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佛教导航>> 佛教文库>> 佛教文化>> 佛陀教育>>正文内容

延参法师:左手吐槽 右手弘法

       

发布时间:2015年09月20日
来源:我是刘炎迅-搜狐博客!!! 2012-09-07   作者:中国新闻周刊记者 刘炎迅 (发自大连)
人关注  打印  转发  投稿

 

  “网络时代的弘法与过去没有本质区别,不过是更直接,需要我更谨慎,每一句不能引起别人的误会和伤害,这是一个不可逆转的时代,鼠标一点,就是历史”。——延参法师


 

  “法师,男人为什么会花心?”有网友来问。

  法师释延参咧着大嘴呵呵一乐,用左手食指在键盘上敲出答复:“花心的男人,很难有一个美好的人生,就像牛魔王1700岁,爱上了老狐狸,结果狐狸死了,老牛伤心死了。”

  这位48岁、说话不太“守规矩”的和尚,是目前新浪微博中粉丝数量最多的法师,他在微博里一边吐槽,一边调侃,将佛家禅理幽默而深入浅出的说给众人听,完全出乎一般人正襟危坐于僧堂之上的老法师模样。

  “佛主开释,从来都是在小故事里讲道理,不枯燥不晦涩,我不过是在网络世界里,不拘一格,弘法利生而已,本质没变。”他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事实上,延参法师并非个案,在当下的网络世界里,越来越多的僧侣,利用微博等多媒体技术平台,给普通人开释,为众生弘法,已蔚然成风。

  而延参法师,可能是其中最善用网络,最会耍宝吐槽的僧人之一。

  (小)“感谢孙悟空”

  延参爆红,缘于一段三年前的视频,他手握两只麦克风,站在山间小道上介绍峨眉山风光,突然几只野猴子驾到,在他头上身边翻上跳下,又抓又挠,他却十分淡定,继续一本正经的说着台词:“让绳命(生命)多一些开心,让岁月多一些回晃(辉煌),让人生多一些井猜(精彩)……”他一口浓重的沧州方言,群猴戏耍之下,虽满脸正经,却语无伦次,让人忍俊不禁。

  人们以他视频中的“憨傻”形态,称呼他为萌僧。这位萌僧却已是出家20多年的老和尚了。

  前不久,新闻里报道说,云南一座寺院的住持还俗娶妻,有好事者来问延参:法师啊,你啥时也还俗啊?这么有“挑战性”的问题,延参也不生气:“快50的人,半截都入土了,还俗也没市场了。”

  事实上,他比实际年龄看着年少。今年48岁,,留一层薄薄的头发茬子,胡须有些拉碴,都开始泛白,但肤色好,没有皱纹,嘴巴很大,笑起来两排白牙有些“回晃(辉煌)”,平日穿一袭黄色长僧袍,袖口卷起两道,背略有些驼,给人一种随时准备倾听的感觉。

  即便在这些细节之处,他也不忘调侃两句,“有人说我个子不高,只有1米65,那是搞错了,我正宗1米80,高僧呢。”

  6月29日这天,大连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会开幕,延参领着一群小徒弟冒雨而至,在门口看到一块展板,上面罗列着参展单位目录,在第四列写着:“延参法师书画成品。”他一笑,“明明是作品嘛,这都能错!”

  提起那段视频,延参直说“意外”。那时,他作为佛教在线的特约记者,四处寻访名山古刹,该视频只是其中一段,徒弟们觉得是废片,没剪辑,又觉得有趣,便原封不动传到网上,三年之中,点击量不过数十,几乎无人问津。

  没想到,转眼间,废片成了香饽饽。延参坦言,视频在微博里疯传的第一天,他懵了,在电脑前呆坐着想:明天怎么办?他上网多年,对网络起哄的威力了然于心,于是召集全寺院和尚开会,嘱咐大家这几天在微博上低调,静观其变。

