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佛教导航>> 佛教文库>> 学佛基础>> 入佛因缘>>正文内容

启航

       

发布时间:2006年05月20日
来源:摘自《智海浪花——一百二十五位知识分子的学佛历程》   作者:索达吉堪布 编著
人关注  打印  转发  投稿

索达吉堪布

  明礼来自珠江三角洲一个发达的沿海城市,曾毕业于国际著名的航海界高等学府——大连海运学院。他到佛学院的时间并不长,总见他在胸前挂个“止语”牌,不与人说话。坐在那里默默地看书念咒,便是他留给人的最深印象。去年学院开金刚娱乐法会演节目期间,大家一致推选他扮演达磨祖师。等他一出场,立刻全场轰动,掌声四起,由此,你也许能想象得出他的相貌特征了吧。

  下面就让我们来看一下明礼的“启航”,看看他在人生的航道中是如何开启佛法航船的吧。


【明礼自述】

  我出生于广东省一个普通的干部家庭。从小学到中学,我都一直在努力地读书,同时也很听父母及老师的话。在那时所学的所有科目当中,我对古文算是情有独钟。记得上初中时读到范仲淹的名作《岳阳楼记》,其忧国忧民的情怀曾深深地打动了我的心,文中“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堂之上,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几句话,至今还字字作响,声震耳边。也许从这一点看来,我还算是有大乘种姓的心志吧。有一阵子,由于学习太过努力、紧张的原故,导致我一度得上了神经衰弱,后来通过静坐方才把这种病患消除。那时我便对气功中的调心调息法门很感兴趣,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练出点仙味来。有一次,我偶然在一本气功书上见到“佛”这个字,当时就倍感亲切,对佛充满了向往。对仙佛的憧憬也许是我少年志向的萌发吧,但由于没有条件向这方面发展,这种志向仅是在心里闪了一下便被生活的进程熄灭了。

  八四年我参加了高考,成绩还不错。在填报志愿时,就听说有某个佛学院招生。当时我就很希望能进佛学院读书,尽管对佛学连点皮毛的认识也没有。可惜那时因没有善知识引导,这个理想也就只能夭折了。出于对大海的好奇,我就最终报考了大连海运学院航海系,并顺利地被录取。

  大连是个美丽的海滨城市,当我第一次站在海岸边,望着蓝蓝的海水时,心里有说不出的惬意与舒畅。想到自己所学的专业,想到自己将与大海为伴,徜徉于蓝天碧水之间,就更使我对生活充满了美好的幻想。可现实生活并不像单纯的想法那样简单美好,等大学四年下来,我的想法便全都改变了。

  我所学的专业对人的素质要求很高,为了应付未来海上的特殊环境,本专业只招收男生,而且纪律很严。每天晚上统一熄灯睡觉,早上天未亮就要起床军训。被子要叠得四四方方,卫生要打扫得干干净净……这些我倒能适应,可时间一长,我就感到有些迷茫了。记得在校期间,我有两次上船实习的机会。初上船时,天南地北的港口到处跑,整天乐颠颠的,等新鲜感一过,就生起厌烦心了。你想,每天只能在狭长的驾驶台上工作,平时也只能在几十米长的甲板上踱步。向上看是苍茫的天穹,向下看是无边的大海。晚上休息时,只能躺在狭窄的房间里那张狭窄的床上,连翻个身都十分困难。身下是一层厚厚的全金属外壳,你根本嗅不到陆地的泥土气息,难怪有些船员说船上生活无异于坐水牢。为了打发时间,减少寂寞无聊带来的痛苦,船员们经常聚在一起下棋、打扑克,甚至喝酒、赌博。尤其当我们航行在大海上时,经常都能看到大量的垃圾、泄露的原油、废弃的核废料等统统被倒入大海的情景。有一阵子,我甚至有些杞人忧天似地担心:原来我整日航行在一片藏污纳垢、甚至危机四伏的水波之上啊。想到自己未来也将要在海上过这种生活,我心里就感到很失意。最初对大海那种美好的梦想,此时也像肥皂泡一样破灭了。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开始重新审视自己,重新思考自己的人生方向。

