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佛教导航>> 佛教文库>> 学佛基础>> 入佛因缘>>正文内容

我的信佛之路(献给迷茫中的人)

       

发布时间:2009年07月21日
来源:戒邪淫自由论谈 2009-6-26   作者:鸟巢居士
人关注  打印  转发  投稿

  一,耳濡目染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却又有些特殊的家庭里,我爷爷教师退休以后,学起了堪舆,是当地颇有点名声的阴阳先生。爷爷在世的时候劝我父亲学堪舆,但因为学这门学问很辛苦,效果来的又慢,所以我父亲没有听我爷爷的话,他后来改学了算命,每当农活完毕时,他总会看一些有关算命方面的书,但至今仍是个一知半解的半吊子,虽然如此,他依然坚信命运的存在。出生在这样的家庭里,我多多少少总会受些这方面的影响。

  10岁时,姐姐遇到的一次附体,使我第一次知道这世上真有鬼。

  我姐姐比我大两岁,有一天她和邻居小女孩一起洗衣服,我家离河边大概有一里地,她们一起去的时候我在家门口玩。大约有15分钟的样子,我老远看到她们回来了,我想一大盆衣服怎么洗的这么快啊。等她们走近我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姐姐在哭。那个邻居女孩子在哄我姐姐,当时我以为她们两个打架了,就跑到房间叫我妈妈。

  回到家以后,在院子里,我妈妈就问姐姐怎么了,连问几声没反应,就是个哭,又问邻居小女孩,她说:“刚开始洗衣服,我也没动她啊,就哭了,没办法只好回来了”。

  我和我妈妈都很纳闷怎么回事,怎么哄也不行,我姐姐仍在哭,这时候来了几个邻居,有个邻居提醒说:“不会是被鬼附住了吧,我见过鬼附住就这样。”妈妈一听就慌了,正不知所措的时候,我爷爷从外地回来了(爷爷经常被人请去看喜丧事).

  爷爷问姐姐:“你是谁?”

  姐姐说:“我是 * * *(一个得病死了几年的女人,死的时候很年轻,他家距离我家很近,相互都很熟悉。)

  爷爷:“干什么来了?”

  姐姐:“我很苦,没饭吃,饿得慌,天又冷,冻的受不了,想让你们给我送几件衣服和吃的”

  我妈妈一听就赶紧去叫这家人家,把她家人叫来,让其家人当面保证明天去给她送衣服和吃的。

  后来爷爷说:没事情了吧,那你吃口水走吧,我姐喝了口水,醒了。

  这件事情是我亲身经历,在我幼小的心灵里虽然没有太大的震撼,但后来终久促成了我的觉悟.

  二,突遭病变

  94年我正上高二,那年冬天同学中很多人感染上了红眼病,我也是其中之一,意外的是其他人用药后基本上一周左右就好了,可我用同样的药却一直不见效。后来干脆放弃用药,十几天后红眼病总算消除了,但却留下了一种怪病:看别的没事,就是不能看书和看黑板,一看就双眼发疼(现在我才知道那是业障)。为了学业我必须一边吃药,一边忍痛看书学习。这样坚持大概不到两个月,我又增加了一种病:记忆力变的非常差,譬如记英语单词怎么都记不住了,一个单词连着念了两分钟总算背会,转眼不到两秒就又忘记了。就这样我开始了一边上学,一边请假治病的痛苦经历。05年我刚上高三没一个月,病魔已经折磨的我彻底无法学习,上课的时候,只要向黑板上一看,马上双眼象火烧一般疼痛,看学习书也一样,奇怪的是只要不看学习书,看别的杂志小说就没这么疼。自此我再也无法上学了,我最终被迫休学在家。

  在我害病以前,我的成绩在年级里是非常优秀的,一直以来我父亲对我的前途也抱有很大的希望,所以出现了这个变故,使我父亲非常着急。在休学一年的时间里,他带着我走遍了市里的大医院,可惜没有一家医院能准确地诊断出我的病症,后来我父亲听说北京协和医院眼科最出名,就有意筹钱去北京。但我想想这一年多来治病的痛苦甚至屈辱的经历,最终放弃了去北京的打算。96年10月,新学年又开始了,我的病还没有好(但比以前稍微好些),我父亲着急透了。

