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佛教导航>> 佛教文库>> 藏传佛教>> 大德开示>>正文内容

从信心可以推出一个人的智慧【晋美彭措法王】

       

发布时间:2017年01月18日
来源:持明讲堂 2017-01-18   作者:晋美彭措法王
人关注  打印  转发  投稿

  对上师和密法不予与重视,对上师不报恩,经常扰乱上师的心,以及不如法修持的这种人,所有的护法神,尤其是以密主佛母为主的这些护法神都会舍弃和呵斥他,并且会经常给他制造违缘,使他所做的事情不吉祥,尤其是他的身体会得各种各样的疾病等等。

  父续的护法神主要是滚波护法神,象闻解脱经当中玛楞霍怙主则非常重要。而大圆满当中所有护法神的根本就是密主佛母,若宁玛派当中有人对上师和大圆满不恭敬,那护法神就经常会是惩罚制裁他,此外,还有众多的愤怒事业本尊,比如象十八位大自在尊、三十位猛尊,也会经常对这些人造违缘或者是惩罚,他们一切所作所为都不吉祥,今生和来世会遭受大量的痛苦。

  对上师没有任何虚伪,非常恭敬地报恩德的这种人,比如我们每个人的能力虽然有限,但只要在上师面前不要虚伪,尽心尽力地报答上师恩德,即使今生不能报答,发愿乃至生生世世对上师报恩德,这样不管是自己修行还是供养等各方面尽心尽力地如此发心的人,那所有的本尊和空行、护法神就会象母亲对自己的儿子那样慈爱保护的,自己的修证也不会唐捐,功德和验相会越来越增上。

  无论我们修任何一个法,首先要对上师祈祷,然后再继续修持,这是我们宁玛巴普遍的传统。因此千万不能忘记自己的上师,若能经常这样行持,那将来的将来也就会越来越吉祥和圆满。比如象有些密宗论典当中讲,在将来的七世会越来越增上吉祥,经常对上师恭敬和依教奉行的这种人,最终肯定会取得成就。

  以前那若巴的弟子玛尔巴译师在准备接受灌顶时,胜乐金刚坛城的所有本尊都显现在虚空当中,这时候那若巴问弟子:“现在胜乐金刚的本尊都显现了,你今天是在上师面前求受灌顶还是在本尊面前求此灌顶?”当时玛尔巴译师就想,我在上师面前已经得受过无数次的灌顶和教言,而今天能面见到本尊的机会又是非常难得,于是他说我愿在本尊面前灌顶,但结果所有的本尊都化光融入到上师的心间。后来玛尔巴想,我说的话不对,这会不会导致缘起破坏了呢?上师就告诉他,刚才你不愿意在上师面前求灌顶,这个缘起表明你的家族无法将佛法继承下去,但另一方面你每次修本尊的时候,却经常是把上师和本尊观为无二无别,这表明你的佛法会通过弟子广为弘扬。玛尔巴说:“我有七个儿子,能不能把这个缘起恢复呢?”上师说:“无论你有七个儿子,哪怕是有十四个儿子也派不上用场,这个缘起不能恢复了。”以后,玛尔巴的弟子米拉日巴观察弟子的梦兆时,达波仁波切梦见从一个老鹰窝里飞出了无数的小老鹰,米拉日巴授记这是玛尔巴的佛法将大力弘扬的征兆。

  以前,莲花生的弟子金刚降魔不敢请求莲花生大师给他灌顶,他就想在空行母意喜措嘉面前得到灌顶,于是他在一只乌鸦的颈上捎上一张纸条,请求空行母赐给他金刚橛的灌顶,但空行母把乌鸦颈上的信看后并没有给他回音。后来就有十二尊护法神显现在金刚降魔的面前,但他没有向他们求受灌顶,再后来金刚橛亲自显现时,他也没有祈求灌顶,他说,我最好在莲花生大师前得受灌顶。在中午,莲花生大师就亲自显现在空行母的面前,说是初十的时候让金刚降魔来,我可以给他灌顶。所以对上师必须要尊重,上师比本尊还重要。

  即使把教言给他传讲了,但是仍不会对上师报恩的这种愚笨的人,实际上就是教言的盗贼。有智慧的人,即使对世间上并不重要的一些教言的上师,他也是非常恭敬,更何况对传授甚深密法教言的上师呢!作为一个智者,对净土教言他也会恭敬,更何况得到密宗的法还不恭敬呢?