  上大学及实习期间,还不断听说外面有海难事件发生,船员的人身安全经常受到威胁。比如广州海运局的一艘从罗马尼亚接回国的新船,就在途中沉没,导致很多人丧生。当时我心中就有许多疑问:为什么现代航海技术这么发达,有先进的卫星导航、雷达避碰、海上通讯、电罗经导航等先进设备,但在台风等自然灾害面前,人还是那么的无能为力呢?尤其是相对于古代而言,现代海难事故更是有增无减。当年郑和率领庞大的船队七下西洋,完成人类航海史上一次伟大的远征,也没听说他使用了什么“雷达”等玩意儿呀!现代科技为什么驯服不了动不动就会给我们人类一点颜色看看的海龙王呢?这个疑问又勾起了我对古人智慧的向往,我想,今后一定要好好地研究研究古代文化,或许在古人那里,能给我的人生航向带来什么新的启示吧!

  就这样,伴随着困惑与希望,我度过了四年的大学生活。毕业后,虽然在海上的工作待遇是很高的,且可以经常出国,但由于我对海员那种海上苦闷、陆上寻欢作乐的生活已不感兴趣,于是我放弃了在海上度过一生的原计划,又上陆回到了家乡,在日本西铁城下属的一家合资公司当上了科长。日本人对我还算信任,月薪一千港币在当时已算相当丰厚的薪水。工作之余,几乎每个星期都有一天要到高级宾馆去开开洋荤。尽管谈不上夜夜笙歌,但也着实让从前的同学羡慕不已。我自己也觉得,上岸的选择是正确的,美好的生活前景将在我面前全面铺开。可是过了一阵子,我对自己的生活又感到不满意了。工作的成就感并未使我产生快乐与得到安慰;灯红酒绿的生活也未能使我感到满足。常常在静夜里,往昔在船上感受到的那种精神的空虚与寂寞又溜进了我的心间。那时我常常在想,人生到底应有一个怎样的活法呢?

  就在这个时候,我开始接触成人教育专家卡耐基的书,他告诉我要知足常乐。我也不知道我的苦恼是不是由于我的不知足、想得太多造成的。也许是,也许不是,但在我朦胧的心态中,总觉得生命还应该有另外的更深刻的内涵,只是我现在还捕捉不到这种内涵到底是什么。后来,我又试图从心理学中寻找思路与答案。通过对西方心理学论著的学习,我发现人的精神世界确实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大课题。为什么人有那么多的烦恼与病态,这都跟心识隐秘的流行活动有关。心理学的分析研究方法对我认识自心起到了一定的帮助,但同时也勾起了我更多的疑惑,如心与物的关系到底如何等等。在后来的日子里,虽然我探寻人生真义的愿望依然潜伏在心里,但由于没有佛法的接引,内心时常处于迷乱当中。欲望的冲动与对名利的希求使我曾走了一段弯路,有一段时间,财色名利成了我追求的目标。但每每在酒楼、舞厅逢场作戏之后,内心却更感苦闷与寂寞。在彷徨与无奈中,我不知道自己的人生航船将驶向何方。

  随波逐流的生活已使我感到厌倦,工作又提不起我的兴趣,每日喧扰的生活与心灵的苦闷更使我渴望了知生命的实义。为了追求更高层次的精神生活,我决定辞职。放弃工作之后,很多人都为我感到惋惜,认为我将那么好的工作条件、美好的发展前途舍弃真是不可理喻。但我想:钱再多,物质再丰富,也不能让一个人获得真正的幸福与安宁。走!寻师访道去,不与俗人论。背起简单的行囊,我就这样开始了我的探索之旅。修禅定、学太极、访名家,在这样的探究中度过了四年时光之后,最后我终于走进了佛门。

  当我第一次走进云门山大觉禅寺的佛殿中后,那气度雄浑的庄严佛像和曲径通幽的清凉禅堂,突然就引发了我少年时的那种对佛的亲切感,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不觉从心里油然而生。当时我就在想,这佛法会不会就是我要寻找的最终归宿呢?是否我心灵的依托原来就在这里?为了验证这种想法,我就在庙里住了下来,开始了我的学佛生涯。晨钟暮鼓的禅林生活是很有节奏与规律的,祖师大德们制定的丛林规矩给修行人提供了极大的修心方便。置身于这远离喧嚣的人间净土中,我近似贪婪地吸吮着佛法的甘露。渐渐地,佛陀的大悲与智慧开启了我暗蔽的心扉,原先的许多疑团到这时才第一次云开雾散。

