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佛教导航>> 佛教文库>> 佛教文化>> 佛化文明>>正文内容

创造人类文明新境界

       

——迈向和解、和平、和谐之路

发布时间:2014年05月23日
来源:本性禅师_新浪博客 2009-07-27   作者:文/ 释本性
人关注  打印  转发  投稿

 

  一、萨宾武士妻子的故事

  二、佛教维护和平

  三、佛教反对战争

  四、宗教·种族

  五、邪教·吸毒

  六、环保·贫富

  七、教育·艾滋病

  八、中国佛教与世界和平

  九、两岸佛教徒与创造人类文明新境界

 

 

  尊贵的上净下心会长

  上圆下宗主任

  各位前辈、同仁、朋友们

 

  一、萨宾武士妻子的故事

 

  以促进华僧之间合作、华僧与国际僧伽之间的团结、维护世界自由与和平为宗旨的贵会,为薪火相传、灯灯续焰,使光明普照世界、人类永沐光辉,于此举办僧伽的时代使命讲习班。

  主办方、组织者的弘教度生责任感,令我敬佩,其良苦用心,让我感动。作为六十年代中期出生的一代大陆人,由于历史原因,在对宗教的了解和认知上,有着一些后天的不足。但佛陀总是慈悲与智慧的,在我出生二十年生日的那一天,于改革开放的汹涌大潮中,“金刀剃下娘生发,除却尘劳不净身。圆顶方袍僧相现,法王座下又添孙。”让许多人意想不到地,我幸运地成了一名沙弥,然后,又成为光荣的比丘。惭愧的是,本人的根机迟钝,先天不足,在宗教的实践上,更因此学浅证薄。今天,殊胜的众缘和合,有幸应邀站在这个庄严的讲台,深为自己的眼高手低,感到惶恐。

  下面。我将应主办方、组织者的要求,以“创造人类文明新境界”为题,结合贵会团结、合作、自由,尤其是和平的宗旨,就如何迈向和解、和平、和谐之路,从佛教的角度,谈一些不成熟的个人看法,并以最谦卑的心诚恳地乞教于在座与不在座的前辈、同仁、朋友们。

  曾经,看过一幅油画,画中的故事说:强大的罗马武士抢夺了弱小的萨宾武士之妻,并强迫与之结婚生下儿女。后来,萨宾武士也强大了,前来报仇。在一开阔地,当两军对峙、剑拔弩张时,曾经被抢屈为罗马武士之妻的萨宾武士之妻,突然携着儿女奋不顾身地冲到两军之间。她意图阻止一场一触即发必将血肉模糊、血流成河的生死决战,哪怕,为此舍身。因为,她非常明白,一旦这场决战爆发,两军将都遭受重创,她将因此失去正各领军的前夫——萨宾武士与现夫——罗马武士,她也将因此失去参战的父老兄弟。她更明白,如果这样,她还将失去她与前夫共同的子女,也将失去与现夫的共同子女。因为,不久的将来,另一场生死决战又会在她的这些子女之间发生。她知道,她无法承受也不应承受这样惨重的代价。于是,她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和解,给和平一个机会,也让和谐的梦想高飞。

  看这故事,其结果,很是令人欣慰,但通常意义上表达的公平与正义,在这里,似乎没有得到彰显,这也许正是文明的苍白、乏力与无奈。但我想,起码她彰显了佛教的伟大慈悲与崇高智慧,让我感叹不已。

  谈到文明,自然会让我们想象起人类辉煌文明中重要的更是核心的组成部分——宗教文明。2500年前,佛教于印度诞生;2000年前,道教于中国发端;紧接着,基督教、伊斯兰教,也于阿拉伯半岛孕育成型,并成功出生、茁壮成长。人类文明包括几大宗教文明,在他们的历史进程中,多试图解放人类的不公和苦难,战胜不义和邪恶,保障尊严与善良,超越束缚与死亡。尤其,高举人的生命的旗帜,迎风飘扬。在佛教,还把对生命的关注和保护扩展到所有的动物甚至生物中。他们就此各自努力,持续精进,共同迈进,有成功的经验,

