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佛教导航>> 佛教文库>> 佛教相关>> 科学相关>>正文内容

冯冯居士灵魂出体“神视”地球演化史

       

——灵魂出体“神视”地球演化史、宇宙真相!

发布时间:2016年11月23日
来源:冯冯   作者:
人关注  打印  转发  投稿

 

  作者:冯冯    《夜半钟声》   台湾天华出版社

  【简介:作家、作曲家!本名张志雄的冯冯,现名冯培德(见青年时像片),旅居加拿大的佛法修行者。1945年出生于广东,父亲为乌克兰军官,母亲则是广西壮族人。颠沛流离的童年生涯,一切凭着自力更生在香港与台湾两地成长。虽然只有小学五年级学历和各种生计烦恼,冯冯以其天赋,长期刻苦自修,通晓十种语言,16岁时,即以法文创作短篇小说《水牛》而开始在国际文坛崭露头角。曾获得两个国家的元首接见。两年后,以其畅销长篇小说《微曦》而荣膺国际青年商会举办的首届‘十大杰出青年奖’。然而就在名利如日中天的时候,他远遁加拿大,改名隐居,侍奉老母,过起艰辛贫寒的生活。他是美国荣誉公民,亦被不少音乐大师誉为二十世纪最后的音乐天才。著有《夜半钟声》、《禅定天眼通的实验》、《天眼、法眼、慧眼的追寻》、《太空科学核子物理学与佛理的印证》、《空虚的云》(虚云老和尚长篇传记)、《从巴西来的小男孩》等书,并且有不少为人称颂的神异事件,在港台、东南亚、北美,等地影响很大。】


  人到底有没有灵魂?我确信那是有的,我自己有过不少无法解释的摇控心力实验及“离体”经验,世上很多人都有过此类经验,虽则程度因人而殊。

  一般人嗤之以鼻,认为那些心灵经验都是“幻想”、“活见鬼”。可是,在我个人的经历来说,我知道都是真实的,既非幻想,亦非幻象,亦非想象,更不是活见鬼。我的精神状况完全正常,心理健全,我的新科学知识水平不低于一般人,我的医学知识也过得去,我知道我的精神状况和健康状况无可能产生幻想。

  ……灵魂出体的我悠忽又在屋橼上飞翔玩耍,橼下僧人列队,唱颂之音甚怪,我在他们顶上飞过,亦无一人看见我,我滑翔至殿外,突然看见空中现出一位身材高大之中年伟丈夫,面貌庄严而慈祥,不甚似东土人,倒有些似印度北部潘闸省高加索山脉南麓之人,细看又不甚似,他神态非常高贵而谦和,面貌轮廓非常庄严光明,他在空中俯视,向我微笑,状至慈受,好象是向婴儿注视的神态。

  他并无留胡须,亦未见披有长发,他身穿灰袍,又似是道袍,不甚似僧衣。他并无开口讲话,但是他慈祥温和的眼睛一望我,就使我完全领悟他的意思,我身不由己,突然已帖在他的长袍脚下,双掌合十,我心中无法猜出他是谁,他头上没有任何光晕,全身并无任何光华。

  我心正疑念间,低头一望,只见藏经楼与寺院已缩小如沙粒,僧侣已不可见,我发现我脚下凌空,雪峰重重,好象石堆乱放,亘古不化的喜马拉雅主峰“永恒之峰”,在群山拱护朝拜之中,在我们脚下飞驰而去,越去越远,终于消失在灰紫烟雾中。

  我并没有感觉到飞行,但见下面山峰细小如石子沙堆,紫气朦朦,飞快转移。

  那位神人眼光指示下面世界,我心立即了然,我俯视看见一处万山丛中的小小盆地,有一处好象是国度,山岩中有一处细小喷泉,泉水浓稠好象水玻璃,汩汩缓流,观其处,似是介于新疆、西巴基斯坦与印度、苏联之间。

  我不解其意,仰望神人,一接触他的光明眼神,我即已得到答案:那泉水就是“重”水!天然的重水,永保青春不老的那种青春生命之泉!但是神人的眼色意思说:即使日夕饮用,???保持得住有形之物质生命,物质是终必要分解变化的。只要是有时间的存在,就有始点,有终点。

  而时间又是什么呢?我问神人。

  神人不答,只是微微一笑,突然我觉得很熟悉,就想不起他是谁?

  闪电一念之间,我发现我们现正俯视着地球在空中自转,球面的蓝海反光闪闪,白云网罩着地球,回旋翻卷,欧亚大陆,美洲大陆,好象是长满苔藓的几块岩石,哪里还可见到什么人类?什么文明?什么城市?什么伟构?

