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佛教导航>> 五明研究>> 佛学杂论>>正文内容

崇慈法师文集一《慧 珠 集》

       

发布时间:2009年04月12日
来源:不详   作者:崇慈法师
人关注  打印  转发  投稿

崇慈法师文集一《慧 珠 集》
  今从崇慈法师用四川方言讲经说法当中采撷些许片段,汇成一串,并请法师题名为《慧珠集》,以结法缘!
  我们凡夫是在苦中作乐,与其说是乐,那是短暂的乐,如果不悟出这个道理、不明白这个道理,你的乐是不真实的,明白了这个道理,你才找得到真实的乐,乐在哪里?我们凡夫的乐,你看世间上嘛,这个快乐,一样一样追问,你把每一样快乐,财、色、名、食、睡样样快乐都拿来一样一样的拷问过,穷追不舍、刨根问底,这样子问过,你就会发现了,那个快乐是假的,甚至很有迷惑性。凡夫经常的感受是,把隔壁家那家的脚痛拿来担忧,哎呀,隔壁那家怎么脚痛呀,都痛了三天三夜了,哎呀,他为什么不脑壳痛嘛?为什么不手痛嘛?他偏偏在脚痛,为哪样只痛左脚、不痛右脚嘛?关你什么事呢!很多时候我们就是这样子的,这个烦就烦在那里。
  这个人的感受啊!所以有时候我这边听张居士说“师父啊,我苦得很啊!”我反过来又听李居士说:“师父,我苦得很啊!”再来个王居士说“师父,我苦得很啊!”最后师父说:“我啊,我也苦得很阿!”为什么呢?你们大家都找我诉苦了,没有一个向我说快乐的,我也苦得恼火了!求求你们向我说点快乐的事情吧!你为什么老是苦瓜脸对着师父呢?所以,佛门有句话叫“宁动千江水,莫动道人心”!宁动千江的水,都不要去搅乱了修行人的心,功夫深的,修行功夫很深很深的,那他就像千丈秋潭一样,碧蓝碧蓝、碧绿碧绿、澄清澄清的,可是一般功夫不够的师父,喔唷,你今天对他说、说……上午说这样,下午说那样,尤其我们这个舌头,这个嘴巴,“堂堂七尺躯,微微三寸舌,舌下有龙泉,杀人不见血。”舌头底下有一把龙泉宝剑,“龙泉”是宝剑的名称,舌下有龙泉,杀人都不见血。
  这个“我”是什么?这个“我”,真正这个我,具体存在的这个我是哪个?不是这个肉体,而是让我们:说大一点,让我们投生转世、生死轮回、相续不断这个“我”。说小一点,也就是在承受痛苦和烦恼的那个东西,是什么东西在承受?快乐,它在快乐着,煎熬,它在承受着煎熬,痛苦,它在承受着痛苦,啊!是那个东西,它才是“我”。有句话说“打破砂锅问到底”,这个话从哪里来的?从佛门来的,这个话还有下文的呢!这句话都还有下文呢!社会上都只晓得前半句,这句话是从佛门里面来的,“打破砂锅问到底,再问砂锅在哪里?”你懂不懂啊!你就晓得社会上最多就是晓得“打破砂锅问到底”,最多就这样就好了,而佛门这句话它是一个承前启后,穷追不舍的一个问题,都打破了,砂锅都打破了,都问到底了,还要问,刨根问底,问出这个明白出来,问出这个明白,问明白了就站稳脚跟了呢!问明白了就站稳脚跟了,不问明白,就脚跟没站稳。
  这个说得很精彩,我们有些居士来听经,那些旁边人,隔壁邻居问:“你去干啥?”“我去听经”,神豁豁的给人家说,人家一听“豁哟!听经啊,是哪样事情喔!好恐怖喔!”你大大方方给人家介绍,师父在那里讲经,师父讲,你也可以去看去听的!神兮兮地说“我给你说嘛,那个师父讲经讲得好得很呢!”你这个简直就像特务接头样的,你把师父都诽谤了,你把佛法都诽谤了,人家本身就有误解了,人家说:看嘛,肯定,我都晓得他们几个在那里去干啥?!神神鬼鬼的,那师父也不晓得是搞些啥名堂?
  佛门的信仰会让人眼界和心量越变越宽、越变越宽,它不是懦弱,换句话说,就象那个水一样,水是最好欺负的,但是水又是最不好欺负的。说它好欺负喃,它棱角都没有,旮旯缝缝,到处都有水,说它最不好欺负,你看,海啸,在海啸面前,恐怕再“伟大”的人,再狂妄的人,都已经脆弱得不得了了。
  “神”这个字是什么?“神”是一个修饰语。“神”在佛教里面是个修饰语。不是神鬼的“神”。我们刚开始讲《阿弥陀经》,一开篇就已经说到了,这个“神”,就是不可思议,无法用语言表达,非常伟大,非常了不起,语言和思维都已经无法测量,无法揣度这样一个境界。这个叫“神”。
  每个人都有欲望,所以佛门并不否定欲望,佛门并不反对欲望,佛门只是要告诉我们应该怎么样用正确的态度来对待欲望,不象社会上有的人想的那么简单,那么肤浅。释迦牟尼佛在《四十二章经》上明明白白地告诉我们:对财色二字没有一个正确的理解,要出错!他说“如刀口之蜜”,刀刃上那个蜂蜜,“不可妄舔,舔之则有割舌之患”。哎呀!佛陀真伟大!这世界上的东西啊,样样都诱惑人,样样都是好东西,要看你怎么对待,我们这个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啊!是吧!一个贪色的人都死了一万次了,这个世界上还有好多美女,一个贪财的人都已经死了几万次了,这个世界上还有好多金珠宝贝,以你有限的生命去追寻那个无限的,那根本就无法,无法来讲啦!
  佛陀的这些教导没有放在心里面,你的“观”就不神足,没有放在心里面,你就没有洞察力,没有鉴别力,你就变成啥子呢?变成是“哦,师父今天讲佛法了,好,讲一个半小时,我这一个半小时有佛法了,一个半小时过了,佛法没得了,糊涂了”!甚至变成什么呢?饭吃了,酒足饭饱,茶余饭后,一边剔着牙齿,“我们是不是来谈一下佛法喃!”把佛法摆在这个位置啊!摆在这个位置,你永远都休想得到佛法的利益!