  (还有一些人,他会说:“这些教言有什么保密的,人人都可以讲,拉萨在讲,汉地也在讲,这个教言没有什么可保密。不管保密还是不保密,我都能知道它的密意。”类似这样胡说八道的人还不少。比如我认为,本来释迦牟尼佛所传讲的八万四千法门的精华归纳就是大圆满密法,但有些愚人会这么说:“大圆满很好懂,这里没有什么不懂的,我都可以给许多人讲述,即使在十万个眷属面前讲也是没有一点问题。”看到这种人真可怜!他们也经常毁谤上师和教言,这就是真正佛法的盗贼。)

  泄露秘密的界限大家也应该清楚,荣素班智达有关密宗誓言方面的论典对此问题讲述得比较广。有些愚笨的人不知道泄露秘密的过患,他经常把窍诀摆在口头上给众人宣扬,这种人就不是真正的法器,是一种劣器。比如狮子的奶是不能盛在象铁或铜所制成的劣器中,否则它会全部泄漏,同样,对这些恶劣的人也不能传授甚深的密法,否则他不但得不到成就反而毁坏了自己。

  窍诀的价值就在于能将自己所希求的结果在尽快的时间内获得,如果自己能精进修持,那仅仅是依靠一个教言或窍诀,也能得到成就。因此即使以世界上所有的财产也无法衡量它的价值,虽然整个大地上已经铺满了黄金,但是也不能比上甚深教言哪怕是一分的价值。一个如意宝也只能解决自己的饮食和生活问题,密法的教诫真的比如意宝还宝贵难得。

  一般在印度,欲得到一些普通的婆罗门的教言,如果没有供养,也是得不到的。所以按以前印度的规矩,若是没有黄金,根本求不到法,从藏地来说,以前的国王赤松德赞等也向菩提萨埵和布玛目扎等这些高僧大德供养了大量纯金。

  而现在一些愚劣的人,没有点滴供养,但却想乞求甚深的教言,如果我给这种人传授了教言,那他自己也不会去珍惜和重视,这样对他也没有什么利益。虽然上师不一定需要这些财产,但从供养发心等方面,上师可以观察了知一个弟子的信心大小。

  以前阿底峡尊者来藏地弘法的时候,诸弟子们也是对尊者供养了牛和马等许多贵重物品,当时藏人的邪见比较严重,他们都认为是阿底峡尊者的贪心特别大。有一天,阿日地方的一位姑娘看见阿底峡尊者,生起了信心,于是就将自己身上所佩戴的金银财宝都供养了,但这个姑娘回家以后,她的丈夫为这件事狠狠地打骂她,结果她就跳河了。当时很多人就诽谤阿底峡尊者说:“你看阿底峡的贪心有多大,那个女人也是为了供养阿底峡而死去了。”后来仲敦巴问阿底峡尊者:“您为什么要接受她的供养?”阿底峡尊者说:“因为我接受了她的供养,不久的将来她就会变成我的一个弟子,她也能再见到我的。”后来在阿底峡尊者还没有圆寂的时候,这位姑娘就转世成为了仲敦巴的一位大弟子。所以有些高僧大德接受供养也是具有很多外内密的意义。

