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佛教导航>> 五明研究>> 内明>> 综论>>正文内容

宽见法师:天地斋随记

       

发布时间:2013年10月11日
来源:   作者:宽见法师
人关注  打印  转发  投稿

宽见法师:天地斋随记

 

  天地斋随记(2007年8月6日)--广德印象(一)

  释宽见

  广德,皖东南边陲小城,皖、苏、浙三省交界之地,交通便利,距沪、杭、宁等大城市不远,经济虽不发达却正在起飞,乃全国十大竹乡之一。

  广德佛教曾有辉煌过去,当代则近乎佛法沙漠也。近年方陆续恢复开放五座寺院,灵山寺乃其中之一也。吾去年愧任广德佛教会会长,然徒有其名耳。

  此地民风温和委婉,与北人大不同也。其民尚吃善烹饪,收入不高消费不低,物价且甚于京沪者也。其地青年多忙于经济,老者多忙于家庭,然往往误解佛教,信佛者亦多遮掩、羞为人知。信众以年老、女性、少文化者为多,人闻我大学毕业出家、读佛学院至硕士毕业而由京来此者,甚以为奇。或劝之信佛,多曰事忙无暇或恐人笑也。近来此况渐有改观,然仍须多假时日以化之。

  宽见于广德灵山天地茅蓬

  2007年8月6日

  天地斋随记(2007年8月7日)——广德印象(二)

  释宽见

  吾居灵山,还属广德之偏地,距县城尚有数十里山路。两年前吾初来时,路况甚差,每逢大雨雪即泥泞路塞。因灵山寺重建,政府去年特将“村村通”公路规划至寺前,惠及数千山民。而今公路即将完工,交通大有改善焉。

  吾虽任广德佛协会长,然广德在建几所新寺院中,以灵山寺规模为小、资金为少,而吾亦不以为意,亦不以化缘为能事。寺院香火稀少,或劝设签以应时人抽签之需,且有助寺院经济。吾对曰:吾为修道,非为盖屋,灵山寺一切以如法修持为期,永不设签,且不鼓励烧高香、黄裱。经济多少,各有因缘,且莫羡人。灵山清静,虽仅佛殿一座、临时寮房五间,然亦可谓豪华茅蓬也。歌曰:

  结茅葫芦下,悠然吃南瓜,

  往来有白丁,谈笑少鸿儒。

  漫步过竹海,晚风习习凉,

  食纯天然绿,呼吸大自然。

  亦一境也。

  吾所居处,近天近地,故号天地斋。寺院自种菜蔬,其味甘美,城市所无,吾尤喜丝瓜、包谷,其香清新,叹未曾有。最近菜蔬成熟旺季,食之不及,徒呼奈何。

  广德佛法不兴,亦不繁华,吾从京来此,人多不解。然吾自谓,佛法兴旺之地,不乏人去,何少吾一人?佛法荒芜之地,去之人寡,许多我一人。

  宽见2007年8月7日于广德灵山天地斋

  天地斋随记(2007.08.12)——狮乳泉

  释宽见

  灵山寺饮水工程已进行几天了。

  以前,寺里一直是吃山沟引下的水,水质不好。自从两年多以前我来到灵山寺至今,饮水问题已提出过多次。由于我长期在外不常回寺,而灵山寺挖水井要跟当地农民打交道,涉及土地、人事等多方繁琐事宜,我不出面难以协调,因此问题始终未能解决,而其过在我。这一次我下了决心定要彻底解决灵山寺饮水问题,让所有来灵山寺的人都能吃上清甜的山泉水。

  饮水工程是这样打算的:与灵山西南接壤之山,形如狮子咆哮向天,当地人称之为啸天狮子山。山腰有个一指粗的泉眼,其水味甚甘美,位置比灵山净高七八十米。多方征求当地人的建议后,我们计划用石头圈泉作井,石间以水泥钩缝,外捶黄泥垒实。井之长宽深皆一米。井之下方数十米处,再以钢筋、水泥浇灌作一可储七、八吨水之蓄水池,井与池、池与寺之间用塑管连接,然后分接到寺内各处。

  此事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实为不易,所需之物多须人力肩挑背扛上去,挖井、池、管槽时,会遇到石头挖不下去,便得绕行。且泉眼、水池、管槽所在或经过之地,均是各个农民的承包地,而有些农民觉悟不高,我们必得说服他们同意。如是等等琐碎事项必须在短短十天内解决,因为我的时间实在拖不起,这对我这样一个经验、经费均不足之笨人可并非易事。

  饮水工程所在地附近的信众稀少,且时下正值农忙,前两天七、八个居士来寺院帮忙也实在干不及,今天花钱又请到八、九个壮劳力,因此干活进度快了不少,作蓄水池的材料和工具已运上去一半了。

  值得一提的是,现在正是秋老虎施威、天气本该炎热的时节,而菩萨加持,今天一直是阴天,气候凉爽,是干体力活的人最喜欢的天气,只有中午休息时下了一场雨,这令这些本来不信佛的人们都啧啧称奇,心中多了几分敬畏。

  另外,泉水的名字我也想好了,就叫狮乳泉吧!