  二、佛教维护和平

  大家知道,作为佛教徒,我们与地球上有良知的所有人们一样,都渴望全球的和平和安全,就象小草渴望阳光,鱼儿渴望水。但是,当我们站在地球上的任何一个支点上方,往下探望,我们会失望地发现:这个地球,充盈着躁动和不安。局部战争、军备竞赛、地区冲突、民族矛盾、教派纷争、种族歧视、邪教猖獗、恐怖主义、贩毒吸毒、环境恶化、资源短缺、贫富差距扩大、教育失范、高科技犯罪、公职人员的腐化、艾滋病横行等等人类社会的缺陷和病态,不和解、不和谐,象黑色幽灵,直接间接、时时处处地向这地球上早已脆弱的和平与安全,发出了强劲的挑战。

  佛教是一个和平并致力于和平的宗教。释迦牟尼是一个和平的使者,他通过克服内在的躁动和不安、缺陷和病态,达到内在的和平,从而脱胎换骨,获得解脱和自由,成为幸福的觉者。因此,和平之于人类的重要价值,佛陀有着深刻的体会。如何致力于人类的和平,佛陀有着深刻的认识。对和平的话题,佛陀有着充分的发言权。

  佛陀教导我们:世界是因缘的,因缘散,万物灭;因缘聚,现行生。因缘的善恶决定了因果的好坏,改变了因缘也就改变了果实。人类的命运,由此推断,必决定于自己手中,所谓的自作自受、因果自负,就是这个道理。

  佛陀又教导我们:世界既是因缘和合而生的,他们便互为因缘,是一个整体。各种关系,在时间上因果相续;在空间上,彼此互依。人、事、物面面相摄,层层相叠,互相牵扯,互为因果。个体的命运与全体的命运,紧密相连,生死攸关。维摩诘居士就说,自己与众生一体,众生病为己病,己病为众生病。个体无法在孤立中生存,无法在不协调中发展,他只是重重无尽世界网里的一个点。因此,世界的关系法则是牵扯一发而动全身,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只有共荣才能共生,只有共生才能共荣。为此,我们要慈悲要宽容。

  佛陀还教导我们:所有众生,皆有佛性,原本圣洁,一律平等。这平等不仅是指不同个人、不同群体、不同人种,而且超越人类,普及宇宙一切生命。佛陀于菩提树下证悟时,说的第一个真理便是:众生皆有佛性,皆当成佛。根据这个原则,佛陀强调:人人生而平等,所谓的贵贱无非是人为的划分,是经济条件与社会地位的人为造成。

  为此,佛教要求我们:要善自珍重、关注、掌握人类自己的命运,人类要为人类自己负责。在与自然、社会、众生的关系中,我们要相辅相成,和平共处;要无缘大慈,同体大悲;要爱人如己,勿相残杀;要相互尊重,不可相互轻视;要互相信任,不要互相猜疑;要捐弃成见,握手言和;要破除自我,放弃自私;要有平等心,不要有分别心;要互相了解,不要各自封闭;要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要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要庄严国土,利乐有情。

  三、佛教反对战争 

  佛教创立的2500年来,和平鸽虽然在天空飞翔,但战争和冲突的黑蝙蝠却从来没有飞离。十年前,伊拉克入侵科威特,以美国为首的联军与伊拉克展开激战。后来,联军又与南联盟发生大规模的冲突。我们打开电视,每天都可从屏幕上看到铁与血,在世界各地搏击和泼洒,受害者在哭泣,目击者在恐惧中颤抖,人类的生命保障权受到了严重的摧残。现实是如此的残酷,但有多少人去反省,或者说,反省了又有多少人给予更正。看看今天的世界吧,各国都在忙着发展高科技战争的技术设备。某大国还不顾国际社会的反对,加紧为未来的高立体、大纵深、全方位的星球大战作准备,大搞导弹盾牌计划。一些国家,核军备虽言控制,实际上在发展。生化武器的时运继续在世界上走红。各式轻重常规武器,其制造、销售市场更是火爆。这种既裁军又备战的新军赛,说明了多少年前的冷战阴魂并没有散尽,世界还笼罩在战争和冲突的阴影之中。