  有些人诽谤甚深的论典,说是它的意义没有什么不好懂,修起来也没有什么,然后自己在行动上也不会去作丝毫的努力和修持。象这种愚人,对甚深的教言一点都不珍惜,对此也不会产生稀有难得之心,他们觉得这些都极容易得到。而具有智慧的人,在得到教言后就作认真的修持,当自己的智慧越来越增上时,对上师也会油然生起强烈的信心和恭敬心,并且也不断地生起想对上师报答恩德之心。有些人好象今天对上师特别恭敬很想报答恩德,但过了一段时间就将自己的信心退失了。所以你们应反观自己的相续,看看自己对上师是否具特别的虔信恭敬,然后对教言是否抱有一个稀有难得非常珍爱的心情。

  当一个人依靠上师的教言真正获得了一些证悟时,他的信心和恭敬心就会越来越增上;反之,这个弟子的相续中若没有得到上师的智慧,那他的信心就好象是越来越退失,所以从信心可以推出一个人的智慧。

  (比如我自己认为是在十五岁时依靠《直指心性》证悟了大圆满,但我当时对上师和佛法的信心和现在相比较,则有天渊之别。我现在的信心非常猛烈,我经常这么想,要想摆脱轮回和今生的各种痛苦,只有上师和大圆满法才能救护我,自己有如此信心,这可能是因为现在人老了,我执太重的缘故。

  其实在依止上师的过程中,要想让上师欢喜,也不一定要供养财物。比如昨天我平时传法用的录音机坏了,今天有个喇嘛就给我拿来了一个,现在我确确实实生起了无比的欢喜。此录音机是这个喇嘛以前到汉地去的时候买的,他对它特别执著,好象一天都没有用过,但今天我传法时却很需要他的这个录音机。所以对上师不一定要供养财产,有时上师是否生欢喜心与弟子的行为有密切的关系,比如今天这个喇嘛若给我供养一斤黄金,我不一定很欢喜,但有时侯与上师的意愿比较相应的一些行为和言词却事关重要。)

  有些人仅是依靠词句而不依靠意义,也不知道甚深教言的价值,虽然已经给他传授过无数的教言,他都不会生起欢喜心,但若是给他一点点低劣的财物,这个弟子却会非常高兴,这就是愚笨的行为。(比如我给大家讲过不少大圆满法,但有些人却对我生不起太大信心和欢喜心,而当我给他一块牛肉或羊肉的话,这个弟子就特别高兴,他会认为我的上师非常好,对我格外关照。)

  就象刚才所讲的,在一块牛肉和大圆满法面前,只选择一块牛肉的这种没有信心的非法器,为什么还要传给他们教言呢?如果没有给他们传法,难道就活不到现在吗?这里意思是讲,对上师一点都不恭敬只喜欢财富的这种人,就不要给他传法,否则就好象把金粉散洒在水里一样非常可惜,这也是一种愚笨的做法。若对上师没有信心,利益弟子的缘起就已经毁坏了。

  (对上师的恭敬不在于外面的行为,而在于内心。如麦彭仁波切有一个叫捏涅俄萨的侍者,马尔康人,本来他是一个愚笨的人,脾气也比较暴躁,有时候好象在上师面前也显得非常无礼,态度极不调柔恭顺。有时上师亲自开许了的弟子,而他却挡在外面说是上师生的病特别严重,不让他们见麦彭仁波切。有时麦彭上师本人也似乎特别害怕这个侍者,比如堪布拥嘎为著作功德藏的讲义来请求教示时,本来麦彭仁波切有许多甚深的关于八个难题的教言正待给堪布拥嘎解说,但那个俄萨来了,麦彭仁波切就很害怕,他赶忙对拥嘎说:“现在你快去吧!你看,俄萨来了,我现在不敢给你讲。”从表面上看来,俄萨好象对上师很不恭敬,但实际上麦彭仁波切把自己相续中的智慧全都传授给他了,比如他的金刚七句祈祷文的讲义当时就是为了喇嘛俄萨而宣说的。后来麦彭上师圆寂的时候对捏涅俄萨说:“你以后遇到困难的时候就去找华木钦哲。”然后对其他人说:“以后他生病的时候,你们一定要关照他!”所以不在于表面上的花言巧语,而在于内心是否对上师真正具有信心、恭敬心和欢喜心。)