  直到河北省宗教局和佛教协会的领导发话:这是好事,火了也能更好弘法嘛!延参才放下心来,并开始享受这种走红,他说,“感谢孙悟空。原来觉得自己是躺着也中枪,后来觉得,是天下掉了一块馅饼,却砸中了我这么个并不缺馅饼的人。”

  网友们笑他萌,他不恼,“我很乐意大家叫我萌僧,萌是一种新生命,僧人面对网络的新思路,很幸福。”

  (小)“我是最接地气的”

  向前回溯。

  1988年,释延参在他24岁时出家,得此法号,之后,辗转于几座寺院,拜了几位高僧。

  1997年,为迎接香港回归,佛教协会欲在全国佛教界办个书画展,他入选,他的书画自此便有了名声,之后,他当过天津书画学院的名誉院长,为1998年的大洪水以书画募捐过,他说自己那时非常清高,“很多场合请我,我都不愿意去,如果有出场费,就一定要比别的画家更高。”

  直到2006年,他开始“触网”。

  宗教局和佛教协会早就鼓励僧人上网,并给一些法师配备台式电脑,还有专门的上网经费。延参最初有些抵触心理,后来抱着尝试一下的想法,选择了当时很火的51博客网作为他的网络活动基地。

  这个网名为“糊涂山人”的僧人,将神学故事写成博客,将佛教歌曲做成视频放到网上,网友评论、赞赏、到动,他渐渐感受到了网络社会的乐趣,“其实禅宗就是要打破神秘感,介入日常生活。老百姓不需要大道理,小故事能传正能量。”

  因为发稿量大,他渐渐成为51网的红人,2007年百事可乐海选平民代言人,他居然成为51博客网友票选出的8名晋级决赛的“51博客宝贝”之一,并获最终票选第三名。

  时至2010年1月,在参与一个评点红楼梦的节目时,延参看到嘉宾欧阳奋强在节目间隙不时拿着手机鼓捣,第一次听说了“微博”。他很快就发出了自己的第一条微博:“我是延参,不论是网络还是天涯,我都是大家身边的朋友”。

  他写惯了博客,140个汉字的微博限制他没找着感觉,每天发几条自己生活的流水账,或者转发几条娱乐明星的帖子,没什么转发,也没人评论。一年之后,他才慢慢找到感觉,开始写些佛学故事,或禅学小品,140字点到为止,他喜欢和网友互动,曾有一晚,一连遇到13个想自杀的,他彻夜开导,虽然最后并不知开导是否成功,但他开始感到,微博是个能有所作为的地方。

  众多利用微博弘法的法师们都各有特色,比如,济群法师多偏于戒律,荣印法师大多讲些寺院生活,这其中,最高级别的当算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学诚法师,他的微博中多是诗画相配的禅意解读。

  延参独具的特色是“小徒弟对话”系列。

  比如,小徒弟问:“什么是佛法?”延参答:“佛法就是真实的生活,不是有钱人的摆设,也不是那些拿来指责别人的口舌,佛法就是吃完饭刷锅,想不通就沉默。不争辩,不分别。嘘……”

  再如:“小和尚问我一个小问题,如果别人误会和委屈你怎么办呢?我告诉他,能怎么办呢,忍一忍吧,过几天就忘了吧,能有什么好办法呢。”

  “小和尚”并非一个人,而是延参常住的沧洲水月寺和景州开福寺里上百位“恒”字辈的小和尚,他们都有自己的微博,共同组成了一个壮观的微博群体。

  延参坦言,他发微博也有规矩:一是不说别人长短,二是多关注公益事业,如救助贫困儿童、免费午餐等。

  几个月前的舒淇事件中,他说了几句挺舒淇的话,遭到围攻,吓坏了,便不再发言;方韩大战,他也关注,但建议要口下留情;还有人请他谈干露露,他说:人生有太多痛苦,社会是个大观园,不要一味起哄了,都有太多不容易。

  “网络时代的弘法与过去没有本质区别,不过是更直接,需要我更谨慎,每一句不能引起别人的误会和伤害,这是一个不可逆转的时代,鼠标一点,就是历史。”

  事实上,延参的红火并不偶然,他始终是个脑子里时常能冒出新鲜点子的和尚。

  比如,他曾将1990年以来的高考作文题搜集整理出来,自己逐篇写作,还让小和尚也写,“高考作文题最能反映某个年份里大的社会心理,弘法的前提,是了解众生。”他还曾在寺院里架起DV,让徒弟们轮番站在镜头前,翻唱流行歌曲,然后接受网友点评,“这是个传媒时代,徒弟们首先就要学会适应镜头,适应陌生人,否则怎么能很好的弘法?”