  宽见于广德灵山寺天地斋

  2007年8月12日夜

  天地斋随记(2007.08.13)——意外

  释宽见

  这几天一直在灵山寺忙水井的事,然而大前天(10号)突然接到一个意外消息。 父亲得极严重的半身不遂已经五年多了,由于佛力的加持和我母亲的悉心照顾,尽管仍不能生活自理,但他恢复得实在不错,甚至连孤僻的性格都变得幽默起来,并且因为这个原因还间接度化了他们周围不少人跟我学佛。然而10号,平时极少主动打电话的母亲突然给我打来一个电话,说:“因为我的疏忽,你爸跌了一跤,头”嘭“地撞在水泥地板上,后来去医院检查,说没伤着骨头,但你爸总说关节很痛,这都是我的错……”

  我听母亲讲完经过,告诉她:“首先,这不是您的错,您照顾我爸细致入微有目共睹,我爸不是说您就是观音菩萨嘛。我爸摔这一跤,那是他自己的因果,与您无关,而且因为你们平时信佛念佛的缘故,跌这一跤把业障消了,可以说这是菩萨的加持,摔一跤免大难啊,您看我爸头上那么大个包不是抹点药水很快就消了吗?其二,我爸以前不是总说左侧身体麻木吗?现在他痛的感觉增加了,说明神经更敏锐了,这一跤对他的病可能还是好事呢!”母亲听了我的话,心情放松了。昨天,母亲又打来电话,说我父亲用药后好多了,轻松多了,叫我不要担心。

  我决定等水井做完了,就回广东看看父母。

  宽见于广德灵山天地斋

  2007年8月13日

  天地斋随记(2007年)8月8日——问

  释宽见

  日出日落,亘古不改,

  人生百岁,白驹过隙。

  吾居灵山,静观云舞,

  何为恼乱,与风争雄?

  释迦世尊,遗教千年,

  稀有正法,万劫难逢。

  吾辈何幸,得人身宝,

  欲将此生,作么筹量?

  宽见2007年8月8日于广德灵山天地斋

  天地斋随记(2007年8月27日)——自恣

  释宽见

  七月十五,盂兰盆节,僧自恣日,我今反省:

  我能常生慈悲心否?不能。我脾气甚大,常令他人难以忍受,虽然发心利他,岂知和风暖雨,一样沁人心脾?

  我能谦和安忍否?不能。我习性傲慢而乏耐心,常拒人千里或使人避之三舍。虽有尘许长处,岂知真正大能,视众皆吾师,常作诸佛想,安忍如大地,其德似汪洋。

  我能放下面子、虚心好学否?不能。我常为脸皮挣扎,并因此错过了许多善知识。我常摆出一副教育人的架势,虽然意欲弘法,岂知善教育者,不假造作,纯乎自然,因势利导,水到渠成……

  恣无止,笔且住。

  愿今吉祥日,

  使我发惭愧,

  普令众生喜,

  皆著如来衣。

  宽见2007年8月27日于广德灵山天地斋

  天地斋随记(2007年8月25日)——大殿油漆彩画

  释宽见

  饮水工程已告一段落,然因蓄水池水位太高、水压太大,时有水管接口处被水冲开。于是关闭阀门,焊接水管接口,并用铁丝扎紧,再浇水泥以牢固之。如是数返,始知其原来如此,亦一趣也。

  继而,按照原计划,经多方努力,由弟子筹集资金,本年度灵山寺重头戏——大殿油漆彩画工程终于启动。8月23日接四位漆匠师傅上灵山,他们来自北京,也是数月前我在京偶然遇上他们的老板——一位六十岁左右、佛缘颇深的汪姓女士,觉其为人不错,且有丰富油漆彩画经验,遂成就其派员工来灵山之因缘。