  作为弟子,首先如果没有恭敬心,利益的缘起就没有了。第二没有智慧,上师所讲的法的意义就不会明了通达,若是其它法的内容不懂也勉强可以说得过去,但对大圆满教言的意义则必须要有所了解,否则一点智慧都没有,也是极容易误入邪道。第三如果弟子精进不够,则不能获得上师的密意,第四泄露了秘密也是不能成就。

  所以对上师有恭敬心,自己具足智慧和精进,能够保守秘密,也存有利他之心的这些人,在恭敬地依止了上师之后,并获得上师许可的情况下,就按照教言秘密地行持佛法,这时自己哪怕遇到生命危险也绝不违背上师的教言。

  然后为了甚深传承不间断,需要依靠一个方便方法来弘扬佛法。(比如以前桑格王修在77岁时获得成就,后来没有遇到具相的明妃,他就活了一百多岁,当遇到弟子智格迦纳香顿时,就给他传授了佛法,后来就成就了虹身。)所以为了不断传承,自己应该修持并如法地加以弘扬,若是按照上师的教言自己以恭敬心去行持,那最后就象是瓜熟蒂落、水到渠成一样,一切都会自然而然地成就,一切皆会吉祥和圆满。

  有些人经常宣扬窍诀,或是把教言随随便便就传给别人。这种人就象是飞禽损害水果一样,教言的能力将被损坏乃至彻底丧失,以后非但自己不能享用,别人也无法从中获益。

  教言若是人人都知道,那人们对智者就不会恭敬。比如在金洲,黄金的价值就极其微薄普通。若随意宣说教言,则不但听闻的人寥寥无几,而且听者对说者也不会十分恭敬,说者反而需要对听者作赞叹和恭敬。(现在末法时代就是这种现象,好象上师说法,弟子对上师不一定感激,上师反而需要感谢和恭敬弟子。所以如今的众多愚人,根本不懂得珍贵教言的甚深意义和它的价值。)这些口头上随便宣说教言的阿阇黎,以及为私欲想得到教言的一些狡诈弟子,他们真是把教言全部能加以毁坏的根本。

  没有广博智慧的愚者或是闻思修行不究竟的这些人口中的教言,就象是那些贫穷人手中的宝贝一样,他们都同样乐意在别人面前宣扬,非常愿意给别人讲解。比如有些人只知道一个生起次第的修法,可能他就觉得自己懂得已经太多了,然后到处都去给人宣讲。

  这些浅薄的人在稍微得到一些教言的时候,在人前人后非常愿意讲出来,好象给别人传讲的这种心特别地急。对这种人不管怎么压也压不下去,就象在大锅里面煮肺脏时,那个肺脏一直是漂浮在水面,所以这种人的智慧一直是浮在表面上,它是不会被密藏着的。自己得到一点窍诀的时候,马上就要传给别人,这实际上是一种愚笨的做法。

  本来具有法相的这些上师已经舍弃了今世,他们对弟子供养的财富并不一定欢喜,但为了观察弟子的根基和抉择弟子是否是真正的法器,他们需要看看弟子是对上师怎样供养的,又是怎样为上师做事情的,是如何对上师生欢喜心的等等,这些都应该观察。所以如果没有一点供养,最好不要给他传讲窍诀。

  有些弟子在供养上师时,好象连一块银币也舍不得。他把银币拿出来又放进去,又拿出来,心里说这是古代的银币啊,价值特别昂贵,我真是舍不得。对财富特别贪执舍不得的这种人肯定不是优良的法器,因为他对财产执著而对教言不重视,因此不能对他传授甚深的窍诀。若是为了教言供养了贵重的财物或是受了相当的苦行,那将来就会认为此教言自己曾经作出了巨大的努力才得到,以后对这个教言也会珍重爱惜,不会虚耗的。