  我只见10大行星,连同地球在内,好象电子环绕着核子,以不同之距离不同角度,环绕着太阳旋转,作为核心的太阳,表面喷出火焰,高达十数万里,它也在自转旋转,地球是那么渺小,竟不及得太阳火焰中一处小小岩洞黑点之大。整个太阳,高低角度不同之小粒圆珠,飞快地环绕太阳旋转,亦在自转,那细小的地球旋转速度极快,其自转速度尤其惊人,就好象我们用手使一只玻璃弹珠在桌面旋转。

  神人慈目含笑,我领悟了他的意思,这就是“时间”!时间只是存在于地球的自转之内与人类肉体生命之兴废代谢之中,只存在于人类的感觉之中!

  在这太空之中,脱离了地球的地心引力。脱离了地球的飞快转动, ★太空是没有时间的,没有!完全没有时间!而所谓空间,亦不过是相对的观念,只是从地球以有限的观念来衡量罢了。

  那些太空星体,时间是“空”,一个彗星,越出轨道,一阵呼啸,尾巴带著百万千万星体,汇成巨光,划过地球,从地球来看,已是不知多少万年了,因为地球自转得那么快,时间如此短促,但是在太空之中,那彗星只不过是从零到零。

  是的,我看见千百个彗星闪过,其中最迟的一个,扫过地球外面不远,彗星的吸力好象巨大波浪,吸得地球翻滚,翻了一个大跟头,滑出轨道之外,南极变成北极,北极变成南极,东变成西,西变成东,本来是向西自转的,现在因为南北易极,变成向东自转。那些云气的流向也变了,海流也变了,什么都变了……那一对彗星失落了它的尾巴的百万个发光星体,最后只剩下后头一颗巨星,现在正亮晶晶,成为一颗行星,就是熟见的金星!

  我大为惊异,只见金星横扫越过地球之时,引起球面巨大混乱,两极冰帽融化了,地球变成了水球,球面全是洪水,只有可数的几处高山峰顶尚在水面。突然好象用了放大的显微镜般地,我看见各处高锋上有些微末细小的生物,就是那些人类的幸存者,中东★在土耳其与苏联交界的阿拉列山顶上有一艘棺木形的长方形方舟,搁浅在山际,中国方面的数处高峰上也有船只人影,美洲洛矶山顶也有,欧洲阿尔卑斯山颠亦有,非洲亦有……然后洪水渐退,地面又重新出现文明。

  我惊疑着,这不都是五六千年前的事吗?

  神人微笑着,我仰望他的眼睛,再望地球,它已在另一位置。现在我看见球面两处,一东、一西两大陆沉沦,一切的文明生命随之沉没,陷入白热的熔岩火海之中,另一块地壳浮现,像蛋壳碎片一般,浮在两处大陆的原址,蛋壳片上注满了海水,一处就是太平洋,一处是大西洋。沉下的地壳似都再无痕迹可寻,但是有部分碎片却又杂插在海壳之内。

  我看见百幕大一带海壳底下的地层,海底有无底深坑,其上有礁层,成虚构的海底,又有一处在卡里滨海浅水下面,仍有旧日大陆的文明遗迹,海底有人造的巨大石墙,连亘百里,于是我又看见南太平洋(实在是北太平洋,那时因地轴尚未被金星吸引翻转,在那之前不知几亿万年),旧日陷落地壳之层,又上升一部分,成为尖顶岛屿……

  于是我又看见人类文明,在今日之南美洲秘鲁智利一带山上繁荣,成为当时最高之文明,不久又见中东埃及文明之兴起,不久又见中国文明之蓬勃,印度之文化昌隆…… 一切都在闪电一念之间。

  神人望我微笑,我一闪又见地球原是荒凉,球面原都是固体陆地,突然迸裂,许多块地壳,好象破碎之蛋壳,浮在蛋白之上,蛋白就是熔岩,地心的熔岩更热,就是蛋黄。蛋壳在球面的表层漂浮不定,忽浮忽沉,互相碰撞,又互相分离。两大洋的数块巨大的地壳下沉之后,非洲大陆从南美洲分裂,各自东西,欧洲大陆地壳从北美与南美之间的中美洲脱离。欧亚大陆向东飘移,非洲亦向东北移动,围成了地中海,印度大陆地壳原本在非洲东南脚下,渐渐向东北移动,撞上亚洲西南之西藏平原,一撞使地层上升,形成喜马拉雅山脉,西藏成为高原,西藏地壳却仍是最薄的,比别处薄得多,东海与台湾海峡下沉成为海洋,亚洲古大陆边缘成了日本、台湾。太平洋海壳底下,地心喷火,火山一连串陆续出现,成为夏威夷,中途岛……南亚古大陆边缘却移向南边,成为一串南洋群岛,澳洲从南极(当时的北极)漂来到现在位置。■中国与西伯利亚原是炎热之南方,中原原是赤道地带……加拿大亦原是热带……

  我又看见南北两极,各有一无底深洞,形如两头相通之线路之孔,或者轴心。

  这算是古老了吗?还早呢!