  佛教反对战争、提倡和平。因为,战争意味着杀害。佛教强烈反对杀害生命,包括人类和低级动物。佛教讲轮回,任何众生都有可能是我们的前世父母兄弟姐妹。杀众生即杀父母。任何众生皆有佛性,皆当成佛,杀众生,即出佛身血,杀未来佛。佛教认为:众生如我们一样,都怕受到伤害,因此,要将心比心,给予广泛慈悲,给予怜悯。宋陆游诗云:“血肉淋漓味足珍,一般痛苦怨难伸。设身处地扪心想,谁肯将刀割自身?”佛教第一大戒就是戒杀。《大智度论》说:“诸罪当中,杀罪最重;诸功德中,不杀第一;触犯杀戒,灭绝人禽生命,自杀,教他杀,喜他杀,助他杀,同罪;死坠三恶道,及生人间,多病短命。”佛陀说:“杀动物作祭品,将导致世界的非正义。当杀动物时,神都会痛苦地吼叫。”认为战胜者将被战胜,杀人者终被杀。战争虽有正邪之分,但没有值得称赞的战争。他甚至认为,士兵战死沙场,杀一人欠一命,杀十人欠十命,因其欠下的命债,将使之无法生天。佛陀拒绝任何形式的战争,因为无论何种形式的战争都摧毁了人类、众生,摧毁了村镇。他认为,战争是通向苦难之路。不会有战胜者,只有战败者。所谓的战胜者,徒增傲慢;所谓的战败者,沉溺于忧伤。而且,没有永恒的所谓战胜者,失败紧跟着所谓的胜利。要想生活得安详和平,必须放弃所谓的胜败,放弃战争。佛陀常说:战胜千人千次,不如战胜自己一次。最伟大的战胜就是战胜自己。战胜自己的残酷心、不平等心、贪婪心。佛教以为,战争非战争所能制止,即使一时制止了,也将埋下另一场战争的轮回。仇恨不能止息仇恨,仇恨要用善意才能化解。挑战不是去伤害,而是把慈悲给予。佛陀说:以柔胜刚,以善胜恶。强者忍弱者是了不起的,弱者忍强者更了不起。中国禅僧寒山问拾得:“世间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骗我,如何处置?”禅僧拾得回答:“只要忍他、让他、避他、由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过几年,且去看他。”这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佛陀说:真正的胜利,真正的伸张,不是战争上的征服。赢得战争,不能赢得和平;赢得和平,恰恰是通过避免战争。他说:“非战非暴力,引向胜利。”中国古语也说:自古知兵非好战。不战而屈人之兵最为上乘。

  佛教提倡:胜利要来自漂亮的语言,冲突要由语言——谈判去协商解决。佛陀说:“言词的说者,以舌头为武器,创造了真正的和平。”

  基于战争、暴力的非理性,佛陀要求当权者和平治国、治世。他曾对波斯匿王说:“王者应爱民如子,勿以权势压人,生命平等,没有什么贵于生命者,要克制自己恶习,宽大待人,不把自己幸福筑到别人的痛苦上,要帮助苦难者,安慰烦恼者,救济有痛者,王者为众生谋福,非众生为王服务。”又说:“王者以正法治世,不以刀杖,会得安稳。”据佛教的看法:“圣者不杀,常护众生”,转轮王也是不使武力,放弃武器,不伤众生。

  佛陀不仅反对直接的战争,也反对从事武器制造、经营。他认为,武器越多、越先进,众生的受威胁也就越大。他认为,智慧、圣洁、超越战争才是最锐利的武器。他甚至要求其弟子们少谈论战争,少谈论武器,说那没有意义,徒增暴力倾向,鼓励了战事。他说,你遇君王,别与他说什么荣耀、军队,但说死亡。曾经,佛陀一度反对僧人与军人关系过于密切,认为僧人象征和平,军人象征战争。和平的精神,也落实到了僧团中。他教导弟子,要“身和同住,口和无诤,意和同悦,戒和同修,见和同解,利和同均。”并认为合和、清净、安乐为僧团三大美德。