  (以前我确实没有什么财产,若经常要用财物来供养上师,我就没有这种经济能力。比如我在石渠求学的时候,当时我的财物全部加起来也超不过几百块钱,但我自己把这些财产确实全都供养过上师,后来在拉智仁波切上师面前也是供养过自己的全部财产。所以我个人在上师面前一方面作过财供养,一方面也作了一些修法的供养,这样最后自己也是获得了这些显密教法的窍诀。)

  在自己具有财产的时候,应该观想这些财产实际上就象是闪电一样,不值得以此为依托,它没有什么真实和长久的可靠性,最多也只能解决今生的一些饮食而已。自己的金银财宝也并没有什么好珍惜的,比如我们有时候觉得珊瑚松耳石等这些珠宝珍稀贵重,但这也是人的一种分别念,实际上它们跟一块石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

  为了得到甚深的教言,为了报答传承上师的恩德,供养诸佛菩萨或是供养上师不但应该而且也有巨大的功德,如此自己也会懂得教言的价值,当然在金刚道友面前作会供或是供斋也有相当大的功德。因此教言非常珍贵,我们有智慧的人也应该要知道自己是在哪一位上师面前得到过教言,对于这个教言必须要珍惜,为了它应该可以舍弃自己的一切,这样上师的加持就会融入自己的心间。

  (麦彭仁波切以前住在宗萨时,竹庆单比尼玛前去拜见,返回时,麦彭仁波切送了他相当长一段距离,并在路上把一个教言从自己的衣服里拿出来交给竹庆仁波切。这个教言的内容既是属于麦彭仁波切亲自传给竹庆仁波切的一个教授,也是对他的一个授记。因为竹庆仁波切的见解已逐渐变为黄教观点,他所著的论典,比如一直保密未公开的《大幻化网讲义》的观点就基本上与黄教相同。实际上竹庆仁波切从前依止过黄教的嘉瓦多俄格西,还有竹庆寺院的四大堪布也是修学黄教的。当时麦彭仁波切对竹庆仁波切说:“你不要建立自宗,也不要破斥他宗,一定要持着自己的见解,将来你也会有所证悟,你应修五年,对此给任何人也不要说,一定要保密。”虽然这个教言的文字现在还保存着,但以前竹庆仁波切给任何人都没有传授过,因如此保密,后来他就已经开悟了。)

  对窍诀珍爱保密的人,所有空行也是经常保护和帮助他,这与在法器面前不说法的情况根本不相同,因为这是自己真正爱惜窍诀而作如此保密,护法神对此也会感到高兴。如果一个人能保密,这在密宗是最好的法器,否则到处随便传讲,那就会惹得众多天尊护法神也是愤怒不满。

  如果使上师生起了欢喜心,并如理如法在上师面前接受教言,如此听闻的教言即使再少,那也会使自己获得不可思议的利益。有些人不愿意讲上师的功德,好象在宣扬自己,并且泄露秘密,那这样在他的身上就会产生无穷的过失。

  如果对上师没有一个发自内心的恭敬心和虔诚的信心,那就根本不会得到殊胜教言的利益和功德。必须要把上师看成象自己的心、眼睛以及自己的父母亲那样,如此在上师面前就可以听受窍诀,比如为了密法,在三天三夜可以不吃不喝,能够忍受如此痛苦的人可以成为密法的法器。若对上师具有恭敬心,对佛法怀有珍爱之情,他就一定会精进修持。