  三,初识命运

  正在一筹莫展时,邻居告诉父亲说某某地方有个算卦的瞎子,算的很准,不妨去请人家算算。本来我父亲就好学算命,于是他就去瞎子那里。第二天下午才回来了,脸上好像挂着一丝笑容。我母亲问怎么今天才回来,父亲说算命的人可真多,一天只算10个人,还得挂号,本来去的时候排到了三天以后的号,求了人家半天才答应第二天早上让我父亲早些来,算是当天加个号。我父亲接着说这个算命的真有一手,我报上八字,他就说这孩子95年到现在没上学,问他为什么没上学,他答不出(看来算命不究竟),最后才告诉他是有病了,问他什么时候能病好上学,瞎子说今年可以勉强上学。明年考个大专绰绰有余,本科线差几分。02年和领导闹矛盾,换工作,06年要生一场大气等等。

  两个月后,出于学业考虑我终于上学了,虽然眼睛经常疼,但勉强可以上一堂课。97年高考后,我们那里大专的分数线是587分,本科是602分,我考了599分,真的让算命的给言中了。

  (02年时我早已忘记了算命的话,那年我和上司吵了一架,最终辞职了。06年四月份在我婚礼的前三天,因为不满妻子的胡闹和其家人的不理解,我坚持不要她了。她在我面前寻死觅活(可能也有点装疯卖傻)。我父亲听说后从老家跑到市里来劝我,说很多算命的都说今年我家要破财亡人,让我少惹点事。后来我想想确实不应该这样做,如果我和妻子离婚,她真要自己想不开出了什么事,那我太对不起她了。况且她家有点势力,她如果出事了,我一家人都要倒霉的。最终我们举行了婚礼,这一年生过几次小气,不过还算平安。)

  哎,人生,一杯业力酿造的苦酒。

  四,恋仙慕道,误入歧途。

  上大学后,我的精神一下放松了,我发现我有点不知所措。因为在这之前我上学的目的只有一个:考上大学,让家人高兴。现在任务完成了,我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在这种迷茫中,我又想起了算命和小时候姐姐附体的事情。为什么人一旦出生,命运就被定死了,这茫茫宇宙中除了人之外还有别的高级生灵吗,我很想去探讨事情的真相,我开始看柯云路的书,看耶稣传等等那些纪录神秘故事的书籍(遗憾的是唯一没接触的是佛教)。

  后来我在图书馆无意中看到了南怀谨先生的书,里面谈仙说道讲的很好,引起了我极大兴趣。我把图书馆里有关南怀谨的书全借出来看了一遍,感觉不过瘾,又把道家的神仙传看了好多遍。从此我迷恋上了神仙们的神通,天天想着做个神仙太好了,想飞到哪里就随意去,我甚至写了篇有关出世学神仙的文章,自认为文情并茂,投递到当地报社,当然没登出来。 这一切使我对世间更加厌恶,我多么想远离这喧嚣的红尘,回归清幽的去处。

  98年FLG在我们学校很兴盛,我因为好奇,也加入了。每天晚上跟着一帮人练功,里面有老师也有学生,大家相处很和睦。“李大师”在开示中说九九年是世界末日,世界将被焚烧,练功有成就的人在最后时刻会和他一起飞升。这段话使我很有时间紧迫感,每天都会想到世界末日马上要来了,赶紧练功吧,所以做的非常精进,FLG不让抽烟,我马上就把几年的烟瘾给断了(后来我学佛时,很长时间内无法断烟,与练FLG时说断就断的经历相比,我觉得差别在于:一是学佛没有把印光法师所说的死字贴在额头上,没有练FLG时那种紧迫感,二是可能魔的加持里更明显一些。)。

  几个月后,FLG在北京闹事,政府全面禁止,我们学校凡是参与练功的师生,全被做了思想工作,并禁止练功,于是大伙作鸟兽散。

  我废弃了FLG,重新看上了神仙传。但此时有个疑问悄悄来临:神通再大,不是也会有烦恼,有生气的时候吗。

  五,佛缘到来

  上班后,同事们都知道我有这种“迷信”的爱好,有一天一个同事对我说:“有个扫地的老太太那里有几本佛书,你不是爱看这一类吗,你可以问她借。”

  那真是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和她见面没有人会有陌生感,从来都是笑眯眯的。她那里只有三本书:净空法师讲解的《往生传》和《无量寿经》,还有煮云法师写的《金山活佛异行录》,这三本我全借了。《往生传》和《无量寿经》里面有很多佛教术语,并且还是繁体。看几眼就看不下去了,《金山活佛异行录》让我很有兴致,连续看了几遍,直到看的烂熟,这才无可奈何地重新看起《往生传》和《无量寿经》。

  有一天,当我看到佛所说的断烦恼时,我才真正感觉到佛教是所有宗教中最高明、最彻底的一个宗教,因为其他任何一种宗教都没有这种说法。我觉得佛教可以俯视所有宗教和哲学了。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兴趣看神仙传之类的书了。