  不是你自己说自己善就行了呢!我还说我善得很呢!哪个不会说自己善良啊!卖醋的都说自己醋酸。说自己善良,“善良”的人是怎么善良的呢?这个人善良得不得了,经常行布施,哎呀,心只有那么善了,一个虫虫,一个蚂蚁都舍不得杀死的,身上长虱子了,长跳蚤了,伸手捉到一个虱子,佛法讲的不能杀生,这个虱子咋办喃?捉到了咋办喃?掐死它,掐死它要不得,不善良,不能把它摔死啦!不行,要好好的想个善良的办法来处理,把这个虱子拿在手上,东看西看,正好有个人从面前过路,正好有个人从他面前经过,他趁人家不注意,轻轻往人家脖子里面一放,哈!我把这个虱子布施了,啊!你看我好善良喔!我又善良还又行了布施,你看,两得其美,功德无量!你罪过无边!
  只要善良就可以了,不需要拜菩萨了,这个话害死人,害人不浅,不是形式啊!要讲形式的话,我们从生下来来到这个世界上,生活天天都在进行着,点点滴滴都是形式,你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是形式,怎么不叫形式啊!倒霉也是形式啊!哎,只要心倒霉就行了嘛,不需要用形式来表达嘛!只要心倒霉就可以了,心倒霉那叫倒霉吗?心善就行了,不需要用形式了,这些都是害死人的论调。
  你可以不信神,但是你要信神圣,你可以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但是你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上神圣的东西,有神圣不可亵渎的份量,你如果对神圣都不信了的话,就不是人了,就不配站人的队伍里面了,讲信仰是判断善和恶的重要标准,它很有它的份量,非常有它的份量,斩钉截铁的份量,而且自信也好,讲信誉也好,讲信用也好,某种意义上都是由信仰而衍生出来的,我由信仰我自己,我宁可杀头,我不愿倒我这个架子,我宁愿杀头我不愿毁了我的这个名声,就是这样,所以才这么坚定,所以把信排在第一位,由信才有后面这四个,没有信后面这四个都没有,换句话说:信是阿拉伯数字“1”,后面这四个是四个“零”、“10000”,这五个加起来排成顺序是“10000”,第一个把“1”去掉了,后面四个零都归零了,一百个零都归零了。
  凡夫可以走捷径,有一个最大最大的捷径就是“比量”佛法上讲的“比量”。什么叫“比量”?就是对比。用对比来测量,对比一下,一对比就晓得我该选择什么了,我一对比,尤其是拿这些惊天动地的大成就者,世间上这些有杰出成就的人,他们的选择,他们选择了什么?他们这一大群有成就的人都选择了什么,我就选择这个该没有错。这不是跟到就来啦,这就是走捷径、拣便宜了。
  没有定力的话,这个人心是散的。就象打枪一样,他是个“散弹枪”,啪,满天乱飞。有定力呢!他的心就定了,他就是那种神枪手,那种狙击手,你看打枪那种部队人里面有神枪手、狙击手,他那个枪说打左眼不打右眼,啪,打你左眼了,啪,打你右眼了。定力就是破散乱,破散乱除散乱,专门对治这个散乱,因为这个人散乱以后,就茫然无所头绪,是最恼火的一件事情。
  我们跟佛菩萨什么关系?我们跟佛菩萨是师生关系,老师和学生的关系。不是主仆的关系,不是上下级关系,这个问题一定要认清楚喔!我们跟佛菩萨是师生关系,佛菩萨是最伟大的老师,我们是他的学生,你看佛门这个称呼,从古到今,称释迦牟尼佛是怎么称的?“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根本的老师。我们世间上说,师父的师父喊师公,师公的师父喊师祖,师祖的师父喊啥呢?师老太爷。那么,我们该把释迦牟尼佛喊啥子呢?喊不清楚了。那是世俗套的称呼,佛门称释迦牟尼佛为“本师”,就是最根本的老师。
  中国人讲话,确实是最美好动听的语言,你不是语言学家,你都是个语言韵律高手,为哪样呢?它文字平、上、去、入四个调,你比方说我们打招呼、问个好“你吃饭没有”,贵阳话说“你吃饭没得?”那这四个调就是当、当、当、当、当,那如果用普通话说出来,“你吃饭没有?”用不着研究音,用不着研究,他就懂得,他天生下来就说这个话,一代传一代,就说这个话,他说的抑扬顿挫就有韵律了,你看全世界任何一个、哪个国家的语言有如此之美啊!学佛,就要找到佛法美在哪里嘛!佛菩萨的话美在哪里?他对在哪里,他不是错哪里。如果你都去给菩萨指错的话,那你就比菩萨还伟大了,你就该给他当老师了,你就该说自己“我不是佛弟子,我是佛老师”。
  作佛子,先是君子,先为君子,后为佛子,连君子都不是,当什么佛子?世间法讲,君子在世间人的眼睛里面是正直、坦荡、磊落、真诚,这样的人称为君子,我们当佛子是先为君子后为佛子,先要初中毕业才能升高中,你不能说小学题一道都做不出来,连小学都不及格,都一无所知,说:“大学我如探囊取物一般”,这不成了自欺欺人了吗!
  佛门有句话叫“戒高多轻世,苦己多瞋他”,戒行高洁,修行好,这固然是好事,确实是值得敬佩。轻世就是把人家不放在眼里,你看这个家伙不修行,哪里象我嘛!我修行这么好,我是天下修行最好的师父,我是才华横溢的师父,你看这个家伙,大字都认不得几个,一点都不如我,差我差远了嘛!“苦已多 他”,自家要修苦行,恨人家,你看这家伙,穿绸子衣服,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我穿得这么破烂,你看他穿着绸子衣服一天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晃来晃去,让我看了多烦嘛!人家穿绸子衣服碍你什么事啦!我每天拜一百拜佛,这个家伙一拜都不拜,又业障得很!你拜佛是你心甘情愿拜的,是你忏悔业障,是你培福,你应该拜的,关人家什么事?我半夜就起来打坐,这个家伙还死睡到天亮,这都是属于这样狂妄了。