  我又看见在此之更前之亘古,那些地壳,无论陆地海洋之地壳,不知浮沉升降了多少次,不知多少地壳整座突然熔化于熔岩之中,又有另一批地壳形成升起,生命亦不知出现过多少种形式,随着地壳出现消灭,人类文明不知出现过多少千百次,或则数千年,或则数万年,整个天体又起化,■彗星扫越,地球翻转,星球逼近,地壳翻转,底作面,融化沉没……

  只能掘下数十尺至数百尺深的考古学家,必定要讥笑我的见闻,,他们找不到证据啊!我心中惊骇,无法形容。

  然后我又看见地球原是一团火球,在太虚中旋转,渐渐表面冷却,形成地壳的薄薄表层,那些蛋壳片,或者冰块,或者奶油凝脂,人类是多么渺小啊!小到连看都看不见!

  然后我看见太阳爆炸,飞出许多小点火球,一点点绕着核心旋转,渐渐冷却,成为行星:什么木星、土星、火星、水星……但是★金星并不是太阳的子孙,如前是上面说的,最后才偶然闯入太阳系来的,被扣留的一颗失去尾巴的彗星,它是从银河系另一方向闯来的。

  然后我又看见一个更比太阳巨大不知几亿兆倍的白热火球爆炸,几亿个火点飞出,又环绕它飞转,光华灿烂,在太空黑暗无边之中,火光夺目,照明了不知多少亿兆光年的空间,这些星云像旋风般地旋转着,各星云之洪流中,携着兆亿计的星体,这个旋转不息的巨大无比星云之团,中心是灼热的白球,密度甚大,外围的星云洪流较为疏散,就像调拌面粉或用电动打蛋器打蛋糕的样子,是一个巨大的旋涡,不过它是无比巨大的光与热的漩涡,而太阳系只不过是这个漩涡最外边缘的一个小小面粉点儿,行星与地球又是这小面粉点儿里面的微小尘点。从边缘望上去这个旋涡的平面侧面,它就是所谓的“银河”了。其实居高临下一望,它是个巨大的圆形旋涡,★从上面俯视,它的旋转是顺时针方向的,从底下仰视,它是反时针方向的。

  那光漩的形状,它的四条外围的漩臂,突然令我想起一件事物来。现在我才明白,佛教的“卍”原来就是这儿来的,原来是银河系的旋转形状,象征着永恒、光明、与莫测的高深伟大智慧。前者我在定中阅卷,见载称它是被陆沉古代文明称之为太阳的象征,其实还不甚正确,非得要身在太虚之上,俯视银河系之光漩,否则无法领悟。

  神人微微一笑,我徒然惊觉,我又看见在那无边无垠的黑暗太虚之中,还有无数的星云漩系,不知有几亿几兆,所谓“银河系”,不过是其中最小的一面而已。到处都有类似的星云漩系,有直立的,状如碟子的饿,有斜立的,有平放的,光华颜色何止千种!都是像“卍”形的。

  现在我懂了!这才是“卍”的真正来源,原来它蕴含着宇宙大智慧的玄机!

  我再看,整个宇宙的黑暗无垠空间,亦是在旋转移动之中,亦是“卍”形的。●宇宙之外,又有无垠的更多宇宙,无穷无尽,互相连接沟通,互相存在于当中,在星云与星云之间的空间,有无数的淡薄气体与尘粒,有纤维形状的生命形态,它们也有智慧,它们不断在演变,它们有感觉,它们感觉到我,我也感觉到它们,它们当然不是呼吸氧气的生物,未必一定都像地球的生命之需要氧气,我感觉到它们生存于氢气之中,也有的是碳气之中。

  我看见有无数的星球与星云中存在着无数奇形怪状的生命形式,有些存在于数千度的高温之中,地球人类可能会被一灼即成为飞灰,但是他们若无其事, ●他们亦具有近似地球人类之形体,但是并不完全一样,他们是虚无的,他们是“反物质”的,在他们自己来说,他们是实,而我才是“反物质”,我才是“虚”,因为他们可以进入我。