  遗憾的是那个老太太没有教我念佛,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念。我对佛教依然知之甚少。

  六,第一次求助观世音菩萨

  01年我因为感情变故,生气辞职,想出去散心,结果在重庆车站钱包被偷,几乎落得身无分文,只好打算到武汉的同学那里求助,因为无钱,只能蒙混过关,上了火车。因为怕被乘务员查票抓住受罚,同时也对列车长抱着“也许是好人”的幻想,我主动跟列车长说明了事实,结果被她骂的狗血喷头,并勒令我老实呆在她那里,不许乱跑,到下一站时必须下车。下一站是夜里12点到四川广安,我越想越担心,于是趁她不注意溜掉了。躲在隔壁车厢还能听到列车长在大叫:“那个臭小子跑哪里了,准备查票”。

  半个小时后真的开始查票,无奈的我只能连连后退,看看厕所,不敢往里面躲,估计这点把戏肯定会被识破,锅炉房的门都锁着,实在是无处可躲,查票的人前进一个车厢,我就后退一个车厢,那份无奈和着急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正当我还要后退的时候,我发现后面是餐车了,门已经锁上了,预示着我将无处可逃。着急之时我忽然想起了观世音菩萨,我已经没有时间来怀疑菩萨到底灵不灵了,只管在心里声声呼唤。当我一边念着菩萨,一边无意中转动视线时,突然发现餐车旁边的锅炉房上的锁看似锁着,实则是挂着。此时一阵激动,大喜之下急忙取下锁,钻进去,而后从里面用两个手指挑着锁,透过门缝把锁重新挂回原样。于是逃过一劫。

  七,忆佛放香

  2001年我到上海工作,没有朋友,没有亲人,陪伴我的只有那个老太太送给我的一本净空法师讲解的无量寿经,那时我也不知道怎么学佛、怎么念佛,只是我很喜欢观世音菩萨,感觉她太慈悲了,想起菩萨的慈悲,我甚至感动得偷偷流过几次泪。我总喜欢想象自己就是观世音菩萨或者阿弥陀佛。那一年我的工作很轻松,每天按部就班地工作学习,所以内心一点压力都没有,我经常感到一种淡淡的快乐通彻全身,真的如南怀谨先生所说的“比世间性爱还快乐”(后来知道那叫轻安)。

  有一天早上我刚到办公室上班,坐在我后面的一位女同事对我说:“你今天早上一定烧香了,你身上都是烧香的香味。”那时我还不知道什么叫感应,所以听了她的话感觉她一定是开玩笑或者闻错味道了,就心不在焉地说:“我从来没有买过香,再说我住在公司集体宿舍我敢烧香吗?”这个女同事就接着说:“你骗谁阿,你烧香不止一次了,我早上上班的时候就闻到过你好几次。”在以后的一段时间里,我早上上班的时候这位同事又说过几次类似的话,譬如:“今天身上擦什么啦,这么香”,“好像你经常擦香水”之类的话,言语之间似乎在说我一个男人经常弄得身上有香味有点太女性化了,对她的这些话我当时有点纳闷,不过也没放在心上,辩解几句她不信,我也不再多说了。

  (后来当我接触些佛学知识后,我才知道那叫感应,看来感应的事情是不求也能得到的。行的如法,内心清静才是最重要的。那时我虽不知道怎么学佛,但所做的还是比较如法的,其一,工作生活没有压力,内心清静,很少胡思乱想,其二,虽不知道念佛,但想象自己就是阿弥陀佛或者观世音菩萨,这叫忆佛。)

  八,认识佛教

  05年初,我在上网时发现原来网络上有很多佛学知识,于是在我闲暇时,我总喜欢看一些,譬如《了凡四训》、《感应篇汇编》、《宣化上人开示录》、《广钦老和尚开示录》《体光老和尚开示录》、《印光法师文钞》、莲池大师的《竹窗随笔》、藕益大师的《弥陀经要解》、《金刚经》、《六祖昙经》、《心经》等等,我几乎把网络上现有的因果报应轮回等故事看了一个遍,随着了解的增加,我对佛的教导无比的赞叹,佛教在所有学问中最彻底、最透彻、最完善、最博大。世间所有的学问都是在治表,唯有佛教是治本。我认为世上的学问大致可分为四类:

  世俗学问,着重眼前利益。

  儒家学问,着重一生利益,

  道家学问,着重后世利益

  佛家学问,着重永恒利益

  同时,我非常佩服净空法师的智慧,他在阐述佛教时,其用词非常独到新颖,接近现代,通俗易懂。譬如他没有把佛解释的很神秘、很专业,而是说佛是个觉悟的、智慧圆满的人。说佛教不是宗教,而是佛陀对九法界众生至善圆满的教育。法师的这种方便智慧的开示,使许多人听闻后主动亲近佛教,不再有陌生、神秘的感觉。所以法师的法缘非常殊胜。