  现在大地上的凡夫俗子大多不具足法相,能对之讲说教言、根机合格的人非常少。若对不具法相的人传授了密法,那就犹如将无比庄严的饰品戴在恶狗身上,而恶狗到处流浪着,这就没有什么意义。有些愚笨的人,凭空就将所有的窍诀传给别人,也是同样这个道理。虽然你的慈悲心广大,但也不能随便传讲密法,不然自己也会由此遭报应而死亡。

  如果自己没有获得丝毫暖相,就随便传讲密法,这是狡诈愚笨人的一种行为。一般来说,自己必须有一个理解、证悟,或者就象哑巴吃糖,虽然没办法表达出来,但在心里却非常明白,如是在自己心里必须要有一个领受,如果没有这些,你传讲什么密法呢?比如,中观里面有离一多因、缘起因等各种的推理方法,若自己以这种缘起的推理方法,对中观或者大圆满的本性有了甚深的理解,这也算是一种证悟。如果没有这样的理解,也没有一个领受,随便给别人传授,这是愚笨人的作法。

  就象其它一些论典当中所说,学问或者是通过供养来给与,或者是“学问交换学问”。比如对一般的诗学和医学,如果你给别人传授了一个教言,那别人也应为你传授另一个教言。因此这个教言或者以教言来交换,或者是通过别人的供养赐与,或是对方有恭敬心,也可以传授给他,除此之外,自己哪怕是遇到生命危险也不要把甚深的窍诀传授给别人。萨迦班智达的某些论典对这方面的问题也讲得比较清楚。

  如果我们把教言随便传讲给别人,那众人就根本不会懂得它的价值,为此对教言的珍爱心和对上师的恭敬心也就没有多少了。若要传讲教言,必须具足缘起,一方面上师要有智慧和慈悲心,而另一方面弟子应具法器之相即有恭敬心等,弟子和上师的这些条件全部圆满具足,这就是一个良好的缘起。这样弟子在上师面前听受佛法,对自己、众生和弘扬佛法都会带来利益,就象是纯金发出灿烂的光芒一样。

  如果自己恭敬上师,那别人也会对你尊重,而且对众生也有莫大的利益。不用说无上大圆满方面的胜法,就是学习一般的诗学、戏剧或医学等其它学问,也需要恭敬上师。所以我们一定要观察法器的功德和过患,每一次传讲佛法的时候,一定要观察各方面是否合适。对于比较具有重大意义的教言,不管多多少少,这些教言千万不能传给那些具有狡诈行为和泄密的人。

  若我们没有随便传讲,而别人从其它地方已经知道了这个所保密的教言,那就与己无关,为此自己根本不会受到空行和护法的惩罚。所以自己一定要秘密地修习,不能随便传授教言。比如那若巴有一个妙药,虽然有很多人已经知道了它的道理,但是如果自己照样一边进行保密,一边进行修持,这样就会为自己带来巨大的利益,可是现在有一些人根本就不知道保密的价值。

  (有些教言必须要保密,比如原来我患上心脏病的时候,在色达有一个藏医生给了我一包药,然后要求我在路上千万不要服用,否则可能会在路上睡着。后来我就问了很多人这是什么药,当时一个医生告诉我,以前有一个药叫三七片,当我知道这个以后,好象它的疗效就没有了。在西医也有类似保守秘密增进疗效的情况。因此有时病人不能太过份地询问一些不该问的要保密的事情,若是能按照医生的教言去做,就必定会对自己有益。

  在我们藏药中就有许多属于应保密的药,当病人问起它的药名时,就不能随便讲出来。对于某些药,如果医生和病人都能保密,那此药的效应就会强烈而迅速。今天我就给你们讲一个保密的例子,比如有一个叫做是克意理玛的藏药,它对某些感冒或肠胃病效用良好,但这个药一定要保密,否则它的效果一点都没有。我们的密法也就是同藏药一样的道理。)