  佛陀不仅在理论上,提倡和平,反对冲突、战争,在实践上,也是身体力行的。佛陀出生于刹帝利种姓,该种姓属武士阶级,从军、征战,是他的义务。但是,佛陀拒绝了这种义务,出了家,成了一个非暴力的和平主义者。不仅如此,他成佛后,还回到家乡宣传非暴力主义,致使刹帝利种姓的许多人放弃暴力,追随佛陀。

  曾经,琉璃王三次带大军要去攻打迦毗罗卫国,佛陀三次亲劝琉璃王,要他罢兵和解。又有一次,拘利族与释迦族人在争夺水源,准备为水一战,佛陀阻止他们说:“以血换水,请问水贵还是血贵?”两族人听后终于省悟,放下干戈。

  《普贤行愿品》说:“众生至爱者身命,诸佛至爱者众生,能救众生生命,则能成就诸佛心愿。”记得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阿尔具特·施韦泽在其《敬畏生命》文中说:“善是保持生命,促进生命,使可发展的生命实现其最高的价值。恶是毁灭生命,伤害生命,压制生命的发展。这是必然的、普遍的、绝对的伦理原则。”

  他们的见解,是何等的相似啊!

  至此,我想到了印度圣雄莫汉达斯·甘地,他以佛教的慈悲力量,通过不伤害敌对者却自甘受害的方法证实了真理,证实了慈悲的强大力量。他的忍耐和怜悯避免了敌对者犯更大的错误,他的不报复,最终感化了敌对者,他高度组织纪律性的非暴力抵抗运动,终于把外国殖民者赶出了印度。这是佛陀以善胜恶、以柔克刚、以和制胜的理论实践成功的生动例证。

  我更想到了提婆以德报怨的事例:独眼提婆,释空是有名的。有人装作提婆的崇拜者,去皈依提婆。一次,见提婆于林中深入禅定,便拔刀刺其腹部。提婆忍痛捂住伤口,以德报怨,为凶手作最后的说法。开示后,他还提醒凶手赶快下山逃命,以免其弟子来时被抓住。弟子们上山,见此情景,要追赶凶手,将之抓获。提婆劝说:“他害的不过是业报,哪是提婆,千万不要以狂追狂,以哀悲哀。”说罢,安详圆寂。

  四、种族·宗教

  战争和冲突并非不和平的惟一祸因,接着,我们将要提到的人类和社会的种种缺陷和病态,种种不和解、不和谐,都是不和平的动因。

  由于业力、肤色、境遇等的不同,人类有了种族、阶级之分。但是,佛教说,众生皆有佛性、本质平等,无有差别。因此,各人种、各界别,是一律平等,无有高下。古印度有四种姓之分,婆罗门种姓,可以高高在上,享有荣华富贵;首陀罗种姓,只能作牛作马,受尽苦难。佛陀反对这种姓制度。他让种姓制中不能受教育的人自由地去受教育,让没有宗教信仰权的人自由地去信仰宗教,让不能与所谓上等种姓通婚者自由地去通婚,让弟子们有表达思想言论的自由,他还用羯磨法对僧团进行民主管理。甚至,也宽恕容忍了弟子对他的异议与反对,如提婆达多。于是,他的弟子中,有了国王、大臣、强盗、妓女。他说,雨洒大地,普施芳草,没作分别,因此,要慈悲、要平等、要互敬互爱。遗憾的是,2500年后的今天世界,种族歧视还是阴魂不散,在美国,还有人对黑人奥巴马当选总统说三道四;在南非,白人对黑人的歧视案例时有发生,而种族的冲突,更是方兴未艾。在斯里兰卡,僧伽罗人与泰米尔人之战,其血水可以把这岛国的土地染红。我想说,各民族、各种族,都是天赋的宝贵遗产,是过去世界的证人,是现在世界的主人,是未来世界的希望,大家都有着同样红色的血液,是同一片蓝天下的兄弟姐妹。

