人类的心态,使它经过诗的教化,能够限定在一个范围里,不超出范围,超出就很危险了。

  从今天的音乐就能看到当代人的心。现代的流行音乐频率越来越快,越来越狂躁,这是非常不好的。而过去的古乐旋律都很雅正、悠长,那正是人心的一个反映。而且正因为古乐的曲调恬淡,琴韵悠长,意境深远,所以人一听到,妄心自然能平复下来。从这里就能看到整个音乐的原理。也因此,智者从一点上,就能窥到这里面的中心要点。然而今天的音乐已经失控了,变得越来越疯狂、浮躁,旋律越来越快,波峰越来越高,起伏越来越大,这都是非常不好的相,表示人的心已经没办法安静了。所以,人们普遍修养很差,稍有一点碰撞,一点刺激,都无法堪忍。而且不是向内,往歇息妄心的方向发展,而是不断地向外发泄,任由狂妄的习气扩张,逐渐走向毁灭之途。

  (至此,人无我总义讲解完毕。)

返回目录

----------------------------------------------------------------------------------

更多益西彭措堪布佛学内容

-----------------------------------------------------------------------------------

欢迎投稿:307187592@qq.com news@fjdh.com


QQ:437786417 307187592           在线投稿

------------------------------ 权 益 申 明 -----------------------------
1.所有在佛教导航转载的第三方来源稿件,均符合国家相关法律/政策、各级佛教主管部门规定以及和谐社会公序良俗,除了注明其来源和原始作者外,佛教导航会高度重视和尊重其原始来源的知识产权和著作权诉求。但是,佛教导航不对其关键事实的真实性负责,读者如有疑问请自行核实。另外,佛教导航对其观点的正确性持有审慎和保留态度,同时欢迎读者对第三方来源稿件的观点正确性提出批评;
2.佛教导航欢迎广大读者踊跃投稿,佛教导航将优先发布高质量的稿件,如果有必要,在不破坏关键事实和中心思想的前提下,佛教导航将会对原始稿件做适当润色和修饰,并主动联系作者确认修改稿后,才会正式发布。如果作者希望披露自己的联系方式和个人简单背景资料,佛教导航会尽量满足您的需求;
3.文章来源注明“佛教导航”的文章,为本站编辑组原创文章,其版权归佛教导航所有。欢迎非营利性电子刊物、网站转载,但须清楚注明来源“佛教导航”或作者“佛教导航”。
  • 还没有任何项目!
  • 佛教导航@1999- 2011 Fjdh.com 苏ICP备1204078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