  如果对佛教和众生有重大的意义,同时也遇到了一些具有法相的弟子,那这时候即便是没有公开非常甚深的教言,也可以以大悲心毫无吝啬地传授。(比如以前堪布门色尔在世的时候,当时阿穹堪布有一个非常保密的大圆满法就直接传讲给了众多的人,后来我也看到了阿穹堪布所传的那个大圆满教言,实际上它与无垢光尊者所讲的教言基本上是相同的,但当时不少人因这个教言确实受益匪浅。)

  有些密法必须要保密,但若已经上师和本尊开许,如理如法地听受和传讲,那本尊和护法神不但不会制裁,而且他们还会特别高兴和随喜。

  随意地传讲甚深的教言,或者是为了财产把密法卖给别人,或者是因为亲戚朋友而随便地传讲,或者是不观察法器而传授,那这些人就好象把自己的内脏从口中掏出来一样。我们应该明白,所有的财产当中,窍诀的价值最昂贵。对于甚深的教言,即使文字再少,自己也一定要恭敬地祈求,并且也要认真地去修持,这样对自己和对佛法的弘扬都会产生巨大的利益和意义。如此如理如法弘法利生的人,就象大地上的如意树一样,是世间的庄严。

  最后再三地告诫大家,在整个世间即使遍满黄金,但是也根本无法与任何一个教言的价值相比。如今的人对财产极为看重,而对教言不是很重视,没有财产的供养,只是以表面上一些狡诈虚伪的行为而想求得教言。对这种人最好不要传授教言,若是传给他,也不一定有积极的意义,他不但不会报恩德,而且本人也会受到空行的制裁。

  所以非常甚深的这些教言,应该把它们隐藏在自己的心坎深处,无垢光尊者也说:“最深的这些教言,应该藏在自己的心宝当中。”对上师有无比的恭敬心,表里如一,具有清净戒律的人,而且他为了佛法也可以献出自己的生命,对于这些人,如果观察出他是真正的法器,也可以传讲甚深的教言。若不具足这些条件,最好不要传给他们,不然也会失毁誓言。尤其是对于破誓言的这些人,一定不要传甚深的教言,否则这些人的心血也会被空行母和护法神吸干的。因此必须要好好的保密,“卡的”也是闭口的意思。萨玛雅!印!印!印!

  此次传法我都全部详详细细地作了解释,希望你们不要说还想在我面前听一个其它更深一点的法,这就是最深的一个教言。即使三大传承上师住在这里,或者麦彭仁波切亲自来为我们传法,我想除此之外可能也是没什么可说的了。你们有智慧的人也应该认真地观察,他对我们讲的真是特别深,所以希望大家以后能将这些教言好好地记在心间。

  摘自:如意宝晋美彭措讲授的(保密窍决二)

  

没有相关内容

欢迎投稿:news@fjdh.cn | 联系我们 QQ:437786417


            在线投稿

------------------------------ 权 益 申 明 -----------------------------
1.所有在佛教导航转载的第三方来源稿件,均符合国家相关法律/政策、各级佛教主管部门规定以及和谐社会公序良俗,除了注明其来源和原始作者外,佛教导航会高度重视和尊重其原始来源的知识产权和著作权诉求。但是,佛教导航不对其关键事实的真实性负责,读者如有疑问请自行核实。另外,佛教导航对其观点的正确性持有审慎和保留态度,同时欢迎读者对第三方来源稿件的观点正确性提出批评;
2.佛教导航欢迎广大读者踊跃投稿,佛教导航将优先发布高质量的稿件,如果有必要,在不破坏关键事实和中心思想的前提下,佛教导航将会对原始稿件做适当润色和修饰,并主动联系作者确认修改稿后,才会正式发布。如果作者希望披露自己的联系方式和个人简单背景资料,佛教导航会尽量满足您的需求;
3.文章来源注明“佛教导航”的文章,为本站编辑组原创文章,其版权归佛教导航所有。欢迎非营利性电子刊物、网站转载,但须清楚注明来源“佛教导航”或作者“佛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