  大殿油漆彩画须作许多准备工作,除安排人员吃住外,各种材料亦须筹备,如准备搭脚手架所用之竹竿和跳板等,且更有许多材料须从北京远途运来。在山上,筹备工作无论难度还是经济代价,均比在城里大了许多。我们两个月前就开始为此筹备,有些至今尚未准备好。

  漆匠师傅将在灵山工作两三个月,我计划在他们来后,花一两周时间把事情基本安排理顺,便去广东。

  宽见2007年8月25日于广德灵山天地斋

  天地斋随记(2007年9月4日)——生与死

  释宽见

  昨日上午回广德县城,不曾想,深夜见证生与死。

  从北京发来的货昨天下午到达广德,碰巧我们找的货车司机家人生病,本准备第二天(也就是今天)才下山提货的,而为保证大殿油漆不断货,我还是决定当天就让两个漆匠师傅下山提货。货装车后,我让漆匠小汪和我一起留在广德县城佛协住处,预备过一夜后第二天(即今天)在城里看看当地有没有合适的油漆(从北京运来太贵)。

  晚上,小汪早早睡了,我一直在看书,十一点多他上厕所我没在意。过了半个多小时,我忽然听见他微弱的声音:“师父”!我抬头一看,他脸色煞白,手扶着门:“我头晕。”我连忙把他扶到椅子上坐下,他满头虚汗,两眼茫然也不说话,一摸头是冰凉的,我赶紧弄了盆热水给他抹头,他这才又无力地说:“我又吐又泄,刚才没知觉了……我又要吐了。”他说着就一低头,“哇”地吐了一地,我一看,是咖啡色糊状液体。他又茫然地说:“我下午没吃这东西啊。”说罢,随即又失去了知觉。我站在他身边,想打120,可是电话没在手边,怕他出危险又腾不出手去打电话,于是又以最快速度打了盆热水继续给他抹头,然后给他按摩头部并持诵六字真言,稍顷,他又略微恢复了知觉,这时我赶紧冲到一边,拿起座机拨打120。十几分钟后急救车到了,人命关天,我带上手机还有几天前刚从银行取出的几千元,随急救车把小汪送到了县人民医院。

  到了医院,小汪被安排到急诊室,医生判断他消化道出血,认为很有危险,给他下了病危通知单。他没有亲人在场,于是我签了字。凌晨快两点时,他在输液过程中又吐了半盆,这次的呕吐物更浓更黑,不过他吐后却感觉到轻松些了。医生担心他失血过多,又安排给他输血600CC。输血后,他气色好看多了,我跟他开玩笑说:“这下你可以放心吐了。”他也笑了起来。

  到早上五点半,我交的押金也用得差不多了,这时我才打电话到山上,安排另一个漆匠下山来陪他。

  两个多小时后,我从医院被换了下来。生命至上,昨晚至凌晨经历的一切,又一次让我领略什么叫无常迅速。今晚还将有一位白血病晚期扩散、年仅18岁的女孩要来见我,人生歧路,重大抉择,生与死,只差毫厘!

  宽见于广德县城佛教协会

  2007年9月4日

----------------------------------------------------------------------------------------------------------------

更多宽见法师佛学内容

-----------------------------------------------------------------------------------------------------------------

欢迎投稿:307187592@qq.com news@fjdh.com


QQ:437786417 307187592           在线投稿

------------------------------ 权 益 申 明 -----------------------------
1.所有在佛教导航转载的第三方来源稿件,均符合国家相关法律/政策、各级佛教主管部门规定以及和谐社会公序良俗,除了注明其来源和原始作者外,佛教导航会高度重视和尊重其原始来源的知识产权和著作权诉求。但是,佛教导航不对其关键事实的真实性负责,读者如有疑问请自行核实。另外,佛教导航对其观点的正确性持有审慎和保留态度,同时欢迎读者对第三方来源稿件的观点正确性提出批评;
2.佛教导航欢迎广大读者踊跃投稿,佛教导航将优先发布高质量的稿件,如果有必要,在不破坏关键事实和中心思想的前提下,佛教导航将会对原始稿件做适当润色和修饰,并主动联系作者确认修改稿后,才会正式发布。如果作者希望披露自己的联系方式和个人简单背景资料,佛教导航会尽量满足您的需求;
3.文章来源注明“佛教导航”的文章,为本站编辑组原创文章,其版权归佛教导航所有。欢迎非营利性电子刊物、网站转载,但须清楚注明来源“佛教导航”或作者“佛教导航”。
佛教导航@1999- 2011 Fjdh.com 苏ICP备1204078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