  延参对自己这些做法的评价是,“我是最接地气的”,弘法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一种教育,最重要的手段就是沟通,必然会随着沟通手段的技术进步而发展。

  这些理论在佛教界已有讨论。比如,今年4月底,第三届世界佛教论坛在香港隆重召开,澳门佛教总会理事长健钊法师在会上说:“我们有幸生于科技发达时代,理应效佛所行,充分利用网络、多元媒体、电影、电视、话剧、流行文学、杂志、漫画、报纸等当今社会人们喜闻乐见的方法,深入浅出地弘扬佛法。”

  不过,延参通过微博也产生了新的体会。他要求寺庙里的小和尚们把写微博当成学习和锻炼,这些小和尚当中,有很多都是大学毕业生,“我们上学那会儿,老师要求我们写日记、写心得,等到高考时,作文占分很高……现在就算不再写日记,写写微博总可以吧,140个字会难倒一个本科生吗?如果一个本科生连140个字写起来都很吃力,那这个本科生的水分就太大了。”

  他的另一个苦恼是,“不知谁发明了留言功能,我得一条条回复,要命的是,我回复了以后,别人还能继续回复,于是我就得不断地回复……”据说,他微博评论数量的最高纪录是两个小时3万条。

  (小)现代化和尚

  有人质疑,他其实是在微博上自我炒作,他答,“无需解释。”

  然而,他不否认,成为名人,对于弘法的好处不言自明。

  一个法师最大的志向便是弘法,而弘法最大的目标则是兴建或修复寺庙。眼下,延参正帮沧州五巧县复建法藏寺,五巧是个贫困县,政府没钱,就请他帮忙化缘、融资。此前,他已为沧州水月寺的修复工程筹集了1.5亿元资金。“我是沧州佛教协会会长,恢复各地寺庙乃分内之事。”他说。

  有人不免质疑,融资那么多,如何保证账目公开,不中饱私囊?

  他说,问这话的人不懂政策,寺院的财物都由宗教局专人监管,建寺院的费用虽是僧人自筹,但并不是寺庙自行决定使用,而是由政府六部门和寺院共同组成的筹建委员会决定使用。

  那些出资千万的老板,都是捐赠,不求回报?延参说,“发心者无不是善信企业家,既发心奉献,何谈回报?水月寺复修还是遵循传统,建成后不取门票,广开善门,且看。”

  他坦言,自己信徒很多,其中不乏资产千万的企业家,每到一地,肯定会有当地企业老板邀请吃饭,这些人是不能拒绝的。在这些老板信徒面前,延参极有威信,哪个老板一时资金链紧张,请他帮忙,他只要能肯开口,就能和另外的企业家拆借几百万。

  “这也是在培养信徒,不能等你想想修寺院了,或者想资助孤残做点慈善的时候,才想着与这些老板联系。弘法利生,要未雨绸缪。”

  21世纪的法师们,和过去人们印象中暮鼓晨钟、闭院打坐的修行者已全然不同。他们揣着手机,身背笔记本电脑,寺庙里有摄像机、录像机、电视,他们常常四处做讲座,只要一出书,印量动辄上百万……此次大连一行,延参便是带着20多个和尚,自行驾驶三辆轿车,从河北一路开到大连。他不愿坐飞机,“怕高,腿会软”。

  “社会在快速进步,目前看来,这些东西是先进,但再过200年,就很落后了。不管先进与否,把它用在合适的地方,就是好的。举个例子,永信法师是人大代表,他从少林寺去北京开会,让他骑自行车去吗?或者骑着毛驴去?”