没有相关内容

欢迎投稿:307187592@qq.com news@fjdh.com


QQ:437786417 307187592           在线投稿

------------------------------ 权 益 申 明 -----------------------------
1.所有在佛教导航转载的第三方来源稿件,均符合国家相关法律/政策、各级佛教主管部门规定以及和谐社会公序良俗,除了注明其来源和原始作者外,佛教导航会高度重视和尊重其原始来源的知识产权和著作权诉求。但是,佛教导航不对其关键事实的真实性负责,读者如有疑问请自行核实。另外,佛教导航对其观点的正确性持有审慎和保留态度,同时欢迎读者对第三方来源稿件的观点正确性提出批评;
2.佛教导航欢迎广大读者踊跃投稿,佛教导航将优先发布高质量的稿件,如果有必要,在不破坏关键事实和中心思想的前提下,佛教导航将会对原始稿件做适当润色和修饰,并主动联系作者确认修改稿后,才会正式发布。如果作者希望披露自己的联系方式和个人简单背景资料,佛教导航会尽量满足您的需求;
3.文章来源注明“佛教导航”的文章,为本站编辑组原创文章,其版权归佛教导航所有。欢迎非营利性电子刊物、网站转载,但须清楚注明来源“佛教导航”或作者“佛教导航”。
佛教导航@1999- 2011 Fjdh.com 苏ICP备1204078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