  于是我又看见更多的生命,包括半人半马,半人半鱼……他们存在于我们地球不同的气压温度之下,他们有些以呼吸氦气为生,有些根本不呼吸,只是吸收辐射的能源,有些只是吸收宇宙线,甘玛线、艾法线……有些存在于我们认为为零下数千度的奇寒冰雪之中(或者是氨气形成的冰)。

  于是我又看,宇宙之中,原来并无时间,没有始没有终,也没有空间限制,因为亦是无始亦无终,从一个星云到另一个,从太阳系地球渺小的人类看上去,旅行需要几十百万光年,星光射到地球,已是几万光年之后,我们说,看见的已经是几万光年之前的事,现在已不存在了。但是,我现在才明白,在这个宇宙之中,原无时空,几百几亿光年,也都是一刹那,亦都是现在,并无过去、亦无未来。

  从宇宙望向地球,并无时间,何来光年?并无空间,何来光年?一切都是现在,一切都是眼前,一切都是永恒,亦一切都是过去,一切都是未来,都只是地球的观念,多少里?多少光年?也只是人类的物质观念。

  神人向我微笑颔首,我突然又感觉到,●宇宙之内又有宇宙,即是在物质的宇宙之内,又有反物质的宇宙,彼此都是相对的,也是有正一负的,也是互相感到对方是空虚反物质的。是的,有无穷之物质宇宙,其中亦有无穷的反物质宇宙!

  太玄了吗?是“白马非马”之辩吗?不是的,绝对不是,只有身在宇宙之中,远离了狭小的地球物质世界,俯视仰望,见到无穷宇宙,才会有此感悟,转念及人世的许多纷纷绕绕烦烦恼恼,多么不值得啊!

  神人的微笑眼神给我一个启示,我明白了,我若要跳出生死,跳出烦恼,不生不灭,只有追随他,到这宇宙当中来,让我的智慧之非物质知觉,存在于永恒之中。但是,神人又是谁呢?

  你不认识我了?

  神人慈祥微笑,他背后突然升起了巨大的火焰光华,头上出现佛光,光照宇宙的黑暗。

  “你日夜祈祷我,念我名号,你倒不认识了?”神人并未开口,但是我可知他眼中之意。“观世音菩萨!”我猛然悟出了他是谁,不过,我诧异他并非世俗所传绘的女身法相。

  是的,我已恍悟因缘,我万分感激,我立时拜倒,我可以感觉到菩萨之意,叫我不必再回尘世去了,我知道菩萨是一种崇高的无比大智慧能力,他也是非物质的,一种“能”,我知道是他的能力将我的意识提成一种“能”的形式,所以才感觉来到了太虚的宇宙之中,瞬息畅游正反物质的宇宙,看到一切!

  我知道尘世的臭皮囊并无任何留恋,可是突然我悲从中来,我念念不忘生我育我劬劳我的老母亲,我纵然自己跳出生死,识在永恒之中,不生不灭,抛弃慈母,又有何意义呢?

  我启禀菩萨,我须回家侍母修行,盼将来能回来皈依。如若能,亦只有听缘分罢了。

  菩萨微微一笑颔首,融化于太虚空之中。我张目回望,身在书房,时值子夜一时许,我入定中,前后只不过半小时,我母亲在邻室打坐念经。

  我的记忆渐消,只记得还看见了地球未来的爆炸,一切都毁灭,衰老的太阳也终于爆炸毁灭了,所有的星球天体都是有生有死的,形成了又爆炸毁灭,化为太空游离的非物质,将来又再化合为物质而旋转,成为新的星体。

没有相关内容

欢迎投稿:news@fjdh.cn | 联系我们 QQ:437786417


            在线投稿

------------------------------ 权 益 申 明 -----------------------------
1.所有在佛教导航转载的第三方来源稿件,均符合国家相关法律/政策、各级佛教主管部门规定以及和谐社会公序良俗,除了注明其来源和原始作者外,佛教导航会高度重视和尊重其原始来源的知识产权和著作权诉求。但是,佛教导航不对其关键事实的真实性负责,读者如有疑问请自行核实。另外,佛教导航对其观点的正确性持有审慎和保留态度,同时欢迎读者对第三方来源稿件的观点正确性提出批评;
2.佛教导航欢迎广大读者踊跃投稿,佛教导航将优先发布高质量的稿件,如果有必要,在不破坏关键事实和中心思想的前提下,佛教导航将会对原始稿件做适当润色和修饰,并主动联系作者确认修改稿后,才会正式发布。如果作者希望披露自己的联系方式和个人简单背景资料,佛教导航会尽量满足您的需求;
3.文章来源注明“佛教导航”的文章,为本站编辑组原创文章,其版权归佛教导航所有。欢迎非营利性电子刊物、网站转载,但须清楚注明来源“佛教导航”或作者“佛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