  如今很多寺庙都被划归旅游公司,继而旅游公司再申请上市,有网友感叹,“未来菩萨任务更重了,地方政府利用菩萨盈利,上市后则是让菩萨为股民打工。”

  延参说,他不赞同寺庙上市,认为这是动摇公众的社会信念,是对善良的拷问,而善良和信仰的崩溃,是个人和社会最大的失败,那些没有专职宗教人员和宗教功能、仅是企业投资索取利益的寺庙,“是一种公害”。

  但是,“宗教文化的发展,必然会有宗教经济,也必然会与社会经济产生摩擦,但这是同一方向上的纠缠和拥挤,而不是迎面相撞的冲突。如何处理这个问题,也是一个现代和尚的基本功课。”

  延参也有他的偶像:星云法师。他不隐晦,他想做大陆最畅销佛教作家,不只如此,还要讲解唐宋诗词名篇10000首,要在微博上教授国画技法、四大名著、佛教经典、禅诗。“还有外国文学。“我们那个时代都是看外国文学过来的。”

  延参上网时间是严格控制的。午饭两小时要午休,晚上十点必须就寝,每天最自由的上网时间通常是晚饭后。

  6月底的这天,他坐在电脑前,打开微博,打开QQ,微博的转发和评论不断,看不过来,只能选择,看到李小萌转了一条,并发现对方已“粉”了自己,于是互“粉”,但此时他的关注人数已到上限,他琢磨一会儿,取消了对陈坤的关注,腾出一个位置,因为陈坤没有关注他。

  QQ也不停地闪:一人来问,法师,2012世界末日了怎么办?他回:假的。

  “您出家多年,有没有见过鬼神之类的灵异事件发生?”延参答:“要理智地看待世界。聊斋里,有个故事,一只老狐狸开口大骂:所有妖精的坏毛病都是跟人类学会的。”

  “法师桑,您觉得杨幂的脸是梯形么?如果是的话,她的面积是多少?”延参说,什么样的脸并不重要,只要她充满快乐、平安、祝福,这就是她全部的面积。

  “大师啊,怎么能让我老公变得勤快点啊?”延参的答复是:“给他单位领导打电话,什么单位啊,养了这么个懒人,人生要勤快,勤快才快乐。”

  而在所有问答里,他觉得最销魂的莫过于这条:人生路上什么最摇摆?奈何桥头最摇摆,谁也不愿意往前迈一步。

没有相关内容

欢迎投稿:307187592@qq.com news@fjdh.com


QQ:437786417 307187592 佛教佛法新闻交流群:340208684           在线投稿

------------------------------ 权 益 申 明 -----------------------------
1.所有在佛教导航转载的第三方来源稿件,均符合国家相关法律/政策、各级佛教主管部门规定以及和谐社会公序良俗,除了注明其来源和原始作者外,佛教导航会高度重视和尊重其原始来源的知识产权和著作权诉求。但是,佛教导航不对其关键事实的真实性负责,读者如有疑问请自行核实。另外,佛教导航对其观点的正确性持有审慎和保留态度,同时欢迎读者对第三方来源稿件的观点正确性提出批评;
2.佛教导航欢迎广大读者踊跃投稿,佛教导航将优先发布高质量的稿件,如果有必要,在不破坏关键事实和中心思想的前提下,佛教导航将会对原始稿件做适当润色和修饰,并主动联系作者确认修改稿后,才会正式发布。如果作者希望披露自己的联系方式和个人简单背景资料,佛教导航会尽量满足您的需求;
3.文章来源注明“佛教导航”的文章,为本站编辑组原创文章,其版权归佛教导航所有。欢迎非营利性电子刊物、网站转载,但须清楚注明来源“佛教导航”或作者“佛教导航”。
  • 还没有任何项目!
  • 佛教导航@1999- 2011 Fjdh.com 苏ICP备12040789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