  宗教是社会的良心,受到有良知人们的信仰。但是,因为一些信仰者的狭隘心态,对不同的宗教,起了分别心,区分什么是你的宗教、我的宗教。对我的宗教,尊重倍至,拥护倍至,赞叹倍至。而对你的、他的宗教,就横看竖看不顺眼,给予贬低,甚至攻击,制造纷争。历史上,佛教之外,由此引发的战争并不少见。虽然,这战争的根源,有政治力介入的因素所致,但某些宗教当时的缺乏自省也不能不说是一大缘故。如此历史教训,不可谓不深刻啊。佛教告诉我们:法无高下,惟有对机。各正统宗教都有其伟大的导师、智慧的教义、可以教化的众生。要像大海,要像小溪,要像土地,尽纳雨水。各宗教间,要对话,不要封闭;要相容,不要纷争;要友好,不要敌视;要互相交流,取长补短,共同带领人类失落的精神回返到自己良知的家园。

  而种族冲突和宗教纠争,又往往导致内战的爆发,甚至国与国之间的剑拔弩张,阿富汗内战是如此,巴勒斯坦与以色列的对阵也是如此。

  五、邪教·吸毒

  由于信仰崩溃、宗教贬值、教育失范、道德堕落,加上社会的种种缺陷和病态流行。近几十年,各式各样,千奇百怪的邪教纷纷出笼,颇有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之势。这些邪教,出发点险恶,理论荒唐,敛财骗色,对误入岐途者及社会造成极大的伤害。象日本的奥姆真理教,丧心病狂,放毒气于地铁,使千余人受伤害。在我们中华大地,邪教法轮功,盗用佛教名词,利用佛教,又对佛教进行歪曲,攻击佛教,亵渎佛教,破坏正统的宗教秩序。又胡乱编造教义,使大量误入歧途的迷途者身心受害,造成相当数量人员的死亡和精神错乱。它甚至扰乱公共秩序。我们认为,中华佛教徒应给予坚决的反对。在佛时代,也有谬误的学说横行,佛陀毫不留情地给予批判和抵制。这表明了佛陀对邪教邪说坚决破除的严正立场。

  百年之前,中国的林则徐等就大声呼吁禁烟,并身体力行,为之奋斗。时至今天,毒品乃在世界上声东击西,禁而不止,它摧毁吸毒者身体、财富,甚至灵魂。多少人因为贩毒、吸毒,去铤而走险,出卖良知,成了社会的毒素。佛陀反对生产、经营毒品,甚至与之有相通之处的酒类同被禁止。他认为,毒品与酒弱化了人类的机能,扭曲了人类内在优良品质。就酒为例,司机喝酒,交通事故,领导喝酒,乱发脾气;丈夫喝酒,乱打妻女;女士喝酒,洋相百出;有人还因为喝酒干出了杀人、放火,以及做出伤风败俗的事情来。酒也影响人的身体健康,乃至优生优育。陶渊明很聪明,就因为嗜酒,生了个呆傻的儿子。酒尚如此,何况毒呢。

  六、环保·贫富

  由于人类自己的短视,为了一时的利益,盲目地破坏自然,残害环境,现在,自然与环境反过来,向人类发出了挑战。臭氧耗损,土地荒漠化,水源污染,生物、植物种类锐减,种种资源缺乏,土地的滥用,杂乱的建设,污染的空气,全球的升温,摧毁性的自然灾难不时地席卷而来,人类尝到了自己种下的苦果。有篇文章说,30年后,由于全球环境的严重恶化,人类将只剩下30亿人,这断言虽有耸人听闻之处,但也不能不说是为人类的生存敲响警钟。佛陀早就提醒我们,要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好生态,保护好环境。要构筑人与自然和谐的世界。他要我们放生,他认为植物也有生命,不可损害。佛陀曾经对雨势大臣讲的七种可以兴国的国策中,其中之一就是要保护好树木花草。佛教的古寺,都是在绿树掩映中。可以说,佛教对生态环境的理解,是有预见性的;对生态环境的细心保护,是一个出色的典范。