  我自己私下给老法师的开示后面再加半句:佛教是教育,佛法是科学。

  九,看破红尘

  现在社会,基本上人人都能吃饱穿暖。我常听我父亲说,我爷爷在世的时候我们家虽然是富农也没现在农民吃的好。如果以这种标准来衡量,国内几乎所有人都已经够幸福了,为什么还钩心斗角,自找烦恼呢。我思考到最后终于找到了答案:相互攀比的结果。一个人比另一个人过的更好,这个人就觉得自己幸福些,另一个人就觉得自己不幸,这种幸福观绝对是充满邪恶的、不道德的,自私的。这种所谓的“幸福”其本质就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所以我真的不敢也不愿追求这种幸福。可惜有这么多众生迷恋执着在红尘中。

  这样的社会对于有所追求的我还有什么意思呢,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呢。如果没有佛法,我宁愿立即自杀,我对这种社会已经彻底失望。除了佛法我还能追求什么呢。

  南怀谨先生说的很对,一般人这一生只做两件实事:自我欺骗,欺骗别人。

  可怜红尘颠倒人。

  十,决定行门

  在佛法所有的法门中,如果你不是因为前世因缘而在今生对某一法门特别喜欢的话,那么对这种人来说净土法门实在是最简单、最稳妥、最快速成就的一个法门了。这是在我看了一些禅宗公案,又反复看了净空法师开示,印光法师文钞,藕益大师弥陀要解,莲池大师竹窗随笔,又看了净土圣贤录等等净土著作后自己又思维得出的结论。

  一句佛号就能成就,真认识清楚了,甚至连经都不需要看。一句佛号念的好,就是念阿弥陀佛的法身,念阿弥陀佛法身就是念一切佛、念一切法,就是诵经、就是坐禅,就是学密,就是念咒。为何?阿弥陀佛法身圆满,法法皆容,无所不包。

  还没决定行门的同修,你还在等什么呢?

  十一,信愿往生

  如果信真愿切,行自然做的好,所以净土法门叫信愿往生,说明这两点最重要,这两点做好了,再以行为助力,必然万修万人去。

  如果要救现在社会上的人,除了宣传因果再无更好的方法,如果要救外道的众生,除了弘扬佛法,再无更好的方法,如果要救象我这样不精进的佛弟子(不配),除了自己发愿要紧切,再无更好的方法。若是晃晃悠悠,此生又是空过,一入苦海,万劫沉沦。

  最后以一首偈作为自警:

  人身难得今已经得,佛法难闻今已闻,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待何生度此身?

  感谢阿弥陀佛的大愿
  感谢释迦牟尼佛的说法
  感谢净空法师的引导
  感谢父母给我人身

  我的发愿文:

  愿以此功德,
  回向极乐国,
  往生成正觉,
  示现菩萨身,
  救拔众生苦,
  如同观世音,
  六道空无众,
  我愿乃穷尽。

  南无阿弥陀佛!

标签:学佛|入佛
没有相关内容

欢迎投稿:307187592@qq.com news@fjdh.com


QQ:437786417 307187592           在线投稿

------------------------------ 权 益 申 明 -----------------------------
1.所有在佛教导航转载的第三方来源稿件,均符合国家相关法律/政策、各级佛教主管部门规定以及和谐社会公序良俗,除了注明其来源和原始作者外,佛教导航会高度重视和尊重其原始来源的知识产权和著作权诉求。但是,佛教导航不对其关键事实的真实性负责,读者如有疑问请自行核实。另外,佛教导航对其观点的正确性持有审慎和保留态度,同时欢迎读者对第三方来源稿件的观点正确性提出批评;
2.佛教导航欢迎广大读者踊跃投稿,佛教导航将优先发布高质量的稿件,如果有必要,在不破坏关键事实和中心思想的前提下,佛教导航将会对原始稿件做适当润色和修饰,并主动联系作者确认修改稿后,才会正式发布。如果作者希望披露自己的联系方式和个人简单背景资料,佛教导航会尽量满足您的需求;
3.文章来源注明“佛教导航”的文章,为本站编辑组原创文章,其版权归佛教导航所有。欢迎非营利性电子刊物、网站转载,但须清楚注明来源“佛教导航”或作者“佛教导航”。
佛教导航@1999- 2011 Fjdh.com 沪ICP备05002419号

办公地址:北京昌平区望都新地三单元501室 办公电话:010-81754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