  我终于认识到佛法才是对宇宙人生万象真理的终极揭示,而世间的任何一门学科,都只不过是对世间万象阶段性、暂时性的说明而已。比如以前曾使我受益匪浅的心理学,专以研究人的心意为主,但它的研究范畴连佛法中的第六意识及与其相应的心所都未能超出,而且其模糊性及不确定性的研究分析方法,并不能给人带来根本有效的调心策略。但佛法却并非如此——它完全是佛陀在自证现量境界中对宇宙规律的如实解说,是无谬的、无漏的。佛法是超越了相对与绝对,而又不离二者的实相境界。谁人若体证了佛法,谁就是真理的化身,谁就能获得彻底的人性大解放。

  心中的乌云散去了,无绪的思想明确了,多年来散乱无依的心今天终于有了依靠。后来在虚云老和尚的一位亲传弟子的慈悲摄受下,我皈依了三宝,并发心出家。举行仪式的那一天,师父慈悲地开示说:“你要一生出家,永不退转地修行。在广闻博学的同时,还要注意一定要一门深入、一心修道。”师父的话,我将永远铭记心中。想到自己多年来在世海波涛中沉浮挣扎,但却始终找不到心灵栖息的港湾,直到今天,方才搭上佛法这条妙宝大船,驶离人生的苦海,趋向解脱安乐的彼岸,这能不令我振奋,能不令我努力向前吗?

  九九年为了更进一步深入学习佛法,我又来到了色达喇荣佛学院。在上师的大悲加持下,我对佛法的认识又有了质的飞跃。两年的时间过去之后,如今我对未来的修行计划已有了明确的认识,我将依上师三宝的教诲,为实证大圆满的觉性而精进修持。

  出家好几年后,有一次我回乡探望父母。以前的同学见到我之后纷纷向我打探:是不是走投无路才想到出家的呢?对这样的误解,我早已司空见惯。这世上有那么多真正走投无路的人,可有几个会因此而真的出家呢?这世上又有那么多行正智高的卓绝之士,有几人又心甘情愿在碌碌人世浊流中了此一生呢?对世人的浅薄与愚昧,我不禁心生悲悯、感叹不已。遥望茫茫原野,我在心中默默祈祷:

  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愿我速开智慧眼;
  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愿我速度一切众……


【索达吉堪布】

  亲爱的读者朋友们,读罢明礼的故事,你有什么感想呢?明礼不安于平凡的生活,他愿放下厚利去追寻生命的真实意义,没有一定的勇气是很难做到这一点的。愿明礼的学佛因缘能带给你一些启示。

  最后有几句前人的话,送给明礼也送给读者诸君共勉:

  不求大道出迷途,纵富贤才岂丈夫。
  百岁光阴石火燃,一生身如水泡浮。
  此财抛下非君有,罪业将形难自欺。
  试问堆金成山岳,买得无常不来乎?

标签:学佛|入佛
没有相关内容

欢迎投稿:307187592@qq.com news@fjdh.com


QQ:437786417 307187592           在线投稿

------------------------------ 权 益 申 明 -----------------------------
1.所有在佛教导航转载的第三方来源稿件,均符合国家相关法律/政策、各级佛教主管部门规定以及和谐社会公序良俗,除了注明其来源和原始作者外,佛教导航会高度重视和尊重其原始来源的知识产权和著作权诉求。但是,佛教导航不对其关键事实的真实性负责,读者如有疑问请自行核实。另外,佛教导航对其观点的正确性持有审慎和保留态度,同时欢迎读者对第三方来源稿件的观点正确性提出批评;
2.佛教导航欢迎广大读者踊跃投稿,佛教导航将优先发布高质量的稿件,如果有必要,在不破坏关键事实和中心思想的前提下,佛教导航将会对原始稿件做适当润色和修饰,并主动联系作者确认修改稿后,才会正式发布。如果作者希望披露自己的联系方式和个人简单背景资料,佛教导航会尽量满足您的需求;
3.文章来源注明“佛教导航”的文章,为本站编辑组原创文章,其版权归佛教导航所有。欢迎非营利性电子刊物、网站转载,但须清楚注明来源“佛教导航”或作者“佛教导航”。
上一篇:富贵学佛
下一篇:一位博士生的心声
佛教导航@1999- 2011 Fjdh.com 沪ICP备05002419号

办公地址:北京昌平区望都新地三单元501室 办公电话:010-81754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