  十数年之前,我呆过某个国家。从那,我了解到了贫穷意味着什么,那意味着,住破草房,日晒雨淋,营养不良,缺少医疗,甚至饥饿。而在世界其它不少地方,我看到的多是富人,他们坐小车,吃奶油面包,海滨度假,甚至纸醉金迷,生活腐朽。这是两个不同的世界,不同的人生。贫富差距悬殊,扭曲了他们的灵魂,富者因此不自觉地生出许多优越感,傲慢起来;而穷人,也因此越发自卑,越发怨恨,导致了他们之间内心的潜在矛盾。一旦穷人愈穷,富人愈富,矛盾的火星终有一天要酿成大火。佛陀反对对物质的贪婪,但鼓励通过非暴力、正当的方式争取获得生活必需品。他反对贫穷,认为绝对的贫穷会导致种种罪恶的产生。他反对贫富不均,他的“利和同均”之教导,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佛教说:这世上有三种人,他们是:瞎子,没有一只财富之眼,也没有一只道德之眼;单眼人,他有财富之眼,但没有道德之眼;双眼人,他具财富之眼,也具道德之眼,在物质和精神的提升上,双管齐下,齐头并进。佛教欣赏的是双眼人,认为如果一个人只是单眼人或瞎子,那是不幸的。

  在佛陀看来,在某种情况下,拥有最基本生存需求物较之信仰更有意义。曾经,有位农夫失了牛,找了一整天未寻到。他路过一地,正值佛陀说法,他便想加入听法。佛陀知道他已一天未吃饭,于是,便叫弟子先去准备饭菜给他吃,让他先用饭后再来听法。为此,佛陀的经济观点是建立在中道上的,强调合理的基本物质需求,只是认为人应是物质之主人,而非物质之奴隶。

  七、教育·艾滋病

  我曾受10年的社会院校教育,10年的佛教院校教育。在10年的社会教育中,我觉得,现在的全球社会教育已经失范,落入了如下三大陷阱:强调竞争原则:教育的目的,就是为了受教育者回到社会时,更具竞争力。竞争就得超过别人,突出自己,甚至打败别人。又强调职业原则:教育的目的,就是为了受教育者回到社会后,有所谓的工作能力,易找到工作、找到更好的工作。强调利益原则:该原则由以上二项原则派生出来,有好职业,又具竞争力,便能创造大利益。教育,基于这三大原则——三大陷阱,其结果就是:被教育者,往往重利轻义。他们可能是科学家、工程师、电脑操作员或技术工人,可以造飞机、使用武器,甚至上到月球。但他们可能是野蛮人,不惜用一个导弹打一只咬他的蚊子。谁损害他们的利益,谁敢与之竞争,他就打倒谁。这种教育,纯粹是一种功利性的利己教育。说穿了,是一种功利投资,今天投资金钱、时间、精力下去,然后,比人强,明天就把投资收回来,挣更多的功利。

  而佛教的教育,引领人类从无知走向有知,引领人类从黑暗走向光明。是火炬,是明灯。由于佛教教育点亮这盏灯,人类的眼睛亮了,人类的心灵也明了。佛教教育,他重在精神文明的提升,重在人类的全面发展。要人类有好的技能、慈悲的情感、理性的智慧,直至趋入众生本明佛性。佛教僧团从早期的只有五比丘,发展到了今天的成千上亿的四众弟子。他们过着纯洁的伦理、道德、信仰的生活,这足以证明:佛教的教育是契合人性佛性,是成功和圆满的教育。

  近年,超级癌症——艾滋病,在美洲,横空出世;在非洲,楚歌四面;在欧洲,阴雨绵绵;在亚洲,萧声四起;而我们中华大地也非净土。据说,艾滋病产生于非洲大猩猩,但人类也把自己降为大猩猩般的低级动物,吸毒、淫乱,因此,更成了艾滋病攻击的目标。有趣的是,上次,到某动物园,看到大猩猩、大象都被驯的学人走路、跳舞,向往做人。这种人不如大猩猩的角色错位,实让人深感悲哀。佛教反对吸毒,更反对淫乱。基本五戒中,第三戒就是戒禁淫乱。认为淫乱,不仅伤害了自己的身心,也损害了社会公德、家庭美德,会引发社会的不安定。进一步,使当事人不得解脱。对贪欲患者,佛陀开出了“不净观”等法门。

  今日的世界,其缺陷与病态,其不和解、不和平、不和谐何止以上所列这些。

  八、中国佛教界与世界和平

  相由心生,战争和乱象不会凭空而起。佛就说:战争源于内在贪欲,源于优先权。他说,君王征服世界、拥有山海,没有满足,引起战争。又说:“无明为本,母子共争,父子兄弟亲族共争,王王共争,民民共争,国国共争,以共争故,以种种器杖相向加害。”如同战争,人类社会的种种缺陷与病态,其源头,何尝不是如此?可见,人类面临的危机,归根到底是人心的危机、思想的危机、见解的危机。心病要用心药治。佛陀以为:要想彻底根绝战争及种种世间乱象,那么,息灭人心的贪嗔痴,促其修行戒定慧,提高其内在品质,实践内心的自我的和解和平和谐,是根本性的途径。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为佛教。人间和平,以心地和平为基础,两者兼之,才是究竟的和平。这些明心见性的精辟见解,让我们在危险中看到了希望,为我们争取世界的和平指明了前进的方向。

  中华民族是个热爱和平的民族。中国人民一直信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礼之用,和为贵”的和平哲学。根植在中华民族热爱和平崇尚和平向往和平哲学思想上的中华佛教及其佛教徒,更是和平的积极维护者、推动者。

  我们始终认为:和平与发展,是人类永恒的主题。冲突与战争是人类的公敌,要给予杜绝。亚洲人民不要战争。欧洲人民不要战争。中美之间不要战争。中华民族内部更不要战争。全世界正义的人民都不要战争。我们佛教徒更不要战争。战争必须防止,冲突必须化解,必须摈弃种族歧视、宗教纷争,贫富差距悬殊必须消除,生态环境必须保护,必须铲除邪教、消灭疾病、停止军赛。国家有不同,地区有不同,民族、种族、地理、政治制度,意识形态、生活方式、经济力量、文化传统、价值观念、宗教信仰,也有不同。由于背景不同,看待问题的立场、观点、方法也就不尽一致。但差异不是冲突和战争的理由。差异也不能成为谋求理解、和解、合作、团结的障碍。差异,可以通过相互尊重、致力对话、促进交流、共同协商、互相理解、互相忍让、互相协作、互相帮助,做到存异求同、休戚与共,做到和解共生、和谐共荣。尤其是,在科技和信息领域迅猛发展,尊重个人价值和环保意识取得世界范围内共识,地球俨然已成了地球村的今天,世界如果没有共同的合作,就无法进行综合的治理,就无法解决全球化带来的种种隐患与问题。这样,互相之间的对话、交流、容忍、前瞻、互信、互谅、关怀、自律、协商、团结、合作、互利,就显得更加重要。虽然,今天和平的力量在发展,但维护世界与地区的和平、安全和稳定,其重负,还是有如泰山压顶;前路,充满荆棘,任重道险。因此,不是一国一区一族一人可以承担,须要各国各区人民的共同努力,执着进取。世界兴亡、匹夫有责。作为华僧的一员,我们诚挚地呼吁世人,放下猜疑,摆脱错觉,抛弃偏见,消除威胁,解开怨结,息灭争端,肝胆相照,同担责任,以心印心,共担风险,尽己所能,风雨同舟,进一步抓住我们自己掌握自己和解、和平、和谐命运的历史机遇。

  为了人类和平的事业,中华佛教界广大僧俗,尤其是我们的精英们,2000多年来,不停地为之奔走呼号乃至声嘶力竭啊。玄奘西行,法显南下,鉴真东渡,无一不是和平之旅。就在本人住持的福州开元寺,有位前任住持宝松和尚,为了捍卫世界和平、反对前苏联和美国大搞核竞赛,为呼吁消弭核战争,于 1962年12月25日,率徒广稀舍身自焚,以警世人。70年代末,中国佛教协会前会长赵朴初居士率佛教代表团参加在美国召开的“世宗和”第三届大会。会上,中日代表团联名提案,建议“世宗和”领导人访问核国家,要求这些国家领导人声明不首先使用核武器。该提案得到大会的通过。几年前,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圣辉大和尚等访问美国并出席联合国世界和平千年大会,与其他宗教领袖一道,广交朋友,阐述了我们反对利用宗教煽动民族分裂、制造社会冲突,以及利用宗教进行危害社会、残害生灵的严正立场,呼吁宗教界在国际社会中要遵循“兼容、交流、对话、共处、进步”的原则。2006年,大陆举办“首届世界佛教论坛”,提出了“新六和”:即愿培植善心,发乎善行,则人心和善;愿亲情稳固,爱心充满,则家庭和乐;愿真诚沟通,平等互助,则人际和顺;愿各得其所,相安互敬,则社会和睦;愿彼此欣赏,尊重包容,则文明和谐;愿将心比心,化怨为友,则世界和平。这,表达了世界尤其我们中华佛教界的共同心声。

  九、两岸佛教徒与创造人类文明新境界

  讲到这里,我不禁想象起数十年前,在这天朗气清、惠风和畅的小岛以及山光水色、如画优美的对岸小岛上,不时地可能响起的战机轰鸣声和炮火爆炸声。因缘分的快,因缘也合的快。殊胜的因缘和合中,中华民族终将 “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今天,我们在这两个雅致的小岛上,听到的已都是祥和的念佛声与诵经声,佛教的伟大慈悲与崇高智慧,又一次得到彰显,再一次令我感叹不已。

  各位前辈、同仁、朋友们:

  和平,来自和解;和平,又奠定和谐的基石。

  就如以上所述,佛教致力和解、和平、和谐事业,有其理论依据、历史渊源、成功实践,是大有可为的。也许,佛教无法制止仇怨、战争、纷乱于现行。但佛教,以其慈悲与智慧的力量,定能在一定程度上却除这种现行产生的根源。

  人能弘道,非道弘人。在经济一体化、信息网络化、文明也趋于全球化的今天,各种文明的互动合作日趋紧密,竞争互汰情势也更加明显。为使佛日增辉、法轮常转,这需要我们僧团的弘法之心更坚,弘法方式更灵活,弘法手段更先进,自身的综合素质更提高。整个佛教界,尤其是我们华人佛教,应整合资源、力量、人心。团结合作、众志成城。开阔胸怀,勇于接纳外在的新文明,不断的进化自身,提升自己。发大信心,发大愿心,发大行心,以佛心纠正人心,以佛道辅正世道,重建人类道德,回归人类信仰,缔造新时期佛教文明的新面貌,及时赶上时代甚至成为引领时代文明浪潮的先锋,像2500年前的佛教一样。这样,我们佛教才能继续充满活力、才能不断涌出不竭动力,才能将佛教文明提升到一个新水平,才能把和解、和平、和谐事业推上一个新台阶,创造人类文明的新境界。

  我的演说,到此告一段落。正如前头所言,因为学浅证薄,所述内容、观点难免有不妥之处,敬请批评指正。

  感恩大家,谢谢大家。

没有相关内容

欢迎投稿:307187592@qq.com news@fjdh.com


QQ:437786417 307187592           在线投稿

------------------------------ 权 益 申 明 -----------------------------
1.所有在佛教导航转载的第三方来源稿件,均符合国家相关法律/政策、各级佛教主管部门规定以及和谐社会公序良俗,除了注明其来源和原始作者外,佛教导航会高度重视和尊重其原始来源的知识产权和著作权诉求。但是,佛教导航不对其关键事实的真实性负责,读者如有疑问请自行核实。另外,佛教导航对其观点的正确性持有审慎和保留态度,同时欢迎读者对第三方来源稿件的观点正确性提出批评;
2.佛教导航欢迎广大读者踊跃投稿,佛教导航将优先发布高质量的稿件,如果有必要,在不破坏关键事实和中心思想的前提下,佛教导航将会对原始稿件做适当润色和修饰,并主动联系作者确认修改稿后,才会正式发布。如果作者希望披露自己的联系方式和个人简单背景资料,佛教导航会尽量满足您的需求;
3.文章来源注明“佛教导航”的文章,为本站编辑组原创文章,其版权归佛教导航所有。欢迎非营利性电子刊物、网站转载,但须清楚注明来源“佛教导航”或作者“佛教导航”。
  • 还没有任何项目!
  • 佛教导航@1999- 2011 Fjdh.com 苏ICP备12040789号-2